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53章 邪神之种·火 6

第53章 邪神之种·火 6

  “茉莉……茉莉……”呼唤着茉莉的【逆天邪神】名字,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紧紧的【逆天邪神】揪了起来。她体内剧毒发作的【逆天邪神】剧烈程度,比四个月前那一次要强烈何止十倍。毕竟,上次不过是【逆天邪神】解决了两个灵玄境,便让她痛苦不堪,这次,却是【逆天邪神】直接秒杀了一个王玄境的【逆天邪神】真龙!所动用的【逆天邪神】玄力强度根本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

  茉莉不会不清楚她击杀这只炎龙会是【逆天邪神】什么后果。但她却是【逆天邪神】不得不出手,因为她不出手,云澈就会死,云澈死了,她也必死无疑。

  强烈的【逆天邪神】自责让云澈内心一阵刺痛……潜入炎龙洞窟的【逆天邪神】过程中,茉莉连续劝阻了他三次,并且着重警告过他真龙的【逆天邪神】宝物都会有龙设下的【逆天邪神】力量印记,不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得到的【逆天邪神】。但他还是【逆天邪神】义无返顾的【逆天邪神】去了……他的【逆天邪神】确有着足够的【逆天邪神】胆量和魄力,但有一点他或许在无形间忽视了,他不再是【逆天邪神】当初那个叱咤大陆的【逆天邪神】云澈,而仅仅是【逆天邪神】个才刚初玄境四级的【逆天邪神】小人物而已,面对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恐怖至极的【逆天邪神】王玄兽。稍有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不慎,他就会送命,还会连累茉莉一起送命。

  而这样的【逆天邪神】后果,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发生。

  “对不起茉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不听你的【逆天邪神】话,我不应该这么鲁莽……”手上感知着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变化,云澈的【逆天邪神】心揪的【逆天邪神】越来越紧。他向茉莉说着一句又一句的【逆天邪神】对不起……但此时他再多的【逆天邪神】道歉和后悔,也根本无法挽回现状。

  茉莉的【逆天邪神】嘴唇微微的【逆天邪神】动了动,发出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低不可闻。

  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冷,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半透明状态。

  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依附云澈的【逆天邪神】生命力而存在的【逆天邪神】半虚半实体,但却是【逆天邪神】茉莉魂魄的【逆天邪神】载体,如果这个身体消失,那么茉莉失去载体的【逆天邪神】魂魄就会飞散,然后在剧毒的【逆天邪神】吞噬下完全消失。

  “茉莉!!茉莉!!”

  云澈咬紧牙关,左手拼命释放着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能力,右手用力摇晃着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奢求着能唤醒她的【逆天邪神】一丝丝意识,终于,他看到她惨白的【逆天邪神】嘴唇又一次微微开合,云澈一怔,然后连忙把耳朵靠近她的【逆天邪神】唇边……

  “我……不想……死…………还没有……为母后……和哥哥……报仇……没有……杀光……他们……我不……想……死……”

  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微弱不堪,即使靠的【逆天邪神】如此之近,依旧几乎无法听清。那微弱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让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剧烈的【逆天邪神】激荡……

  四个月前,茉莉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就从她的【逆天邪神】身上,找到了一种莫名的【逆天邪神】熟悉感……一种,和当年的【逆天邪神】自己很像很像的【逆天邪神】感觉……她的【逆天邪神】年纪明明那么小,长的【逆天邪神】又漂亮的【逆天邪神】不像话,又自称公主,应该是【逆天邪神】在万千人的【逆天邪神】宠爱中长大……但,她美丽的【逆天邪神】眼睛充斥的【逆天邪神】却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冰冷和淡漠,杀人的【逆天邪神】时候,她的【逆天邪神】嫩颜上没有一丝的【逆天邪神】惶恐和不忍,而是【逆天邪神】残忍……和一成不变的【逆天邪神】冷漠。

  此时,他终于明白她的【逆天邪神】身上那种和曾经的【逆天邪神】他很像的【逆天邪神】感觉是【逆天邪神】什么……

  是【逆天邪神】仇恨!

