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58章 虚张声势

第58章 虚张声势

  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柜台后方站了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逆天邪神】男子,他看了一眼走进来的【逆天邪神】云澈,即使面对他一身怪异的【逆天邪神】装扮眼神依旧毫无波澜,面无表情道:“买还是【逆天邪神】卖?”

  云澈也不废话,右手抬起,将三颗赤红色的【逆天邪神】丹药拍在了柜台上,声音冰冷道:“三颗火灵丹,开价!”

  那三颗赤红色的【逆天邪神】丹药,是【逆天邪神】云澈以之前在炎龙洞窟采到火灵草所淬炼的【逆天邪神】火灵丹。

  “火灵丹?”店员僵硬的【逆天邪神】脸上终于有了少许的【逆天邪神】动容,他拿起一颗,用手指轻轻一摸,忽然脸色一变,失声道:“十……十成色的【逆天邪神】火灵丹!!”

  一颗丹药的【逆天邪神】形成,要经过材料的【逆天邪神】采集、储存,炼器的【逆天邪神】选择,火候的【逆天邪神】控制以及淬炼的【逆天邪神】技巧,而这些过程,都有可能伴随药力的【逆天邪神】流失。尤其是【逆天邪神】淬炼环节,即使是【逆天邪神】再高等的【逆天邪神】丹药师,也几乎不可能让药力完全不逸散。所以,丹药的【逆天邪神】成色在六成色便是【逆天邪神】上品,七八成色便是【逆天邪神】少见的【逆天邪神】极品,九成色则是【逆天邪神】只有那些超级宗门的【逆天邪神】顶级丹药师才有可能炼制出的【逆天邪神】绝品,而十成色,纵然经过顶级丹药师之手,也是【逆天邪神】万中难见其一。

  丹药成色越高,药力、在体内的【逆天邪神】炼化速度自然是【逆天邪神】更上一层,价格也是【逆天邪神】水涨船高。同样的【逆天邪神】丹药,八成色的【逆天邪神】至少要比七成色的【逆天邪神】贵出一倍,而九成色,在市面上几乎不可能见到,或者宗门核心弟子自用,或者用以进贡。至于十成色,纵然是【逆天邪神】涵盖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黑月商会,也是【逆天邪神】难得一见。

  如果说只有一颗是【逆天邪神】十成色也是【逆天邪神】罢了,店员很快就发现,这三颗火灵丹竟全部都是【逆天邪神】十成色,这让他的【逆天邪神】眼睛都直接圆瞪起来。火灵草本就难寻,火灵丹的【逆天邪神】炼制更是【逆天邪神】不易,而十成色的【逆天邪神】火灵丹,他连听都没听闻过,他可以想象这三颗火灵丹若是【逆天邪神】被修炼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玄者看到,估计会垂涎的【逆天邪神】连眼珠子都会掉下来。

  “开价!”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重复道。

  那个店员迅速回神,然后忙不迭的【逆天邪神】找了一个黑木盒子,将三颗火灵丹收入其中,以防药力逸散。面对云澈时,神色间也多了几分恭敬……随手就是【逆天邪神】三颗十成色火灵丹,而且居然还拿出来卖钱!而且在黑月商会之内居然还如此冷脸傲慢,用脚指头都想的【逆天邪神】到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个大人物,他谨慎的【逆天邪神】说道:“三颗十成色火灵丹,极品中的【逆天邪神】极品,价格的【逆天邪神】话……一颗给你一百紫玄币,三百紫玄币如何?”

  “……”云澈半晌沉默。

  云澈半天没有说话,让店员心里一阵忐忑。他已打定注意,如果他不满意的【逆天邪神】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加价。三颗十成色的【逆天邪神】火灵丹,即使放到总会那里都是【逆天邪神】极品!天玄大陆修炼火系玄功的【逆天邪神】宗门无数,如果卖给那些大宗门,每一颗都将是【逆天邪神】天价。

  不过他显然猜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沉默不是【逆天邪神】因为给少了……他直接被这个价格吓的【逆天邪神】断片了。

  三百紫玄币……我了个去!!那可是【逆天邪神】整整三百万黄玄币!!一个普通人家近一百年的【逆天邪神】收入!

