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7章 一战惊城 4

第67章 一战惊城 4

  这狠狠的【逆天邪神】一耳光,直接把玄宇给打懵了,也把在场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打懵了。他们本以为会看到的【逆天邪神】场景是【逆天邪神】云澈在玄宇手下几招之内惨败甚至重伤,没有一个人想到,他们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照面,竟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狠狠的【逆天邪神】抽了玄宇一个耳光……而且抽的【逆天邪神】简直不能再响!

  七宗门的【逆天邪神】人全部愣住,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和长老们也集体瞠目,一时间脑子直接当机,半天转不过弯来。直到云澈口中淡淡的【逆天邪神】“第一招”三个字说出,他们才如梦方醒,确信这居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个个睁大了眼睛……

  李昊惨败、夏元霸惨败,玄宇还不断的【逆天邪神】出言挑衅嘲讽,让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长老们一肚子窝火屈辱,却又根本没办法扳回颜面。而云澈这狠狠的【逆天邪神】一耳光,扇的【逆天邪神】他们全身舒爽,简直爽到了骨髓里,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逆天邪神】舒畅舒适,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场合问题,他们恨不能直接高呼喝彩。

  七宗门,尤其是【逆天邪神】玄心宗的【逆天邪神】人纷纷面面相觑。玄宇堂堂入玄境二级,身负宗门玄功玄技,居然被一个入玄境一级,身上无玄功痕迹的【逆天邪神】人一个照面狠狠扇了耳光……这是【逆天邪神】开玩笑吧?

  “刚刚那是【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司空长老,你有没有看清他的【逆天邪神】动作?”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一个长老低声道。

  “完全没有!他刚才用的【逆天邪神】那个身法技,我更是【逆天邪神】见都没有见过。”司空寒也小声说道,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已和之前大不相同。

  玄宇狼狈不堪的【逆天邪神】从地上爬了起来,整边右脸已经是【逆天邪神】高高鼓起,更是【逆天邪神】红的【逆天邪神】像猴子屁股一样。之前刚大放厥词,但转眼就被人在这种场合下扇了耳光,玄宇可以说这辈子都没受到过如此的【逆天邪神】屈辱。他狠狠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目光无比怨毒,但好在强忍着没失掉基本的【逆天邪神】风度,强笑着说道:“好,很好!我本来故意留个破绽给你想让你多混上几招而不至于那么丢人,你却这么不识好歹,准备承受让我愤怒的【逆天邪神】后果吧!!”

  云澈甩了甩右手,淡淡瞥他一眼,不屑道:“白痴!”

  “你……找死!”玄宇彻底暴怒,一声低吼,双手抬起,主动冲向云澈,左掌和右掌之上同时闪现紫光,然后双拳齐出,一左一右砸向了云澈,紫阳功之下,玄宇的【逆天邪神】双手足有千斤之力。

  “云师弟小心!”蓝雪若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惊喊道。她坐在最前排,足以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玄宇的【逆天邪神】双手之上此时凝聚着多么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长老们心脏也同时提起……玄宇的【逆天邪神】实力毕竟摆在那里,刚才那一个照面,极有可能只是【逆天邪神】他一时轻敌疏忽所致,现在玄宇暴怒,云澈还有对付的【逆天邪神】了的【逆天邪神】可能吗?

  “去死!”玄宇目露凶光,刚才的【逆天邪神】屈辱,让他对云澈起了杀心。但他当然不敢真的【逆天邪神】在这新月玄府之内杀人,但他自信这一拳足以让云澈终生残废!

  巨大的【逆天邪神】威势之下,云澈仿佛已经被压制的【逆天邪神】不能动弹,连格挡的【逆天邪神】姿势都没有。玄宇的【逆天邪神】双拳直接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砸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然后……穿体而过!

  什……么!?

  玄宇的【逆天邪神】眼睛一下子瞪大,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在惯性之下倾向前方,而在这时,一股凌厉的【逆天邪神】风声从他左侧破空而来……

  “pia!!!”

  又一声响亮到不能再响亮的【逆天邪神】耳光声在大殿之内清脆的【逆天邪神】响亮,玄宇的【逆天邪神】身体再度飞起,在空中华丽的【逆天邪神】转了四圈,然后下巴着地,狠狠的【逆天邪神】摔了个狗吃屎,一张左脸也高高的【逆天邪神】肿起,变得通红如血。

  “第二招。”云澈在自己左手手背上轻轻吹了吹,悠然说道。

  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弟子们全部眼睛瞪大,心中齐刷刷的【逆天邪神】响起两个字:“卧槽!”

  如果说第一次是【逆天邪神】大意、侥幸、巧合的【逆天邪神】话,那这第二次,就绝对不能用大意、侥幸、巧合这几个字来解释了。

  被玄宇挫败的【逆天邪神】李昊并没有离开,而是【逆天邪神】被抬在后面疗伤中,他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玄宇再次被扇的【逆天邪神】飞起,整张脸激动的【逆天邪神】通红,兴奋的【逆天邪神】脸身上的【逆天邪神】剧痛都感觉不到了,口中一阵失控的【逆天邪神】叫喊:“打的【逆天邪神】好!打的【逆天邪神】真特么爽!!真特么解恨!”

