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32章 冰仙威慑

第32章 冰仙威慑

  听了萧漠山的【逆天邪神】话,萧狂云哪还敢得瑟。表情迅速收敛,仰头道:“原来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楚仙子,晚辈萧宗萧狂云,能在这里偶遇,狂云深感万幸。只是【逆天邪神】,楚仙子今日为何会屈尊亲临这流云小城?莫非是【逆天邪神】有什么要事?家父说过,如遇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仙子,一定要礼遇有加,如果有可以帮的【逆天邪神】上忙的【逆天邪神】地方,楚仙子请尽管开口。”

  听到萧狂云口中“冰云仙宫”四个字,所有人都瞬间瞠目,喉咙里发出整齐划一的【逆天邪神】“咕嘟”声。

  这个小小的【逆天邪神】流云城今天是【逆天邪神】受到了哪路神仙的【逆天邪神】眷顾?平时连个三流宗门都不屑一顾的【逆天邪神】地方,今天不但来了萧宗的【逆天邪神】人,居然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都来了!

  难怪这个女子气质如此超凡出尘,容颜更是【逆天邪神】倾国倾世,还能玄渡虚空,原来她竟然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而且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地位也绝对不会低!否则萧狂云作为萧宗宗主之子,也不至于对她如此谨慎客气。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楚月璃冷眉而对:“你们萧宗都欺负到我弟子头上了,我难道还要不声不响的【逆天邪神】看着她任由你们欺凌不成?”

  “你的【逆天邪神】弟子?”萧狂云怔住,然后脸色一变,惊声道:“楚仙子,你说的【逆天邪神】弟子……莫非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而夏倾月也在这时走到了楚月璃的【逆天邪神】身下,恭恭敬敬的【逆天邪神】喊道:“师傅。”

  这简单的【逆天邪神】两个字,让萧狂云脸色猛一抽搐,萧玉龙完全呆滞,萧门众人,还有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各大权贵全部瞠目结舌,震惊的【逆天邪神】心脏都差点停止。

  我的【逆天邪神】天啊!这个夏家千金竟然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这流云城中,竟然一直存在着一个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

  人们看向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下子变了,变得无比震惊和敬畏。就连看向夏弘义的【逆天邪神】目光也是【逆天邪神】骤变。

  萧玉龙愣在那里半天,然后忽然间冷汗直冒。这个夏倾月竟然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他之前居然还试图去调戏她,当时被她教训个狼狈不堪,他还心中愤恨,但此时想来,他还能活着回去简直就是【逆天邪神】白捡了一条命!调戏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弟子……整个苍风帝国又有几个人有这样的【逆天邪神】胆子?

  这倒还罢了,今天逼散萧澈和夏倾月,也是【逆天邪神】他向萧狂云献的【逆天邪神】策,甚至连在逼走萧澈之后萧狂云怎么把夏倾月搞到手都替萧狂云计划完了……如果这些被冰云仙宫知道,他简直要死无葬身之地。

  冷汗直冒间,萧玉龙看向萧狂云,满脸的【逆天邪神】祈求之色。

  “原来……原来夏倾月竟是【逆天邪神】贵宫的【逆天邪神】弟子,这……晚辈之前全不知情,所以才有了些许误会。”

  如果是【逆天邪神】其他宗门的【逆天邪神】弟子,萧狂云断然不会放在心中。但冰云仙宫不同!冰云仙宫并非家族传承式宗门,她们的【逆天邪神】弟子皆为女性,都是【逆天邪神】从苍风大陆各地挑选的【逆天邪神】资质上优者,因而规模之上,是【逆天邪神】四大宗门中最小的【逆天邪神】,但纵然如此,依然能位列四大宗门的【逆天邪神】第二位,其实力层次可见一般。其宫中每一个弟子都资质极高,绝无庸才,也每一个都受仙宫全力保护。招惹其他宗门下位弟子或许只是【逆天邪神】小事,甚至连不同宗门弟子相斗死上一个或一片都是【逆天邪神】常有的【逆天邪神】事,但招惹冰云仙宫……即使是【逆天邪神】宫中层面最低的【逆天邪神】女子,仙宫也会强硬而对,不给出满意的【逆天邪神】答复,绝不罢休!

