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9章 剧变 8
  萧门之**有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院落两百三十多个,且布局相当不规律,其中很大一部分的【逆天邪神】院落外观基本一模一样。不要说昨天才到的【逆天邪神】萧宗之人,就算是【逆天邪神】在这里住上个十天二十天,也不一定能将所有院子的【逆天邪神】位置和其主人搞清楚。所以,萧澈确信那个萧九根本就没去过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小院……就算昨天刻意去踩过点了,今天也不一定能短时内找到,他仅仅是【逆天邪神】虚走一圈后抱着盛放通玄散的【逆天邪神】盒子回来而已。

  萧九的【逆天邪神】沉默,还有萧狂云与萧云海他们一下子变得相当难看的【逆天邪神】脸色,让即使再傻的【逆天邪神】人,也开始明白了什么。

  萧澈的【逆天邪神】第一个问题,萧云海回答的【逆天邪神】天衣无缝……却不知这问题只是【逆天邪神】个诱饵,紧随而至的【逆天邪神】第二个问题,就让他们吃了个大瘪,而第三个问题……活生生一个响亮的【逆天邪神】耳光扇在他们脸上。

  “小澈……”萧泠汐双手捂住,目光朦胧。在她最彷徨无助,所有人都远离、质疑、冤枉她的【逆天邪神】时候,他依旧像以前那样,用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毫不畏惧的【逆天邪神】挡在她面前……即使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整个萧门都惹不起的【逆天邪神】人。

  这个本就深印她心底的【逆天邪神】身影此时变得更加的【逆天邪神】清晰,清晰的【逆天邪神】一辈子都不会消失与暗淡。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眸中也是【逆天邪神】异彩连连,这本称得上是【逆天邪神】天衣无缝,所有人都完全相信的【逆天邪神】嫁祸,竟被他几个简单至极的【逆天邪神】问题毁了个体无完肤。她越来越发现,自己真的【逆天邪神】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不,应该说,是【逆天邪神】他瞒过了所有的【逆天邪神】人……没有人知道他足以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医术。此时,更是【逆天邪神】展露出了让人无法不动容的【逆天邪神】心机。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悄悄的【逆天邪神】变了……

  而萧烈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丝舒展的【逆天邪神】痕迹,反而变得更加铁青,双手,也悄然握了起来。

  这是【逆天邪神】一场嫁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之所以嫁祸于萧泠汐身上……在注意到萧狂云看向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目光时,他也在愤怒中了然。但是【逆天邪神】,他一直没有开口,也根本无法开口。此时,萧澈几句话将他们丑陋的【逆天邪神】险恶之心**裸的【逆天邪神】摆在了所有人眼前……

  之后呢?

  他们会无地自容?满面羞愧?赔礼道歉?或者高喊这是【逆天邪神】一场误会?

  呵呵……根本没有可能!

  这只会更激怒他们,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收拾,让后果变得更加严重。而在场的【逆天邪神】人,纵然心知肚明,也绝对没有一个人会说出这是【逆天邪神】一场嫁祸,反而会在对方的【逆天邪神】愤怒之下如风中草般倒向那边……

  因为对方是【逆天邪神】萧宗宗主之子!一根手指,就能捏死整个萧门的【逆天邪神】人!没有足够的【逆天邪神】力量,纵然舌灿莲花,字字占理,又有什么用?在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面前,所谓真理,连个笑话都算不上。

  “萧澈!!你这个萧门逆子,还不住口!!”大长老指着萧澈,气急败坏的【逆天邪神】吼了起来:“你一而再,而在三的【逆天邪神】寻找一些可笑的【逆天邪神】理由诋毁门主,还有萧宗的【逆天邪神】贵客!究竟是【逆天邪神】何居心!萧宗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会嫁祸一个萧泠汐?萧宗之名,天下皆知,他们说话向来一言九鼎,这通玄散是【逆天邪神】在萧泠汐房间找到了,那就是【逆天邪神】在萧泠汐房间找到的【逆天邪神】!这整个流云城,都没有人有权利质疑!”