  “嘿嘿!”正在给他疗伤的【逆天邪神】那个师兄是【逆天邪神】李昊的【逆天邪神】叔兄弟,叫李浩然,听了李昊的【逆天邪神】话,他嘿嘿笑了起来,慢条斯理道:“昊子,一看你这境界就不行啊。云师弟岂止是【逆天邪神】打的【逆天邪神】好,打的【逆天邪神】爽,打的【逆天邪神】解恨,还打的【逆天邪神】相当妙啊!你瞅瞅玄宇那张脸,第一巴掌,右脸变猴屁股,第二巴掌,左脸变猴屁股。而且那颜色,那鼓起的【逆天邪神】形状、位置、高度,和右脸简直一模一样,那叫一个对称!再看看玄宇这脸,一下子变得协调多了有木有!这不是【逆天邪神】两个单纯的【逆天邪神】耳光,更是【逆天邪神】一种完美的【逆天邪神】耳光艺术,对力度、位置、角度的【逆天邪神】要求都相当之高,绝不是【逆天邪神】一般人能抽出来的【逆天邪神】,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噗……”

  李浩然的【逆天邪神】声音并不小,殿中大半人都听的【逆天邪神】清楚,当场绝倒一片,一些玄府弟子更是【逆天邪神】手按肚子,强忍着不大笑出声,向李浩然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哈……”虽然一笑起来内脏就剧痛阵阵,但李昊却是【逆天邪神】笑的【逆天邪神】格外欢畅:“嘿,果然还是【逆天邪神】堂哥境界高……不管怎样,云师弟最后赢了也好输了也好,我都交定这个朋友了!”

  玄宇再次无比狼狈的【逆天邪神】从地上爬起,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把三颗牙齿混着腥血吞了下去。他瞪大眼睛盯着云澈,恨不能用目光将他撕裂。同时,他的【逆天邪神】心里也一阵惊颤……刚才,他是【逆天邪神】怎么出现在我左边的【逆天邪神】?明明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还在原地!两次,我都明明打中了他,为什么却又打了个空?难道是【逆天邪神】我眼睛出现了毛病?

  或者是【逆天邪神】身法玄技?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

  茉莉和云澈说过,“星神碎影”只要练到第一重,就可以在面对两个同级对手时立于不败之地,练到三重,面对高出五级的【逆天邪神】对手,都能全身而退。“星神碎影”一共八重境界,茉莉目前修至第六重,可碎出六个难辨虚实的【逆天邪神】幻影,云澈现在已修成第一重,只能碎出一个幻影。不过,虽然只是【逆天邪神】第一重,但这毕竟是【逆天邪神】来自茉莉的【逆天邪神】身法玄技!又岂是【逆天邪神】寻常身法玄技可比。不要说眼前入玄境的【逆天邪神】玄宇,殿中强至灵玄境、地玄境的【逆天邪神】府主、长老们,也都基本没有看清云澈的【逆天邪神】身法。他们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撼,也远胜年轻弟子。

  “牙齿的【逆天邪神】味道怎么样?”云澈眯起眼缝,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嘲讽道。

  “嘿……嘿嘿……”玄宇一抹嘴角,却是【逆天邪神】笑了起来:“云澈,能让我这么狼狈的【逆天邪神】,你也算是【逆天邪神】第一个了,所以,你会死的【逆天邪神】很惨,很惨……”

  玄宇的【逆天邪神】狠话还没说完,便忽然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人影一晃,已向他冲了过来,他眼神一沉,双臂猛然向前划了一个半弧,这次他学乖了,直接以紫阳功笼罩了前方、左方、右方三个方位,云澈无论忽然移动到哪个位置,触及到他的【逆天邪神】紫阳玄气,都会瞬间受到他的【逆天邪神】强力反击,他自信一招……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将云澈砸的【逆天邪神】在地上爬不起来。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在触及到他身前的【逆天邪神】紫阳玄气时一如之前般消失,玄宇脸色一阴,瞬间便注意力集中在了左右……但这次,那道劲风,却是【逆天邪神】从上空呼啸而至。

  砰!!

  碎影至上空的【逆天邪神】云澈狠狠一脚踢在了玄宇的【逆天邪神】右眼上,将他身体踢的【逆天邪神】原地一个后空翻,再次下巴着地,一颗血牙直接崩了出来。云澈的【逆天邪神】脚落地时,差点没踩到他的【逆天邪神】脑袋上,他视线向下一斜,施施然道:“第三招!”

  “你这个混蛋……啊!!”

  砰!!

