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42章 茉莉为师 上

第42章 茉莉为师 上

  “砰!!”

  没有任何能量激动,亦没有任何预兆,就在茉莉把右手抬起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萧九的【逆天邪神】面色忽然骤变,变得无比之惊恐,如同在那一刹那看到了最恐怖的【逆天邪神】地狱,然后,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在一声恐怖之极的【逆天邪神】爆裂声中……轰然爆开。

  头颅、四肢、躯体、内脏……全部在一瞬间变得粉碎,炸开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血花,飞散的【逆天邪神】血星远远溅落,将周围数米的【逆天邪神】地面都染成一片血红……

  云澈:“!!!!”

  萧八、萧九,两个出自萧宗,身为萧宗宗主之子护卫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一个被一瞬裂身,一个被一瞬爆体,竟全部在茉莉手下被瞬间灭亡,连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挣扎都没有。或许他们到死,都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死的【逆天邪神】。

  而且他们的【逆天邪神】死法一个比一个凄惨,云澈两生杀人无数,早已见惯了血腥和残忍,面对极恨之人,他的【逆天邪神】手法也会极其阴毒,但没有一次,能凶残到她这两次杀人的【逆天邪神】任意一次……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他根本没有能力做到。

  这个有着赤色头发,自称“茉莉”的【逆天邪神】女孩,她到底是【逆天邪神】……

  “呃啊……”

  茉莉的【逆天邪神】口中忽然一声痛苦至极的【逆天邪神】呻吟,娇小的【逆天邪神】身躯一下子蹲到了地上,全身瑟瑟发抖。

  萧八成一地碎尸,萧九成一滩血水,云澈忽然间有些明白她为什么会自称“血染的【逆天邪神】茉莉”,从她的【逆天邪神】杀人手法上,可以想象她已经杀过多少人,而那些死在她手上的【逆天邪神】人又都是【逆天邪神】死的【逆天邪神】多么凄惨。她明明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没长大的【逆天邪神】女孩,但她所作所为,却又犹如一个无情残忍的【逆天邪神】恐怖死神。

  云澈的【逆天邪神】内心无法控制的【逆天邪神】生出一种冰冷的【逆天邪神】恐惧。看着她痛苦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逆天邪神】向前两步,道:“你刚才明明用很小的【逆天邪神】力量就可以杀他,却偏偏要他死无全尸……你的【逆天邪神】魂体现在感染着奇毒,一动玄力,这些剧毒就会乘虚而入,吞噬你的【逆天邪神】灵魂……”

  “嗷呜~~~”

  一声悠长的【逆天邪神】狼吼声忽然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响起,而且这个吼声分明很近很近……近到几乎就在耳边。云澈迅速转身,赫然看到,就在他右侧不到二十步的【逆天邪神】距离,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全身灰毛的【逆天邪神】成年狼,正目露凶光直视着他。

  野狼!!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里猛然一惊……这里是【逆天邪神】小镇边缘,怎么会有野狼出现!虽然这只野狼明显只是【逆天邪神】只凡兽,但它毕竟是【逆天邪神】狼,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

  等等……现在正在起风,而萧八之前被碎尸惨死,血腥味随风飘远的【逆天邪神】话……的【逆天邪神】确极有可能引来嗜血的【逆天邪神】玄兽!

  这只忽然出现的【逆天邪神】野狼没有给云澈太多反应和思考的【逆天邪神】时间,低吼一声,直线狂奔,在七步之外就猛然跃起,直扑向云澈,那寒光闪闪的【逆天邪神】利爪足以直接撕裂他的【逆天邪神】身体。

  云澈之前的【逆天邪神】话说的【逆天邪神】半点都没错,茉莉为了能进入天毒珠,吸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血,并将自己的【逆天邪神】生命依附在他的【逆天邪神】生命上,因此,云澈的【逆天邪神】命也就成为了她的【逆天邪神】命。云澈如果死了,她也会死,就算不死,失却了天毒珠,她也会在短时间内毒发魂散。

  所以,看到野狼扑向云澈,茉莉的【逆天邪神】眸中顿时闪过一丝杀气,狂暴的【逆天邪神】玄力瞬间在手间凝聚……但玄力涌动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她忽如被万箭穿心,全身僵挺,口中发出一声痛苦之极的【逆天邪神】呻吟,刚刚凝起的【逆天邪神】玄力一下子全部消散,她在痛苦之中全身抽搐,身体,竟然忽然一恍,然后犹如虚影一边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第一次出手斩灭萧八,便让她遭受弑神绝殇毒的【逆天邪神】强力反噬,第二次动用玄力灭杀萧九,让她遭受的【逆天邪神】反噬顿时加剧数倍,此次再次动用玄力,全身的【逆天邪神】剧毒犹如觉醒的【逆天邪神】毒蛇一般趁虚而入,疯狂吞噬起她的【逆天邪神】灵魂,让她不要说攻击那头野狼,就连站都已经无法站稳,半虚幻的【逆天邪神】身体在剧毒发作下都面临着烟消云散的【逆天邪神】可能。

  “不要动玄力!!”