  “真是【逆天邪神】太不像话了,竟然在质疑萧宗的【逆天邪神】贵客。门主和萧公子一再忍让,他竟然得寸进尺,简直是【逆天邪神】可忍孰不可忍……萧公子,门主,老朽请命,速速把窃贼萧泠汐和在这里胡言乱语的【逆天邪神】萧澈拿下!”二长老萧博满脸怒气的【逆天邪神】喊道。

  事实如何,所有人都基本已经心知肚明,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说破。大长老和二长老厚颜无耻的【逆天邪神】咆哮,更是【逆天邪神】没有一个人出面为萧澈和萧泠汐说半句话,反而都用一种怜悯的【逆天邪神】目光看着他们……对面可是【逆天邪神】萧宗,你就算是【逆天邪神】占着再大的【逆天邪神】理,就算是【逆天邪神】完全解开了意图和真相,又有什么用?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脸色早已黑的【逆天邪神】像炭,他没想到自己这“完美”的【逆天邪神】计划竟被活生生的【逆天邪神】打了脸,还是【逆天邪神】当着如此众多的【逆天邪神】人……虽然这些人依旧很是【逆天邪神】敬畏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没有一个敢多吭声,但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些人在心里必然已经把他嘲讽成了狗!

  而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因为萧澈!

  萧狂云心中恼怒,对萧澈这个他原本压根不放在眼里的【逆天邪神】小人物动了杀机,他低沉的【逆天邪神】说道:“我堂堂萧宗,没义务回答回答一个萧门废物的【逆天邪神】问题。我萧宗的【逆天邪神】事,更没义务向任何人解释!萧门的【逆天邪神】执法长老是【逆天邪神】哪个?马上把这窃贼,和妄图包庇她的【逆天邪神】废物给我拿下!”

  “谨遵萧公子号令!!”四长老萧成,也是【逆天邪神】萧门的【逆天邪神】执法长老终于逮到了表现了机会,大吼着应声,头部一转,目露凶光,身体猛的【逆天邪神】向萧泠汐扑来,同时口中一声大吼:“萧泠汐,萧澈!你们已经犯下大错,现在就随我回执法堂听候处置!!”

  这局势,变化也太快了些。明明刚占了理,对方却连脸皮都不要了,直接就扑了上来。萧澈倒真是【逆天邪神】有些慌神,身体向后一退,向夏倾月低声道:“喂!倾月老婆,你师傅摹灸嫣煨吧瘛控!!”

  “不知。”夏倾月平淡回答。

  “我~!#¥%……”萧澈之所以敢当着萧宗的【逆天邪神】面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打他们的【逆天邪神】脸,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他热血冲顶,而是【逆天邪神】因为知道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师傅就在附近……昨天晚上,他还特意提醒夏倾月通知她的【逆天邪神】师傅。

  结果,夏倾月现在给了来了个“不知”,这尼玛……

  萧成的【逆天邪神】玄力在萧门之中足以列入前五,萧澈和萧泠汐在他面前根本半点抵抗的【逆天邪神】能力都不可能有。而这时,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人影忽然一晃,挡在了萧澈和萧泠汐面前,全身玄力涌动,猛然推向前方……

  一声震响,扬起漫天沙尘。冲过来的【逆天邪神】萧成被直接撞飞出去,落地之时接连向后踉跄了七八步才勉强站稳身体。

  萧门之中……应该说流云城之中一击能让他这么狼狈的【逆天邪神】,只有灵玄境十级巅峰的【逆天邪神】萧烈!

  “萧烈!你什么意思?你这是【逆天邪神】要明目张胆的【逆天邪神】包庇吗?”若是【逆天邪神】以前,萧成面前萧烈时心里绝对是【逆天邪神】会发憷的【逆天邪神】,但现在,却是【逆天邪神】吼的【逆天邪神】底气十足。

  虽然知道事已至此,再怎么挣扎辩解也根本没用,但萧烈又岂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萧泠汐和萧澈受冤。他没有理会萧成,面向高台说道:“门主,今天的【逆天邪神】事,我一直都有话要说!我的【逆天邪神】女儿萧泠汐,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偷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人!”

