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8章 剧变 7
  “萧澈!你这话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大长老萧离顿时一阵怒喝:“你难道是【逆天邪神】在质疑通玄散是【逆天邪神】门主自盗,然后嫁祸给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不成!萧泠汐盗窃通玄散也是【逆天邪神】因你而起,你再这般胡言乱语,小心连你一起处惩,还不退下!”

  “大长老不要激动。”萧澈却是【逆天邪神】笑呵呵的【逆天邪神】摇头,一副人畜无害的【逆天邪神】样子:“我哪有胆子敢质疑门主,我只是【逆天邪神】问出自己心中的【逆天邪神】疑惑而已,而我相信,这也是【逆天邪神】在场很多人的【逆天邪神】疑惑,因为了解门主性情的【逆天邪神】人可不是【逆天邪神】少数,一定都很奇怪门主这次的【逆天邪神】做法。门主当然是【逆天邪神】清清白白,不可能做出这么猪狗不如,天地不齿的【逆天邪神】龌龊事,所以门主一定会给出最完美的【逆天邪神】解释,是【逆天邪神】吧,门主。”

  萧门中人,以及流云城各大权贵都是【逆天邪神】暗中瞠目……他们所知道的【逆天邪神】萧澈身弱性卑,连和外人打交道都会发憷,现在不但在众目睽睽,且是【逆天邪神】气氛相当紧张的【逆天邪神】场合下侃侃而谈,面对大长老的【逆天邪神】呼喝依旧面不改色……这和他们知道的【逆天邪神】萧澈根本判若两人。

  “猪狗不如、天地不齿”几个字让萧云海面颊一阵抽搐,他抬头看向萧澈,淡淡一笑道:“大长老不必激动,萧澈会有这样的【逆天邪神】疑问也很正常,相信也如他所说,在场很多朋友也都会疑惑这一点。其实,昨日在从萧公子那里接过通玄散的【逆天邪神】时候,我的【逆天邪神】确准备把它一直带在身边。但是【逆天邪神】,通玄散可是【逆天邪神】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高等丹药,珍贵无比。而越是【逆天邪神】高等的【逆天邪神】丹药,它的【逆天邪神】药力越是【逆天邪神】容易逸散,如此宝丹,药力就算是【逆天邪神】散去一丝,都是【逆天邪神】一种莫大的【逆天邪神】损失。如果将它带在身边,频繁接触浊气,就算是【逆天邪神】有黑玄乌木保护,依然很容易逸散,所以,我才将它放在了药事房中。毕竟,药事房里多年囤积各种药材,有着很充足的【逆天邪神】‘药气’,‘药气’充裕的【逆天邪神】地方,灵药气息就越是【逆天邪神】不容易逸散……就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我们萧门之人一向重节守礼,我从未想过会出现‘家贼’,更想不到会胆子大到去偷窃萧宗送来的【逆天邪神】重礼……但无论是【逆天邪神】什么原因,通玄散失窃的【逆天邪神】一个重要原因终究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疏忽,这一点,我难辞其咎,萧公子若要处罚,我绝无怨言。”

  萧云海说完,又重重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声。

  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解释,简直完美无瑕。大长老顿时又是【逆天邪神】一声重喝:“萧澈!你现在可听清楚了?门主把通玄散放在药事房,正是【逆天邪神】因为门主心思缜密,为了保护通玄散的【逆天邪神】药力!哪料到竟会出现家贼!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哦哦!原来如此!”萧澈点点头,似乎对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解释很是【逆天邪神】满意:“门主果然博学,竟然还知道‘药气’这种东西的【逆天邪神】存在。那么,我要问的【逆天邪神】第二个问题,刚好和这个‘药气’有关。”

  萧澈微眯眼睛,淡笑着说道:“说到‘药气’,我们萧门的【逆天邪神】药事房囤积了几十年的【逆天邪神】各种药材,的【逆天邪神】确非常足。而且,由于药事房里的【逆天邪神】‘疏络草’数量最多,所以‘药气’的【逆天邪神】味道,也是【逆天邪神】以疏络草的【逆天邪神】甘腥气息为主。”

