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63章 主殿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一出,夏元霸直接嘴巴大张,惊的【逆天邪神】眼睛都快瞪了出来。慕容夜两眼一眯,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一下子变得冰冷嘲讽,还隐约冷笑了一声。但蓝雪若却是【逆天邪神】半点都没有生气,嫣然笑道:“真有趣的【逆天邪神】小师弟,看来以后的【逆天邪神】日子不会再那么无聊了。那,师姐先不跟你聊了,傍晚要参加一场宴会,搞不好会有一场恶战,我们要先去药之府准备一些可能用的【逆天邪神】上的【逆天邪神】丹药,回头见哦。”

  “师姐再见。”

  蓝雪若向云澈俏皮的【逆天邪神】一眨左眼,微笑着离开,并带走一缕渐渐远去的【逆天邪神】淡淡香风。虽然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有一些轻佻的【逆天邪神】成分,但显然没有引起蓝若雪的【逆天邪神】反感,还让她加深了对云澈的【逆天邪神】印象,不至于转身就忘记。

  云澈转身侧目,目不转睛的【逆天邪神】看着她袅娜生姿的【逆天邪神】背影,毫不掩饰自己的【逆天邪神】欣赏之意……容颜倾世,气质高贵不凡,却非但没有傲气,反而如此温柔暖心,真是【逆天邪神】个让男人难以抗拒的【逆天邪神】女孩子……不过,她的【逆天邪神】身份,也注定不简单啊。

  一只手很不友好的【逆天邪神】打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上,云澈回过身来,看到了正冷眼看着他的【逆天邪神】慕容夜,顿时微微笑道:“慕容师兄,有何指教?说起来,你不和雪若师姐一起吗?”

  蓝雪若走出了很远,也没有回身喊慕容夜一声,似乎压根就没发现他没跟自己一起……看起来,他们两人的【逆天邪神】关系和自己最初想到的【逆天邪神】完全不一样。大致上是【逆天邪神】慕容夜在一厢情愿吧。

  慕容夜眼睛眯了眯,露出一脸轻视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那目光,犹如在俯视一个卑微的【逆天邪神】下等人:“你叫云澈是【逆天邪神】吧?云小师弟,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逆天邪神】靠什么手段混进我们一班的【逆天邪神】,但作为师兄,有几件事我得提醒你。既然进了一班,就给我好好学着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免得到时吃了苦头再来怪师兄没提醒你。还有,记清楚了,以后离蓝雪若远点,越远越好,以后再看到你像刚才那样和她说话,我可有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方法让你滚出新月玄府,哼。”

  说完,他目光阴厉的【逆天邪神】扫了云澈和夏元霸一眼,快步走向了蓝雪若离开的【逆天邪神】方向。夏元霸的【逆天邪神】出身他知道,不过是【逆天邪神】偏远小城一个商人之子。那么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姐夫,也必然是【逆天邪神】个没什么背.景的【逆天邪神】小角色,他教训起来当然毫无顾忌。

  云澈斜过眸光,淡淡的【逆天邪神】瞥了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一眼,冷笑道:“这个人,眼睛都快长在脑袋顶上了。”

  “他一向都是【逆天邪神】这样,我早都习惯了。”夏元霸一脸气愤又无奈的【逆天邪神】样子。平时慕容夜给他过各种脸色,他都不怎么当回事,但这次却是【逆天邪神】明显在威胁云澈,这让他心中怒气横生,但想到对方的【逆天邪神】实力和家世,他又根本无法发作。否则他自己还好,毕竟还有副府主在背后撑着,但云澈,说不定真的【逆天邪神】就没办法继续在新月玄府待下去了。

  “看来,这个慕容夜背.景不小啊。”云澈低吟着道。

  看到云澈并没有生气的【逆天邪神】样子,夏元霸稍稍放心,小声道:“他老爹,可是【逆天邪神】新月城的【逆天邪神】城主!不仅如此,他的【逆天邪神】修玄天赋也相当惊人,今年才十九岁,就已经是【逆天邪神】入玄境八级!听说最近都快突破到入玄境九级了。在整个新月玄府,从来没有人敢招惹他。”

  “城主之子?呵,原来如此。”云澈低低的【逆天邪神】笑了一声,然后忽然道:“他在追求蓝雪若是【逆天邪神】吧?”