  “呵呵,萧泠汐可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女儿,你当然会这么说!”萧离冷笑着道:“但事实已经无比清楚,你再怎么狡辩都没用!你若再敢阻拦包庇,别怪我们不念及同门之情,连你一起拿下!”

  站在萧狂云这边,萧离纵然是【逆天邪神】大白天说瞎话,都说的【逆天邪神】义正言辞,脸皮上的【逆天邪神】造诣绝非寻常。

  萧烈脸色无比平衡,他看着萧云海,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通玄散具有修复玄脉的【逆天邪神】作用,这些,是【逆天邪神】给告诉汐儿的【逆天邪神】。但我告诉她之后,便后悔了,因为我了解她的【逆天邪神】个性,怕她会因此一时冲动真的【逆天邪神】做出盗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行为,于是【逆天邪神】我彻夜都守在她的【逆天邪神】院门口,一直守到天亮!她绝对没有踏出院门半步!”

  “切!”萧离却是【逆天邪神】不屑冷笑:“为了替女儿开脱,你真是【逆天邪神】什么可笑的【逆天邪神】理由都想的【逆天邪神】出!你觉得你的【逆天邪神】话会有什么人相信吗?在场的【逆天邪神】朋友们,你们有谁相信?”

  面对萧宗四人低沉的【逆天邪神】目光,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萧烈目光冷毅,高声说道:“我萧烈这一生虽无作为,但活的【逆天邪神】光明磊落!虽非君子,但从来不屑小人!不害人,也从不欺人!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如果有半句假话,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萧烈的【逆天邪神】话字字铿锵,直击人心,每一个字都饱含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正气和气魄。萧烈不但是【逆天邪神】流云城第一强者,他的【逆天邪神】为人之正直,更是【逆天邪神】广为人知!他根本不需要以“天诛地灭、不得好死”为誓,人们都会完全相信他所说的【逆天邪神】话……但,其实不需要他说出这些,萧澈之前的【逆天邪神】话,已经彻底将真相摆在了所有人面前,但在萧宗的【逆天邪神】绝对力量之下也根本无法去改变萧泠汐被嫁祸的【逆天邪神】处境。任凭萧烈再拿出更多的【逆天邪神】凭证,也根本于事无补,只会让萧狂云更加恼羞成怒。

  “呵呵呵呵……”

  一阵不屑的【逆天邪神】笑声在这时忽然响起,萧门众人的【逆天邪神】前排,一直没有说话的【逆天邪神】萧玉龙在这时忽然站了出来,面向萧烈,一脸淡笑的【逆天邪神】看着他:“这件事,我萧玉龙本无说话和插手的【逆天邪神】资格,但忽然听闻五长老的【逆天邪神】豪言,就实在有些按捺不住了……一个把整个萧门骗了十几年的【逆天邪神】人,居然敢自称‘光明磊落、从不欺人’!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

  把整个萧门骗了十几年……这短短几个字,让众人顿时一片愕然。

  听着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话,再看他的【逆天邪神】表情,萧澈的【逆天邪神】眉头猛然的【逆天邪神】沉下,心中,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逆天邪神】预感。

  “萧玉龙,你这句话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萧烈猛然皱眉,低喝道。

  萧云海也在这时出声,一脸正色道:“玉龙!五长老一直德高望重,现在萧宗贵客,萧门上下,还有流云城的【逆天邪神】朋友都在这里,你可不要乱说话!”

  萧玉龙微微欠身,道:“请父亲放心,孩儿当然不敢大白天信口雌黄。”他看着萧烈,眼睛眯起,微微笑道:“五长老,你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光明磊落,从不欺人,那么,你敢以你儿子萧鹰生前所有荣耀起誓……说萧澈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亲孙子吗!!”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