  玄宇刚要爬起,云澈忽然冷不丁的【逆天邪神】飞起一脚,踹在了玄宇的【逆天邪神】左眼之上,让他刚刚起了一半的【逆天邪神】身体再次一个华丽的【逆天邪神】后空翻,两只眼睛顿时全部变成了熊猫眼。

  “你师傅没教过你在任何时候都要集中精神吗……第四招!”

  “呃啊啊……我杀了你!!”

  整张脸红肿不堪,两只眼眶全部变得青黑,玄宇原本还算英气勃勃的【逆天邪神】一张脸此时已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要多凄惨有多凄惨。他站起身来,本就变得吓人的【逆天邪神】一张脸此时满是【逆天邪神】狰狞,所有的【逆天邪神】玄力疯狂外放,整个人几近疯癫了一般。

  “紫阳千幻手!!”

  玄宇一阵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咆哮,冲向云澈,两只手臂在紫阳功之下几乎完全变成了紫色。

  “是【逆天邪神】云心宗的【逆天邪神】绝招之一……紫阳千幻手!云澈小心!”司空寒一下子站起身来,惊声喊道。

  玄宇的【逆天邪神】手臂快速摆动,挥舞出数不清的【逆天邪神】紫色光影,疯狂的【逆天邪神】笼罩向云澈全身。云澈没有后退避让,他的【逆天邪神】眼睛眯成一条缝,右臂伸出,从道道的【逆天邪神】紫色光影中穿插而过,不轻不重的【逆天邪神】砸在玄宇的【逆天邪神】手肘之上。

  “这个玄心宗的【逆天邪神】紫阳功是【逆天邪神】以左右手臂的【逆天邪神】紫阳、符中、天潭三脉凝气,并以紫阳脉以核心,震其紫阳脉,紫阳功会直接崩散,全身玄气也会短暂混乱。同时,紫阳功发动时,他胸口两寸以上,连接紫阳脉那个位置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会被全部灌入紫阳脉中,等于毫无防御!”

  这是【逆天邪神】茉莉在刚才告诉他的【逆天邪神】话。

  云澈所重击的【逆天邪神】位置,正是【逆天邪神】玄宇的【逆天邪神】紫阳脉。

  顿时,玄宇的【逆天邪神】手臂整个的【逆天邪神】麻痹,所有的【逆天邪神】紫气一瞬间消失无踪,全身玄气大乱,让玄宇的【逆天邪神】身体短暂的【逆天邪神】一僵。而就是【逆天邪神】这短暂的【逆天邪神】一刹那,云澈欺身而上,手肘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他胸口偏上的【逆天邪神】位置。

  咔嚓!!

  玄宇的【逆天邪神】胸骨直接碎裂错位,整个人如风中落叶般飞了出去,倒飞之中狂吐一道血箭,然后如个沙包一般掉落在地上,全身抽搐两下,再也无法站起。

  “第五招……啧啧,这位玄心宗的【逆天邪神】玄宇老兄还真是【逆天邪神】说话算数,说过五招就让我赢,果然是【逆天邪神】五招就让我赢了,一招不多,一招不少。玄宇兄弟的【逆天邪神】守信之节可真是【逆天邪神】让人佩服万分。”

  “你……”玄宇伸手指向云澈,全身发颤,却只说了一个“你”字就白眼一翻,脑袋一歪,直接昏死过去。也不知道是【逆天邪神】伤昏过去还是【逆天邪神】气昏过去。

  “玄宇!”

  玄心宗的【逆天邪神】弟子全部大惊,两个人连忙上前,将玄宇倒地的【逆天邪神】身体扶起,连续向他口中喂下三粒丹药,其中一人抬头怒视云澈,怒声道:“同龄切磋,你竟然下手这么狠!要是【逆天邪神】玄宇出了什么问题,我玄心宗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你这话我可听不懂了。”云澈冷笑着说道:“虽然是【逆天邪神】切磋没错,但刀剑无眼,拳脚难收,切磋时难以收手伤及人命的【逆天邪神】事都时有发生,受点伤简直再正常不过了。我又怎么知道你们玄心宗的【逆天邪神】弟子这么不经打,才五招而已就又断骨头又吐血,你们不怪自己宗中弟子没用,却反过来指责我?”

  云澈将当初玄宇击伤李昊和夏元霸后说的【逆天邪神】嘲讽狂妄之言,原封不动的【逆天邪神】还了回去……还的【逆天邪神】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一堆话,更是【逆天邪神】一记响亮的【逆天邪神】耳光。

  ——————————————

  1、昨天最低温还是【逆天邪神】十度以上,今天直接变二度……出门果断中招,昏沉加头疼一天,今天实在码不动了,只有一张,明天会三更补上……如果明天还没恢复的【逆天邪神】话,那就后天。

  2、寻人启事:“雨中血”同学,只有你一个人没上报三围尺码了,请加裁决小七君的【逆天邪神】qq876138691,上报三围!!嗯……煋族定制t恤……z

  s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