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6章 一战惊城 3

第66章 一战惊城 3

  十六岁段的【逆天邪神】最强者李昊却被对方的【逆天邪神】同龄人轻易挫败,夏元霸正气的【逆天邪神】暗暗咬牙,只恨自己玄力低微,别说为李昊和新月玄府讨回颜面,根本连挑战玄宇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但怎么都没想到,玄宇竟然把矛头指向了他,看着玄宇的【逆天邪神】指尖,夏元霸眼睛瞪大,直接懵了过去。

  而且,这个玄宇居然喊他“大个头师兄”!

  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上,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所有长老顿时眉头大皱,弟子们也是【逆天邪神】一阵瞠目。他们谁都没有料到,玄宇选择的【逆天邪神】挑战者,居然会是【逆天邪神】只有十五岁,而且今天纯粹是【逆天邪神】来看热闹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不过,以夏元霸那惊人的【逆天邪神】体型,不了解他的【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确不可能想到他居然才只有十五岁!把他认成十**岁都是【逆天邪神】正常。

  司空寒出声道:“这位是【逆天邪神】我府弟子夏元霸。不过,你这声师兄可叫不得,他虽然身体过于健硕,但如今年龄才不过十五岁,是【逆天邪神】我府年纪最小的【逆天邪神】一个。”

  “十五……岁?”七玄门那边不少人直接把口中的【逆天邪神】茶水喷了出来。玄宇也是【逆天邪神】直接瞪眼。

  “元霸,既然这位玄心宗的【逆天邪神】弟子想和你切磋一番,那你就坦然应战吧。”司空寒回身说道:“你年纪尚小,输了也不丢人,好好发挥吧。”

  “是【逆天邪神】,长老。”夏元霸点头,站了起来。近两米三的【逆天邪神】巨大身体一站直,顿时让殿中不少人一阵惊乍。云澈拍了他一下,低声道:“小心一点,别受伤。”

  “嘿嘿,放心,虽然我玄力不行,但身体还是【逆天邪神】很抗打的【逆天邪神】。”夏元霸很自信的【逆天邪神】拍了拍胸脯,走上了主殿中央。站在玄宇面前道:“我叫夏元霸,玄之府一班,今年十五岁,请多多指教。”

  玄宇这次显然是【逆天邪神】想要挑战个年纪比他大的【逆天邪神】人来扬威,没想到点了个看上去十八岁以上的【逆天邪神】“巨人”,居然才十五岁!十六岁对战十五岁,就算赢了也基本没什么光彩可言。他随便探知了一下对方的【逆天邪神】玄力,嘴角顿时一阵咧动……才初玄境六级!挑了个这样的【逆天邪神】对手,简直掉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价!

  “这个蠢货!我就知道他来参加这个宴会要出事!要是【逆天邪神】让外人以为区区初玄境六级都能成为玄之府的【逆天邪神】精英弟子,岂不是【逆天邪神】让人笑掉了大牙!哼,真是【逆天邪神】丢人现眼!”

  一阵满是【逆天邪神】嘲讽不屑的【逆天邪神】低骂声徐徐传入云澈的【逆天邪神】耳中,云澈侧目,淡淡的【逆天邪神】看了慕容夜一眼,又随之收回了目光,注意力集中在夏元霸身上。

  刚刚闭嘴的【逆天邪神】慕容夜忽然间全身一冷,全身剧烈了哆嗦了一下。他慌忙回身,环顾四周,内心一阵狂跳……刚才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仿佛忽然坠入了极冷的【逆天邪神】冰窟,又仿佛看到一双可怕的【逆天邪神】毒蛇眼睛盯住了他。但他看了周围半天,都没找到任何异样,那一瞬间的【逆天邪神】可怕感觉也已缓缓消逝,慕容夜摸了一下额头上不知何时泌出的【逆天邪神】冷汗,纯当自己疑神疑鬼。

  “喝啊!开山裂石!”