  看到茉莉一下子变得若隐若现的【逆天邪神】身体,云澈眉头皱起,大声咆哮道。而那头野狼已当头扑下,如刀锋般狼牙在瞳孔中越来越近……

  嘶啦!!

  右肩的【逆天邪神】衣服被狠狠撕裂,险些伤及皮肉。一个猛然右扑险险躲过一劫的【逆天邪神】云澈不等起身,一直紧握着的【逆天邪神】右手用尽全力甩向灰狼所在方向,那团原本他准备用来对付萧八的【逆天邪神】粉末顿时精准的【逆天邪神】洒在刚刚落地的【逆天邪神】野狼狼头上。

  野狼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逆天邪神】惨吼声,在吼叫声中身体直接倒下,两只狼爪拼命的【逆天邪神】挠向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云澈以最快速度站起,迅疾捡起茉莉之前丢到地上的【逆天邪神】那把短刃,猛然咬牙,反扑向了野狼,手中匕首用尽全力刺向了野狼的【逆天邪神】喉咙。

  野狼虽是【逆天邪神】凡兽,但其皮肉、骨骼都很是【逆天邪神】坚实,寻常人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刺如果是【逆天邪神】刺在喉骨之上,那么后果将仅仅是【逆天邪神】伤及皮骨,不可能伤了它的【逆天邪神】性命,反而会彻底激起它的【逆天邪神】凶性。云澈短刃落下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落点,更是【逆天邪神】在他冷凝的【逆天邪神】视线中死死锁定……短刃精准的【逆天邪神】穿过野狼喉骨的【逆天邪神】骨缝,将它的【逆天邪神】喉管生生切断。

  野狼的【逆天邪神】叫声一下子变得凄婉无力,它全身一阵狂乱的【逆天邪神】抽搐,然后瘫倒在地,再无声息。

  “呼……”云澈长长的【逆天邪神】出了一口气,伸手擦了一下额头上布满的【逆天邪神】冷汗。虽然他现在力量低微,身体孱弱,但至少战斗意识和眼力还在。只不过,曾经傲视天下的【逆天邪神】他此时面对一直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野狼都要如此凶险,让他不由得苦涩一笑。

  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依旧在闪烁,她如一只受伤的【逆天邪神】小猫般蜷缩在地上,脸上的【逆天邪神】表情痛苦至极。云澈缓过气后,起身来到她的【逆天邪神】身旁,左手按在了她的【逆天邪神】肩膀上,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净化能力快速释放,遏制着在她躯体和灵魂中疯狂肆虐的【逆天邪神】剧毒。

  弑神绝殇毒……这到底是【逆天邪神】一种什么毒!竟然让这个有着可怕实力的【逆天邪神】女孩都险些丧命。

  茉莉小脸的【逆天邪神】痛苦神色终于有了少许的【逆天邪神】缓解,但躯体依旧在清晰和模糊中交替,并且交替的【逆天邪神】频率越来越快,分明是【逆天邪神】即将消散的【逆天邪神】迹象……这时,茉莉忽然仰起脸颊,伸出手来一下子抓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右腕,嫩唇张开,雪白的【逆天邪神】牙齿用力的【逆天邪神】咬在他的【逆天邪神】食指上。

  手指传来的【逆天邪神】剧痛让云澈的【逆天邪神】面孔一阵扭曲,他感觉到手指被尖利的【逆天邪神】牙齿咬破,渗出的【逆天邪神】血珠全部被茉莉吸入口中。相比于第一次被她吸血的【逆天邪神】恐惧,这次云澈镇定的【逆天邪神】多,也没有挣扎,任由她咬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手指,一片温暖柔软的【逆天邪神】小舌一直牢牢的【逆天邪神】抵着他的【逆天邪神】指尖,让他在剧痛之余,还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逆天邪神】享受感……

  随着一滴滴的【逆天邪神】血珠被茉莉吸入口中,茉莉躯体变幻的【逆天邪神】频率开始缓慢了下来,半分钟之后终于完全停止,茉莉将自己的【逆天邪神】牙齿从他的【逆天邪神】手指上移开,虽然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总算不再痛苦。

  云澈退后一步,看着右手食指上依旧在渗出血珠的【逆天邪神】齿印,吸着冷气道:“你是【逆天邪神】……属小狗的【逆天邪神】吗!见一次咬我一次!”