  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一世,他跟着师傅的【逆天邪神】时候,师傅都是【逆天邪神】炼药救人,从不收取一分一毫。师傅离世后,他用天毒珠淬炼的【逆天邪神】丹药都给自己吃下,用以提升实力,所以对于各类丹药的【逆天邪神】市场价,他的【逆天邪神】概念并不清晰。

  他本以为自己随手淬出的【逆天邪神】火灵丹一枚能卖出一个紫玄币就相当不错了,卖它三颗,足以他挥霍一阵子,没想到对方直接开价三百紫玄币,愣是【逆天邪神】把他惊的【逆天邪神】半天没说出话来。

  丹药这玩意,居然这么值钱!!

  在天玄大陆,好的【逆天邪神】丹药的【逆天邪神】确贵的【逆天邪神】离谱。因为那些极品丹药几乎是【逆天邪神】修炼玄功、玄力唯一的【逆天邪神】快捷方式。有时一个人数年的【逆天邪神】苦修,比不上另一个人吞下的【逆天邪神】一枚丹药。

  见他半天没吭声,店员再也沉不住气,道:“如果你对这个价格不满意的【逆天邪神】,那就……”

  “成交!”云澈却没等他说完,两个沙哑的【逆天邪神】字吐了出来。

  见对方就这么直接应承了下来,店员心中喜不自胜,三百紫玄币收来,卖给那些大宗门,一千紫玄币一颗绝对足以让他们争破头。他快速把火灵丹收回,转身忙活一小会儿后,拿出了一张紫光闪闪的【逆天邪神】卡片,交给了云澈:“这是【逆天邪神】您的【逆天邪神】玄币卡,请收好。如有什么需要,欢迎再次光临我们黑月商会。”

  紫色的【逆天邪神】玄币卡,代表着里面的【逆天邪神】金钱要超过一紫玄币,云澈结果后查看了一下,里面一分不少,刚好是【逆天邪神】三百紫玄币!

  云澈整整两世,都没摸过这么多的【逆天邪神】钱。这之前的【逆天邪神】十六年,他所有的【逆天邪神】积蓄,也只有那么一千多一点的【逆天邪神】黄玄币。

  三百紫玄币!这要多久才能挥霍的【逆天邪神】完。要是【逆天邪神】小姑妈见了,也一定会吓坏了吧。

  把玄币卡收起,云澈却没有马上离开,右手又是【逆天邪神】往桌子一拍,用一成不变的【逆天邪神】冰冷语气道:“一枚玄丹,开价!”

  当云澈把那枚赤红色的【逆天邪神】玄丹放在柜台上时,他的【逆天邪神】脑海里顿时传来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你在干什么?你要卖掉它?你疯了吗?”

  “不不!我当然不可能会把它卖掉。”云澈连忙否认:“你放心好了,我只是【逆天邪神】为了吓吓他们,给自己以后办事留个方便而已。”

  茉莉没再应声。

  “玄丹?”店员有些狐疑的【逆天邪神】拿起。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人,即使是【逆天邪神】最底层,也有着相当惊人的【逆天邪神】眼力。但他却一眼无法分辨出这是【逆天邪神】哪一种玄兽的【逆天邪神】玄丹。他把玄丹拿在手里,摩挲了一小会儿后,忽然脸色大变,眼睛死死瞪大,两只手同时剧烈颤抖起来:“这……这……这这这……龙……龙丹!还是【逆天邪神】王玄之龙的【逆天邪神】龙丹!!”

  “哼!大惊小怪,马上开价。”云澈用不耐烦的【逆天邪神】声音道。

  店员把玄丹放回柜台上,一时间之间都不敢再拿起来,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他小心翼翼道:“贵客,请……请稍等。这么大的【逆天邪神】事,小的【逆天邪神】做不了主……”

  说到这里,他转过身,对着上面喊道:“浦老,快来!有大生意!快!”

  他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没多久,一个颇为瘦小的【逆天邪神】老者,从楼梯上缓缓的【逆天邪神】走了下来。楼梯是【逆天邪神】木制,但他踩在上面,却没有发出丝毫该有的【逆天邪神】“吱呀”声,一双眼睛看似温和,但内蕴的【逆天邪神】光芒却是【逆天邪神】精若寒芒。而这个人,便是【逆天邪神】新月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逆天邪神】黑月掌柜——浦河。

  “大生意?”浦河走了过来,淡淡看了云澈一眼。目光平和,却隐含傲然。

  “浦老,你……你你看!”柜员拿起玄丹,双手颤抖的【逆天邪神】呈到浦河面前。

  浦河瞪了他一眼,不满的【逆天邪神】说道:“哼,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没出息了,一枚小小的【逆天邪神】玄丹就能让你激动成这个样子!这难道还能是【逆天邪神】天玄丹不成?你这个样子,岂不让外人觉得我们黑月商会的【逆天邪神】人都没见过世面!”