  沧云大陆,十七岁之后,他活在师傅被逼死的【逆天邪神】阴影之中,那时,他心中盈满的【逆天邪神】只有仇恨,无尽的【逆天邪神】仇恨……那个时候,他的【逆天邪神】眼神,他的【逆天邪神】冷漠,他的【逆天邪神】残忍……或许都和他此时看到的【逆天邪神】茉莉很像很像。

  但那个时候,他已是【逆天邪神】十七岁,至少算个大人。而茉莉……今年才只有十三岁。他无法想象,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仇恨,将一个本该是【逆天邪神】天使的【逆天邪神】女孩,逼成了冷漠残忍的【逆天邪神】恶魔。

  在她刚刚的【逆天邪神】自语之中,她的【逆天邪神】自称换成了“我”,而不再是【逆天邪神】“本公主”。这个发现,也让云澈心中一阵复杂。因为此时的【逆天邪神】茉莉意识已几乎沉寂,她在这种状态说出的【逆天邪神】话,才是【逆天邪神】源自灵魂的【逆天邪神】声音。这说明,“本公主”这三个字并不是【逆天邪神】她平时习惯性的【逆天邪神】自称,而是【逆天邪神】她一直在刻意的【逆天邪神】这样称呼自己,似乎,是【逆天邪神】在用这三个字,时时刻刻的【逆天邪神】提醒着自己什么。

  一种类似同病相怜的【逆天邪神】感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深处滋生,与深深的【逆天邪神】内疚自责叠加到了一起。他开始更加用力的【逆天邪神】摇晃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大声呼喊道:“茉莉,快醒过来!千万不要失去意识!我们可是【逆天邪神】做了交易的【逆天邪神】,你给了我新的【逆天邪神】玄脉,你让我为你做到的【逆天邪神】事,我都还没有做到……你甘心就这么离开吗!!还有……你可是【逆天邪神】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师傅,但你还什么都没有教我,你这个师傅,不能当的【逆天邪神】这么不称职的【逆天邪神】!快醒过来,醒过来!!”

  但任凭云澈多么拼命的【逆天邪神】催动天毒珠,多么用力的【逆天邪神】摇晃,茉莉都再也没有了反应。她的【逆天邪神】小脸已褪去了最后的【逆天邪神】血色,身体,也变的【逆天邪神】越来越透明。虽然依然能碰触到她身体的【逆天邪神】存在,但透过她的【逆天邪神】胸口,云澈已几乎能看清下方地面的【逆天邪神】砂砾。

  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一阵发冷,牙齿都几乎要被他咬碎。他狠狠的【逆天邪神】一拳砸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额头上,剧痛的【逆天邪神】感觉却没有让他心里好受半分……都怪你!为什么不听茉莉的【逆天邪神】话!你的【逆天邪神】命已不仅仅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命,还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命……到头来,还要茉莉用命来救你!是【逆天邪神】你害死了她啊!!

  云澈咬着牙,狠狠的【逆天邪神】痛骂着自己,被拳头打的【逆天邪神】皮开肉绽的【逆天邪神】额头上,一滴滴鲜血缓缓滴下,落在了滚烫的【逆天邪神】地面上。看着那快速干涸的【逆天邪神】血滴,云澈一时怔住:“血……对了,我的【逆天邪神】血!!”

  茉莉是【逆天邪神】通过吸了他的【逆天邪神】血而与他生命相连,包络她的【逆天邪神】半真实身体,也是【逆天邪神】因他的【逆天邪神】血和生命而生。同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与天毒珠结合,血液,或许也因此有了极强的【逆天邪神】抗毒能力!

  一下子抓到了一抹希望的【逆天邪神】曙光,云澈连一秒都不敢犹豫,他伸出左臂,有右手的【逆天邪神】指尖在左臂上狠狠的【逆天邪神】一划,破开一道又长又深的【逆天邪神】血口,鲜血顿时沥沥而下。他马上用手指小心的【逆天邪神】分开茉莉毫无血色的【逆天邪神】嘴唇,让自己的【逆天邪神】血液点点流入她的【逆天邪神】唇间,同时用手用力的【逆天邪神】挤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肩膀,来让血液流出的【逆天邪神】更快一些。

  茉莉,我不会让你死的【逆天邪神】……绝对不会!