  “嗯嗯。雪若师姐又漂亮又温柔,喜欢她的【逆天邪神】师兄特别多,只不过,她和慕容师兄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一对,根本没有人敢和慕容师兄抢,所以,喜欢雪若师姐的【逆天邪神】师兄们也都一直不敢和雪若师姐靠的【逆天邪神】太近。”夏元霸又声音怪异的【逆天邪神】说了一句:“敢像刚才那样和雪若师姐说话的【逆天邪神】,姐夫是【逆天邪神】我见到的【逆天邪神】第一个,以后,一定要小心慕容夜这个人,他虽然很厉害,但心胸很狭窄的【逆天邪神】。”

  “看的【逆天邪神】出来。”云澈耸了耸肩膀,但却一副完全没往心里去的【逆天邪神】样子,转而问道:“元霸,这个蓝雪若,是【逆天邪神】从哪里来的【逆天邪神】?看的【逆天邪神】出,她的【逆天邪神】家世一定不平凡,为什么要来新月玄府呢?”

  夏元霸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好像是【逆天邪神】司空长老的【逆天邪神】远房亲戚,是【逆天邪神】半年公开招收弟子时,和我同一时间进入玄之府的【逆天邪神】。至于她的【逆天邪神】家乡在哪里,她从来没有提起过。不过,雪若师姐很厉害的【逆天邪神】,今年18岁,也已经是【逆天邪神】入玄境八级,也新月玄府这一届天赋最高的【逆天邪神】人,比慕容师兄还要厉害。”

  同为入玄境八级,慕容夜十九岁,蓝若雪十八岁,显然天赋之上,蓝若雪要胜过慕容夜。

  萧玉龙二十岁入玄境三级,便已是【逆天邪神】萧门年轻一代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夏倾月十六岁初玄境十级,便已是【逆天邪神】流云城百年难遇的【逆天邪神】第一天赋。但无论是【逆天邪神】慕容夜还是【逆天邪神】蓝若雪,都显然要远远压过夏倾月,更别说萧玉龙。而且这种层面的【逆天邪神】年轻人,在新月城的【逆天邪神】那些大宗门也一定并不少见,相比之下,流云城不愧是【逆天邪神】个被遗忘的【逆天邪神】小城,玄力层次上实在差的【逆天邪神】太远了。爷爷萧烈灵玄境十级便已是【逆天邪神】流云城第一强者,若到了这新月城,同龄人中估计也只能排在上层,而不可能到的【逆天邪神】了顶层。

  “元霸。”云澈的【逆天邪神】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有件很严肃的【逆天邪神】事,我必须和你商量商量。”

  “呃,什么事?”看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夏元霸一下子紧张起来。

  “以后,不许再叫我姐夫!”云澈正色道。

  “为啥?”夏元霸眼睛瞪大。

  云澈一拍夏元霸肩膀,目光向远处一扫,道:“听雪若师姐说,咱一班的【逆天邪神】美女很多是【逆天邪神】不?”

  “这个,好像是【逆天邪神】。不过还是【逆天邪神】雪若师姐最漂亮。”

  云澈剑眉微斜,正气凌然道:“既然咱一班这么多美女,你要是【逆天邪神】一直喊我姐夫,岂不是【逆天邪神】暴露我已经成婚了!那我还怎么勾搭那些漂亮的【逆天邪神】师姐师妹!”

  “……”夏元霸张了张嘴巴,大脑当机了整整三秒,才弱弱道:“可是【逆天邪神】姐夫,你已经有我姐姐了,如果再和其他的【逆天邪神】女孩子……唔唔,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

  “不会不会。”云澈一甩手,一本正经道:“我刚才和雪若师姐说过你姐姐不会反对我再找其他的【逆天邪神】老婆,这可真是【逆天邪神】你姐姐亲口答应的【逆天邪神】。而且……这辈子,我能不能再见到你姐都是【逆天邪神】个未知数。”

  云澈目视远方,眼神变得深邃起来:“男人一生的【逆天邪神】终极追求无外乎两个,一个是【逆天邪神】征服世界,一个是【逆天邪神】征服女人。征服世界是【逆天邪神】为了达到足够的【逆天邪神】人生高度,而征服女人,则是【逆天邪神】点缀人生的【逆天邪神】风景。如果不能征服自己想要征服的【逆天邪神】女人,纵然征服了全世界,也是【逆天邪神】**孤峰,满目孤寂。元霸,你觉得姐夫我说的【逆天邪神】对吗?”