  夏元霸先手出招,双拳相攥,巨大的【逆天邪神】躯体跳起,狠狠砸下,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加上那无形的【逆天邪神】压迫感,倒真有那么一些“开山裂石”的【逆天邪神】气质。

  “这么垃圾的【逆天邪神】玄技也有脸拿出来秀,玄宇要是【逆天邪神】让他在手上走过三招,以后都别想有脸出去见人!”玄心宗的【逆天邪神】一个年长弟子冷笑着道。

  面对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巨力攻击,玄宇根本不闪不避,连摆出施展玄技的【逆天邪神】架势都没有,直接原地横起右臂,毫无花俏的【逆天邪神】挡向夏元霸看上去极其威猛的【逆天邪神】重击,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逆天邪神】笑……

  一声闷响,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双拳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玄宇的【逆天邪神】手臂上,玄宇的【逆天邪神】手臂小幅度沉下,然后忽然如被砸醒的【逆天邪神】毒蛇一般反臂向上,直接将夏元霸两只粗壮的【逆天邪神】手臂同时夹在了臂弯之中,玄力猛然爆发。

  咔嚓!!

  “呃啊啊!!”

  “元霸!”云澈一下子站了起来。

  随着夏元霸一声惨叫,他的【逆天邪神】两只手臂在一瞬间直接脱臼,玄宇单臂甩出,竟将夏元霸超过三百五十斤的【逆天邪神】身体直接甩出了一米多高。

  原本,“切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夏元霸一个照面惨败,而这也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毫无意外的【逆天邪神】结局。强大的【逆天邪神】底蕴、玄功、玄技,让玄宇在面对只低自己一级的【逆天邪神】对手时都能两照面取胜,何况只有初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夏元霸。但,就在夏元霸的【逆天邪神】身体浮空,即将重重落地时,玄宇的【逆天邪神】嘴角却忽然一阴,右拳之上闪现紫光。

  云澈一下子察觉到了玄宇的【逆天邪神】意图,疾喝道:“住手!!”

  但玄宇哪会理会他的【逆天邪神】话,一记毫无留情的【逆天邪神】紫云掌,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夏元霸即将落地的【逆天邪神】身体上。

  至少三根肋骨断裂的【逆天邪神】声音清楚的【逆天邪神】响起。

  “元霸!!!!”

  云澈再也顾不得其他,一跃跳到了夏元霸身边,将他倒下的【逆天邪神】身体扶住。夏元霸落地之后,脸色已经变得一片惨白,嘴角血流四溢,脸部因剧痛而剧烈的【逆天邪神】扭曲着。夏元霸看上去身体健壮,但他的【逆天邪神】护身玄力毕竟太弱,又怎能承受的【逆天邪神】起玄宇的【逆天邪神】重击。

  云澈怒目看向玄宇,铁青着脸道:“比试只为切磋,点到即止。刚刚明明胜负已分,你为什么还要下这么重的【逆天邪神】手!”

  “嘿!”玄宇一声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切磋是【逆天邪神】没错,但刀剑无眼,拳脚难收,这是【逆天邪神】谁都知道的【逆天邪神】道理。切磋中因难以收手伤及性命的【逆天邪神】事都时有发生,受点伤简直再正常不过了。我又怎么知道你们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精英弟子都这么不经打,才刚过个一两招就又断骨头又吐血,你们不怪自己没用,反而来指责我?”

  “哈哈,玄宇老弟说的【逆天邪神】太对了。”

  “我们师兄弟之间切磋,断腿断脚都是【逆天邪神】常有的【逆天邪神】事,这才叫真正的【逆天邪神】切磋。这新月玄府连点伤都受不起,怪不得一直都这么不济,啧啧……”

  “照我说啊,玄宇老弟已经是【逆天邪神】手下留情了。要是【逆天邪神】玄宇老弟真用全力。就凭那小子初玄六级的【逆天邪神】护身玄气,现在还能活?”

  七宗门那边传来阵阵刺耳的【逆天邪神】声音。新月玄府这边的【逆天邪神】长老们也都是【逆天邪神】摇头叹息,无可奈何。云澈气极反笑,把夏元霸扶到最近的【逆天邪神】蓝雪若身边:“雪若师姐,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下元霸。”

  “好!”蓝雪若迅速走下,拿出一枚朱白色的【逆天邪神】丹药放入夏元霸口中,抬头时,发现云澈已经站起,走向了玄宇。

  “好一个刀剑无眼,拳脚难收。”云澈站在了玄宇的【逆天邪神】面前,脸色已变得无比平静,他盯着这个胆敢在他面前恶意重伤夏元霸的【逆天邪神】人,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给我好好记住你说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接下来,我来当你的【逆天邪神】对手!云澈,玄之府一班,十六岁!”