  就算,是【逆天邪神】为了那一年,我曾发下的【逆天邪神】誓言……

  鲜血快速的【逆天邪神】流下,落入茉莉张开的【逆天邪神】唇中。但马上,成串的【逆天邪神】血珠却是【逆天邪神】从她的【逆天邪神】嘴角缓缓溢出……茉莉意识全无,根本无法自己进行吞咽。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收紧,短暂的【逆天邪神】犹豫后,他把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抬起,然后一口咬在自己创口之上,用力的【逆天邪神】吮吸着。一直吸了小半口后,他俯下身体,再次用手轻轻分开茉莉的【逆天邪神】嘴唇:“如果你能醒过来,无论怎么惩罚我,我都甘愿……”

  低喃声中,云澈低下头,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唇轻轻的【逆天邪神】覆在她的【逆天邪神】唇瓣上,将口中的【逆天邪神】血液小心而缓慢一点一点渡到她的【逆天邪神】口中,再用气息小心的【逆天邪神】吹下,让自己的【逆天邪神】血液从她的【逆天邪神】口腔流入她的【逆天邪神】躯体。

  茉莉的【逆天邪神】嘴唇虽然极为苍白,但却无比的【逆天邪神】柔软嫩滑,让云澈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想要多停留一会儿。一口血液渡完,云澈的【逆天邪神】嘴唇马上回到伤口上,用力的【逆天邪神】吮吸着,满口之后,再次小心的【逆天邪神】渡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口中。

  反复几次之后,手臂上的【逆天邪神】伤口开始愈合,让他吮吸血液的【逆天邪神】速度变得很慢,云澈马上伸出右手,在第一道伤口的【逆天邪神】旁边再次划下一道深深的【逆天邪神】血痕,鲜血再度沥沥而下……

  血液不断的【逆天邪神】被渡到茉莉的【逆天邪神】口中,当第五道伤痕出现在云澈手臂上时,他身体近五分之一的【逆天邪神】血液都已流入了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大脑开始出现沉重的【逆天邪神】眩晕感,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已不再继续变得虚幻,反而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变得清晰,天毒珠所感应到的【逆天邪神】剧毒反应,也如被淋了雨水的【逆天邪神】火焰一般缓慢安静了下去。

  成功了……成功了吗!!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一阵惊喜,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再次伸手,在左臂上划出第六道血痕,整只手臂已痛的【逆天邪神】麻木,但内心却是【逆天邪神】被喜悦充斥……既然自己的【逆天邪神】血液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救回她,那么,自己又有什么好吝啬的【逆天邪神】。

  人体短时间内失血超过五分之一,就会引起身体功能衰竭,超过三分之一,就会休克,超过一半,就会死亡……

  有着一身奇高医术的【逆天邪神】云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这些,但他的【逆天邪神】动作却始终没有半点迟缓迟疑,依然在自己的【逆天邪神】手臂上添加着道道的【逆天邪神】伤口。

  直到他再也无法抗拒大脑那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眩晕感,眼前变得一片空白,依着后方的【逆天邪神】石壁昏了过去……

  朦胧的【逆天邪神】意识中,一个他一直努力不去想起的【逆天邪神】女孩身影缓缓的【逆天邪神】浮现……

  那活在仇恨中的【逆天邪神】七年,为了能获得更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他拼命的【逆天邪神】修炼,每天都会把自己弄的【逆天邪神】遍体鳞伤,无数次的【逆天邪神】奄奄一息……每次,她总是【逆天邪神】温柔的【逆天邪神】为他的【逆天邪神】伤口上药,为他端上可口的【逆天邪神】饭菜,为他修补破损不堪的【逆天邪神】衣服,为他铺好床铺……第二天,在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离开……

  她是【逆天邪神】那段时间里,他唯一的【逆天邪神】温暖,也是【逆天邪神】唯一可以安眠入睡的【逆天邪神】港湾。

  但,那时的【逆天邪神】他心里只有仇恨,除了遍体鳞伤时挣扎着回到她那里,其他时间,没有给她一丝的【逆天邪神】陪伴,没有给她买过哪怕一支发钗,没有给过她任何承诺,甚至,没有对她露出过微笑……

  直到那一天,她躺在他的【逆天邪神】怀中,永远离去。她那时的【逆天邪神】眼神,还有声音,成为了他一生永远无法忘却的【逆天邪神】锥心之痛……

  “……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有多少伤口……我的【逆天邪神】心里,就有多少伤口……但是【逆天邪神】……我不悔……能成为你孤独时陪伴你的【逆天邪神】女孩……虽然痛苦……却也很幸福……”

  “……云澈哥哥……如果以后,你孤单的【逆天邪神】时候,有女孩子愿意陪在你的【逆天邪神】身边……那么她……一定是【逆天邪神】上天派给你的【逆天邪神】天使……不让再让她受伤……好吗……”

  ————————————

  【得茉莉者得天下!!】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