  “……”夏元霸虽然听不太懂,但感觉好厉害的【逆天邪神】样子。

  “那,不喊你姐夫的【逆天邪神】话,我该喊你什么?”因为云澈和夏倾月是【逆天邪神】娃娃亲,所以夏元霸从小就一直喊云澈姐夫,除了姐夫,他那不太会拐弯的【逆天邪神】大脑一时之间根本想不起还能喊什么。

  “嗯,这个问题嘛……你可以喊我大哥,老大,云哥,澈哥,云澈哥,或者直接喊云澈、云师兄……总之别再喊姐夫就好。”

  “哦哦!那我以后就喊你老大,这个行不?”

  “可以。”

  “老大,老大,老大……昂,总觉得有点别扭。对了,刚刚雪若师姐说她去药之府取丹药,以便应付傍晚的【逆天邪神】宴会,我们要不要也去一趟?姐夫刚进玄之府,可以马上在药之府领一份丹药供给的【逆天邪神】。一个月可以领一次。”

  “……不许喊我姐夫。”

  “额,忘记了,我一定好好注意。那姐夫我们是【逆天邪神】先去住处还是【逆天邪神】先去药之府?”

  “!#¥%……”

  …………………………………………

  云澈跟着夏元霸去药之府领了一份丹药,而这些丹药果然没让云澈失望……都是【逆天邪神】一些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回玄丹和通玄丹,成色都在四到五成左右。就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辅助丹药,和那些大宗门相比差了太多,也难怪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平均实力总是【逆天邪神】上不去。

  司空寒给云澈安排的【逆天邪神】住处和夏元霸的【逆天邪神】相邻,空间虽然小,但很是【逆天邪神】雅致,里面该有的【逆天邪神】也基本都有了,比云澈预想的【逆天邪神】要好上不少。至此,在外面游荡了半年的【逆天邪神】云澈,也总算有了一个可以落脚睡觉的【逆天邪神】地方,心中也是【逆天邪神】一阵感慨。

  躺在那张小床上,云澈很快就睡了过去。这半年他都是【逆天邪神】睡在野外,从来没住过客栈,也半年没享受过睡在床上的【逆天邪神】感觉了。这一觉他睡得格外舒适安稳,从中午一直睡到傍晚,直到被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敲门声吵醒。

  “姐夫,你睡醒了没有?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要不要去?”

  心里清楚这场宴会可能会发生什么,所以夏元霸心里并不想云澈参加,以免他万一遭到挑战,会被对方故意击伤。

  云澈睁开眼睛,迅速从床上起身:“当然要去!等我一下,马上就走!”

  ————————————

  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正中心,是【逆天邪神】一大片稀疏翠绿的【逆天邪神】竹林,竹林之中有着一座散发着庄重气息的【逆天邪神】大殿,这是【逆天邪神】整个新月玄府最大,也是【逆天邪神】最为奢华的【逆天邪神】建筑,名字非常直白,叫做“主殿”,府中大事一般都在主殿中进行。此次新府主上任的【逆天邪神】宴请,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主殿之中。

  云澈和夏元霸走进主殿时,距离宴会既定的【逆天邪神】开始时间还有不到半刻钟,但殿中却只入座了不到五分之一,而且一大部分都是【逆天邪神】玄府之内的【逆天邪神】人。这显然不是【逆天邪神】那些受邀宗门没办法早些到来,而都自恃身份,不愿早到。

  同时,也是【逆天邪神】一种对新月玄府的【逆天邪神】轻视。

  【1、别忘记周六晚上19:00,yy频道49554。2、蓄力良久,小澈发(zhuang)威(bi)模式即将启动!3、连背.景俩字都要和谐,简直不能忍!!】z

  s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