  茉莉伸出小手,轻轻的【逆天邪神】抹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嘴角,稚嫩的【逆天邪神】脸上尤有余悸。她微微咬牙,拧起细眉冷声道:“还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没用!否则,本公主又怎么会被逼到这种地步!”

  “我没用?”云澈自嘲的【逆天邪神】笑了一笑:“呵,相比于你,我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没用。一只普通的【逆天邪神】野狼都有可能要了我的【逆天邪神】命,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两次相救,我现在已经死在了刚刚被你杀死的【逆天邪神】两个人手上……不过,我再怎么没用,也算是【逆天邪神】救了你两次。那天夜里如果你不是【逆天邪神】遇到了我,你早已被毒死。刚才,如果我丢下你这个危险的【逆天邪神】小妹妹一走了之,你现在也说不定已经魂飞魄散了。你说我没用的【逆天邪神】同时,就没想过要感谢我吗?”

  茉莉沉默不语。

  “你在濒死的【逆天邪神】时候遇到天毒珠,算是【逆天邪神】福大命大。不过,你的【逆天邪神】运气也显然到此为止了,我玄脉残废,如果不修复的【逆天邪神】话,终生只会停留在初玄境一级。你身中剧毒,又不能随便动用力量,只凭我自己的【逆天邪神】力量,遇到稍微大一点的【逆天邪神】危险,就有可能随时丧命,还会连累你一起死。”云澈用手握住总算止血的【逆天邪神】手指,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

  茉莉依旧没有说话,但眼神却一直在不断变化,似乎在犹豫挣扎着什么。

  “不过你放心,我会努力找到修复我自身玄脉的【逆天邪神】方法……不!是【逆天邪神】必须找到!在那之前,我会好好保住自己的【逆天邪神】性命。”云澈一脸平静和坚决的【逆天邪神】说道。脑中,再次浮现萧烈和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身影。为了他们,这条必然艰难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道路,他无论如何,也要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拼命走下去。

  “修复玄脉?”女孩的【逆天邪神】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逆天邪神】笑:“你的【逆天邪神】玄脉我探视过,并非是【逆天邪神】近期被外力损毁,而是【逆天邪神】在很小,玄脉尚未成型的【逆天邪神】时候就遭遇重创,在扎根之时就被损毁,如今的【逆天邪神】玄脉简直废不可言!这种状况的【逆天邪神】确有一种可以强行修复的【逆天邪神】方法,但修复之后,能开启三个玄关便已是【逆天邪神】极限!而且,你错过了十四岁之前这最关键的【逆天邪神】初玄筑基期,就凭这种状态,十年之内,你单单是【逆天邪神】初玄境都无法突破!而且毕生,都不可能突破入玄境……依然是【逆天邪神】个没用的【逆天邪神】废人!”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的【逆天邪神】神色猛然一僵,双手也不由得攥了起来。茉莉的【逆天邪神】话,结结实实的【逆天邪神】刺中他一直在刻意回避的【逆天邪神】残酷事实上……因为正如她所说,他的【逆天邪神】玄脉已废的【逆天邪神】根深蒂固,纵然以他知道的【逆天邪神】方法修复,也只能修复很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玄脉依旧是【逆天邪神】半废。再加上他错过了最关键的【逆天邪神】基础期,玄力的【逆天邪神】修炼速度,将比他人慢上数倍,而且……几乎不可能突破到真玄境。

  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起伏,咬牙道:“这些,我会想办法!”

  “你想收集各种药材,以天毒珠淬炼各种丹药来让自己强行提升吗?似乎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不错的【逆天邪神】想法。但以你这可笑的【逆天邪神】能力,又凭借什么去得到那些高等药材!反而,你会因此频频落入可能万劫不复的【逆天邪神】境地,连累本公主陪着你一起死!”

  茉莉脸儿仰起,眸光一片清澈,似是【逆天邪神】终于有了决定:“收起你这些可笑的【逆天邪神】想法吧。你救了本公主的【逆天邪神】性命,本公主的【逆天邪神】确应该报答你……你只需要答应本公主三个条件,那么,本公主马上会让你拥有一个……新的【逆天邪神】玄脉……”

  在云澈一下子惊诧起来的【逆天邪神】目光中,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得深邃而神秘,声音,也一点点低了下来:“一个,有着神之力的【逆天邪神】玄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