  “误会?最好是【逆天邪神】个误会。你还要继续撕碎我宫弟子的【逆天邪神】婚书吗?”楚月璃表情漠然,目光扫下,无人敢与之对视。她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子,但在场所有男性都感觉她犹如月宫之仙,自己一介凡夫,自惭形秽间,根本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既然是【逆天邪神】误会,在下岂敢。”萧狂云还算镇定的【逆天邪神】说道:“只是【逆天邪神】,晚辈有一事不解……晚辈虽然谙事很少,但也知道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仙子都是【逆天邪神】禁情禁欲,从不婚嫁,为什么这位夏倾月竟是【逆天邪神】……”

  “哼!我宫的【逆天邪神】冰云诀的【逆天邪神】确需要禁情禁欲,但却从未禁过弟子婚嫁。倾月十二岁加入我宫,却一直不愿随我回宫,只为于十六岁嫁给萧澈,但并不为情,只为恩和承诺。如此重信重义,心性纯良,我宫自然不会阻止,就算我宫确禁婚嫁,也大可为之破例。萧公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楚月璃冷然说道。声音平淡,却字字如冰,让人听在耳中,内心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隐隐发寒,根本不敢生出丝毫反驳的【逆天邪神】心思。

  “没有没有,这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一场误会。”萧狂云连忙说道,然后不得不转向夏倾月,道:“夏仙子,方才不知你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弟子,倒是【逆天邪神】唐突了,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萧宗宗主之子的【逆天邪神】身份自然要比冰云仙宫一个普通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高的【逆天邪神】多,但慑于楚月璃在这里,他不得不安分一点。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个不受人瞩目的【逆天邪神】偏远地方,身边也只带了萧漠山和萧八萧九,要是【逆天邪神】惹楚月璃不高兴,在他们回去的【逆天邪神】路上.将他们全部灭了,然后毁掉痕迹,他们也只能白死。

  来之前,他怎么可能想到这个破地方居然会出现楚月璃这等级别的【逆天邪神】人物。

  他想要染指夏倾月已是【逆天邪神】不可能,白白费了大半天心思。在楚月璃面前不得不老老实实,也让他心中憋屈。他胸脯一阵起伏,然后目光转向了萧泠汐……虽然夏倾月已经不可能了,但起码还有一个!楚月璃会护夏倾月,但绝对不可能护萧泠汐这类外人!否则,她就不会在萧澈被驱逐时不出现,而刚好在目光转移到夏倾月身上时才出现。

  的【逆天邪神】确,对楚月璃而言,她只会顾着夏倾月。其他人如何,和她根本毫无干系。她没理由,更没义务去干涉。

  “楚仙子亲临,你们萧门也算是【逆天邪神】蓬荜生辉了!那么,也该开始我们今天的【逆天邪神】正事了。”萧狂云脸色一板,目光直指萧泠汐:“在这之前……萧八萧九!先把这个盗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窃贼拿下!明日带回萧宗发落!”

  一句“明日带回萧宗发落”,让再傻的【逆天邪神】人也明白了萧狂云为什么要上演这么一场卑鄙无耻的【逆天邪神】嫁祸。虽然这场嫁祸已被萧澈当着众人面拆穿,但绝对的【逆天邪神】宗门压制之下,压根不耽误萧狂云继续进行下去。

  “是【逆天邪神】,少主!”

  萧八萧九同时下台,直逼失措的【逆天邪神】萧泠汐而去。

  “师傅!”夏倾月见状,连忙用眼神示意楚月璃,希望她出现保护萧泠汐……至少不让她被萧狂云带走。但楚月璃却恍若不知,毫无反应。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神情间多了一丝焦急,她面带哀求道:“师傅,你也应该看到,萧狂云今天本是【逆天邪神】针对我,萧澈是【逆天邪神】因为我而受到牵连,才被逐出萧门。他走之前,请求我保护好他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我答应了……这算是【逆天邪神】我为他做的【逆天邪神】最后一件事,此事之后,我会马上随师傅回冰云仙宫,此后留在仙宫,静心修玄……请师傅成全!”

  楚月璃眸光微动,轻然一声叹息。右手抬起,轻轻一挥。

  霎时,一股寒气从天而降,让萧八萧九全身骤然一冷,脚步停在了那里,再也不敢向前。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脸色顿时微变,他沉住气道:“楚仙子,你这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楚仙子方才指责我萧宗不该插手贵宫弟子的【逆天邪神】婚事……但眼下是【逆天邪神】我们是【逆天邪神】在处理我宗中之事,楚仙子难道是【逆天邪神】要插手?”

  “不!我并无兴趣插手你萧宗的【逆天邪神】事。”楚月璃神情淡然,目无波澜:“我只是【逆天邪神】有些事看不太惯,所以随心出手而已。你既然说这是【逆天邪神】你萧宗宗中之事,那么,萧泠汐可是【逆天邪神】你萧宗宗内之人吗?”

  萧狂云摇头:“不是【逆天邪神】!但她盗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宗的【逆天邪神】通玄散!”