  “这个少年人是【逆天邪神】谁?十六岁,居然有入玄境一级,而且玄力浑厚程度隐隐还在李昊之上,我怎么从未见过?”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长老们面面相觑。

  “不用多想,他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我们玄之府弟子没错,不过是【逆天邪神】今天中午才加入,是【逆天邪神】我老友的【逆天邪神】孙子。”司空寒向其他长老解释道,不过眉宇间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忧虑。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的【逆天邪神】确要比李昊强上那么一点,但也只有一点而已,基本在伯仲之间。李昊在玄宇手下惨败重伤,云澈也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结局,顶多是【逆天邪神】多撑几个回合。若才刚加入玄府就让他受伤,他实在愧对萧烈,但这种情境之下,被挑战的【逆天邪神】都不得不迎战,而主动站出的【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根本没办法拦下,他也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祈祷云澈不要受太严重的【逆天邪神】伤。

  “姐夫……小心!他……他太厉害了……”夏元霸捂着胸口,声音痛苦的【逆天邪神】说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玄宇一愣,然后如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逆天邪神】笑话一般狂笑起来:“啊哈哈哈哈,莫非你这是【逆天邪神】在警告我?威胁我?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哈哈……哈哈哈哈!就凭你?哈哈哈哈……”

  玄宇的【逆天邪神】笑声放肆而刺耳,但却没有一个人觉得他笑的【逆天邪神】狂妄。他大笑了老半天,才一脸蔑视道:“啧啧,没想到在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十六岁段,居然还有个能和李昊并驾齐驱的【逆天邪神】,这种层次放在新月城,还是【逆天邪神】很能看的【逆天邪神】,可惜你今天遇到了我。看到你有胆子主动挑战我的【逆天邪神】份上,我给你个优待怎么样?”

  玄宇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五根手指,在云澈面前晃了晃:“五招!只要你能和我交手超过五招,这次切磋就算你赢,怎么样?”

  “哈哈哈哈,玄宇师弟,你真是【逆天邪神】太看得起他了。”玄心宗那边传来一阵哄然大笑。

  宴会主席,自“切磋”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的【逆天邪神】秦无忧在这时终于有了少许动容,他默默看着云澈那在玄宇的【逆天邪神】各种狂笑与嘲讽下却始终没半点波澜的【逆天邪神】眼神,心中一阵暗叹: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啊。

  “你的【逆天邪神】废话说完了吗?”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开口。

  “哦!你叫……昂,云澈是【逆天邪神】吧?别老站在那里,想要开始的【逆天邪神】话就随时攻过来嘛,至少那样还能出一次手。要是【逆天邪神】我先出手的【逆天邪神】话,说不定就没你出手的【逆天邪神】机会了。”玄宇双手抱胸,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道。

  “呵,”云澈也笑了。他一句话都不再多说,身体忽然向前,左手前伸,直线抓向玄宇的【逆天邪神】脖颈。

  “怎么?连个玄技都没有吗?”玄宇的【逆天邪神】笑更加嘲讽,眼睛半眯,直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左手臂距离他的【逆天邪神】面门还有不到两尺距离时,他的【逆天邪神】右手才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伸出,骤然抓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左手腕,然后精准的【逆天邪神】将他伸过来的【逆天邪神】左手抓在掌中……

  一丝阴笑在玄宇的【逆天邪神】嘴角闪现,就在他准备玄力涌上,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腕直接折断时,本明明已抓到他手腕的【逆天邪神】手掌却传来空荡荡的【逆天邪神】感觉……他的【逆天邪神】五指穿过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腕,狠狠的【逆天邪神】抓了一个空!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在这时如雾化一般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一股呼啸的【逆天邪神】劲风从他的【逆天邪神】右侧传来,他内心发懵之下,哪还来得及做出反应……

  “pia!!”

  一个无比之响亮的【逆天邪神】耳光声响彻了整个主殿的【逆天邪神】所有角落,每个人都听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清脆的【逆天邪神】就犹如是【逆天邪神】打在自己脸上。玄宇整个人直接被打的【逆天邪神】悬空飞起,凌空旋转了整整一千四百四十度才重重落下。

  这一巴掌,云澈毫无折扣的【逆天邪神】用尽了全力,他嫌恶的【逆天邪神】把有些发红的【逆天邪神】右手手背在衣服上擦了擦,淡淡道:“第一招。”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