  浦河一边冷脸教训着,一边把他手中的【逆天邪神】玄丹随手拿了过来,入手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就嘎然而止,整只手掌都抖动一下,他连忙把眼睛凑近,提起玄力小心的【逆天邪神】感知玄丹中的【逆天邪神】力量,几息之后,他再次全身一抖,胡子翘起,发出一声比柜员起码高了八度的【逆天邪神】惊叫:“天……天玄……龙丹!!”

  店员暗暗白了他一眼……刚才还说我来的【逆天邪神】,现在又叫的【逆天邪神】比我还大声!

  “哼!区区一颗王玄丹就让你们如此大惊小怪,黑月商会,真是【逆天邪神】越来越出息了。”

  浦河极度的【逆天邪神】震惊中,一个冰冷沙哑的【逆天邪神】声音从他耳边传来。他连忙收敛表情,看向云澈,认真打量他一番后,小心放下炎龙玄丹,脸上也露出一副恭敬的【逆天邪神】姿态:“这位贵客,不知……不知可否告知尊姓大名?”

  刚从楼上走下时,他瞥了云澈一眼,发现他一副僵尸脸,心中还嗤之以鼻,因为新月城还没有谁敢在他黑月商会里得瑟。但现在,浦河却感觉云澈的【逆天邪神】这幅姿态再正常不过,一个能拿出天玄龙丹的【逆天邪神】人,那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还用得着给一个小城的【逆天邪神】黑月商会好脸色看?

  他刚才认真打量了这个“中年人”一番,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暗暗吃惊,因为这个人的【逆天邪神】眼睛实在太深邃锐利了,深邃的【逆天邪神】让他完全无法看清一丝一毫,又锐利的【逆天邪神】仿佛自己的【逆天邪神】一切在他面前都无从遁形。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微眯,目光和声音都陡然冷了几分:“你们黑月商会做生意,什么时候多了询问姓名这个规矩了?”

  那一刹那,浦河陡然感觉到了一抹杀气……虽然只有极其短暂的【逆天邪神】一刹那,却让浦河全身的【逆天邪神】汗毛都全部竖了起来。他这一辈子杀过很多人,也曾差点被很多人杀过,所以对杀气这种东西,他很熟悉,也很敏感。但,穷尽一生,他都从来没有感受过如刚才那般恐怖的【逆天邪神】杀气,他无法想象,究竟要杀死过多少人,才能拥有恐怖到如此境界的【逆天邪神】杀气……万人?十万人……亦或者……鬼神皆惊的【逆天邪神】百万人?

  恐怕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炼狱修罗,杀气也不过如此。

  浦河的【逆天邪神】心完全的【逆天邪神】提了起来,背上更是【逆天邪神】冷汗直冒,在来到新月城的【逆天邪神】这些年,他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流出冷汗。一个面色苍白冰冷、拥有恐怖杀气、能面不改色拿出王玄丹的【逆天邪神】人……这该是【逆天邪神】何种境界的【逆天邪神】人!这样的【逆天邪神】杀气,或许杀人对他来说就如吃饭探囊般随意,如果一个让他不高兴……

  想到这里,浦河更是【逆天邪神】冷汗浃背,头也连忙垂下,神色更加恭敬:“不不,浦某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只是【逆天邪神】能击杀王玄兽,还是【逆天邪神】王玄真龙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让人仰望的【逆天邪神】盖世强者,浦某一时之间心生仰慕,所以才有所失言。”

  他很想知道这个“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究竟是【逆天邪神】何种境界,但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探知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等级。

  “哼!”云澈一声冷哼。

  杀气消逝无踪,浦河也暗中舒了一口气,小心的【逆天邪神】问道:“王玄丹无比贵重,不要说新月城,在整个苍风帝国,都是【逆天邪神】百年难遇一颗,不知贵客为什么却要把如此宝物……卖掉?”

  “对我无用!”云澈面无表情道。

  对他无用?浦河心脏又是【逆天邪神】一顿狂跳……连王玄丹都不屑一顾,这个人得是【逆天邪神】什么境界?

  浦河苦笑一声道:“贵客,浦某心中千万分想要留下这枚王玄龙丹,只是【逆天邪神】不敢隐瞒贵客,这王玄龙丹实在太贵重,价值之高根本无法估量,浦某就算把这整个黑月分会都抵押给贵客,也抵不过这枚王玄龙丹的【逆天邪神】五分之一。”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