  “但据我之前所听到的【逆天邪神】,这通玄散是【逆天邪神】你从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礼品,已在昨天送给了萧门。怎么,你们萧宗送出去的【逆天邪神】东西,居然还是【逆天邪神】属于你们萧宗的【逆天邪神】?这事传出去,就不怕被人耻笑?”楚月璃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说道。

  萧狂云顿时眼睛一瞪,哑口无言。

  “萧泠汐是【逆天邪神】萧门之人,非你萧宗。这通玄散也是【逆天邪神】属于萧门之物,而已不是【逆天邪神】你们萧宗的【逆天邪神】东西。那么,萧泠汐纵然窃取了通玄散,也该是【逆天邪神】由萧门惩处,不关你们萧宗什么事。”

  楚月璃目光一斜,看向萧云海,仅仅是【逆天邪神】一束目光,便让萧云海全身一个激灵,整个身体都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矮了半截。楚月璃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萧门主,你们门内之人盗窃,应该如此论处?”

  萧云海看了一眼萧狂云,一咬牙,强装镇定道:“门下子弟若犯盗窃……最轻后山紧闭三月……萧泠汐盗窃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萧宗送来的【逆天邪神】重宝,应该处以最重处罚……须后山禁闭十五年,十五年内,不得踏出后山思过峡半步!”

  楚月璃移开目光,没有再说话。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关入那个什么思过峡!”萧狂云沉着脸吼道!虽然心中不甘加憋屈,但他纵然再笨,也该知道楚月璃已经给他留了相当大的【逆天邪神】面子,否则,她大可以直接揭穿这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嫁祸,让他奈何不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同时还让他颜面尽失,当众下不了台。

  虽然楚月璃并没有当众戳穿萧狂云,没有挽回萧泠汐清白,但萧烈依旧向她深深一礼,心中满是【逆天邪神】感激。堂堂冰云七仙,何等尊贵人物,却为了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萧门之女做到这一步,也算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大恩大德了……至少,她让萧泠汐摆脱了被带回萧狂云带回萧宗的【逆天邪神】噩梦。

  “我教女无方,又欺瞒萧门十几年,理当同样受到重罚。把我,也关到思过峡吧。”看着走过来的【逆天邪神】四长老萧成,萧烈面色平静,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

  楚月璃在侧,萧成哪敢造次,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很是【逆天邪神】中规中矩的【逆天邪神】带萧烈和萧泠汐向后山方向而去。

  虽然最终,还是【逆天邪神】落得整整十五年紧闭的【逆天邪神】悲惨结局,但夏倾月知道,楚月璃做到这个地步也基本已是【逆天邪神】极限了。萧烈主动要求一起被关到思过峡,显然是【逆天邪神】想陪伴萧泠汐,同时更为了保护她。或许在安全上,已经并不太需要担心。至于之后,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逆天邪神】命运了。

  “既然如此,我们师徒也没有停留在这里的【逆天邪神】必要了。”萧泠汐和萧烈被带离后,楚月璃淡淡说道:“萧公子,在你离开流云城之前,我都会在这附近……倾月,我们走吧。”

  楚月璃最后的【逆天邪神】几句话,让萧狂云暗中咬牙……“在你离开流云城之前,我都会在这附近”,她的【逆天邪神】这句话,明显是【逆天邪神】在警告他不要打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主意!她虽然仅仅只是【逆天邪神】护住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安全,但她既然要护,就必然会护到底。

  楚月璃带着夏倾月离开后,萧狂云重重一拳,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座椅把手上,将整个太师椅震成一地碎木。本以为会是【逆天邪神】两个倾国倾城的【逆天邪神】美人到手,没想到一番心思下来,却是【逆天邪神】竹篮打水一场空。后果,不过是【逆天邪神】逼走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小人物,又将两个人关入萧门思过峡而已,和他想要的【逆天邪神】结果根本完全不一样!

  而他此时还不会意识到,他非但毫无所得,还为他自己,以及整个萧宗,埋下了灭顶之难!

  …………………………………………

  看到很多人询问玄力等级的【逆天邪神】设定,so……再贴一次。

  玄力等级:初玄境、入玄境、真玄境、灵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霸玄境、君玄境、神玄境…………

  玄器等级:凡器、次玄器、真玄器、灵玄器、地玄器、天玄器、王玄器、霸玄器、君玄器、神器。

  玄兽等级:凡兽、次玄兽、真玄兽、灵玄兽、地玄兽、天玄兽、王玄兽、霸玄兽、君玄兽、神兽……

  玄功等级:

  玄技等级:

  ps:主角的【逆天邪神】邪玄力等级划分和普通玄力一致。但威力上可能会错位……至于前错位还是【逆天邪神】后错位,错位幅度是【逆天邪神】多少……就不太好说了。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