  “门主也知道盛放通玄散的【逆天邪神】盒子是【逆天邪神】用黑玄乌木所制成,黑玄乌木可以很好的【逆天邪神】保护丹药的【逆天邪神】药力不外泄,那门主知道黑玄乌木能保护丹药药力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什么吗……嗯,其实原理很简单,黑玄乌木有着很强的【逆天邪神】微粒吸附能力,扩散的【逆天邪神】药力碰触到黑玄乌木,会被黑玄乌木牢牢吸附,且极难扩散,在表面吸到饱和之后,药力便是【逆天邪神】想散都散不出去了。这个原理,我相信在场稍微医理的【逆天邪神】人都会知道。”

  在场有不少人都默默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这个盛放通玄散的【逆天邪神】黑玄乌木盒子是【逆天邪神】在药事房放过一段时间的【逆天邪神】话,表面必然会吸进大量药事房的【逆天邪神】‘药气’,以黑玄乌木的【逆天邪神】特性,它吸收极快,扩散却极慢,将它从药事房拿出后,就算是【逆天邪神】放置个两三天,靠近之后依然能嗅到那股‘药气’才对……也就是【逆天邪神】疏络草的【逆天邪神】甘腥气息……”

  这些话一出,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萧澈算准了萧云海不可能真的【逆天邪神】把通玄散放在药事房中,因为万一通玄散真的【逆天邪神】被偷了,他可就要哭瞎了……而萧云海也的【逆天邪神】确没有把通玄散放在药事房中。至于药事房萧古那边自然早就已经通过气,有萧宗的【逆天邪神】威慑,萧古哪敢说半个“不”字。

  “不知门主敢不敢把那个盒子拿过来,让我们闻闻上面有没有该有的【逆天邪神】气味呢?”萧澈笑呵呵的【逆天邪神】说道。

  “萧澈!你果然是【逆天邪神】在质疑门主,简直岂有此理!”萧云海还未说话,萧离已是【逆天邪神】再次勃然大怒:“为了袒护你的【逆天邪神】小姑妈,你竟然要强行质疑到门主头上,简直荒谬可笑!不可理喻!我萧门真是【逆天邪神】白养你这么多年,还不滚下去!!”

  “呵呵,大长老不必激动。他们姑侄感情一向极好,想极力找个理由开脱也是【逆天邪神】情有可原。而且他说的【逆天邪神】也很是【逆天邪神】合情合理,既然他想知道这盒子上有没有问题,那边证明给他就是【逆天邪神】。不过,这通玄散,包括这黑玄乌木都是【逆天邪神】宝物,岂能让人随意碰触。”说完,萧云海转向萧狂云,恭敬道:“那便麻烦萧公子给做个见证,我想由萧公子来,比任何人来都要服众。”

  萧澈暗中冷笑,却是【逆天邪神】面色不变,微微点头:“那是【逆天邪神】当然,如果是【逆天邪神】萧公子的【逆天邪神】话,当然最让人信得过。还请萧公子赏脸闻一下盒子上的【逆天邪神】味道,以解我心中的【逆天邪神】疑虑。”

  萧狂云和萧云海目光一碰,心里同时想着萧澈这个傻x哪会知道这本来就是【逆天邪神】他们共同导演的【逆天邪神】。萧狂云拿起手中的【逆天邪神】盒子,不屑一笑,淡淡道:“这质疑倒是【逆天邪神】相当有趣啊。既然如此,我便替你闻闻吧。”

  说完,萧狂云抬起装通玄散的【逆天邪神】盒子,靠近鼻端,很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闻了一下,然后微微皱眉,道:“虽然不是【逆天邪神】很重,但的【逆天邪神】确有一种又甘又腥的【逆天邪神】味道。”

  他眼睛一眯,淡淡道:“大长老,你也过来闻闻吧,省得再有人质疑我和萧门主串通一气。”

  “萧公子何等身份,又怎么会说假话。”大长老萧离连忙拍马屁道,人也听话的【逆天邪神】凑过去,用力闻了下,然后点点头:“没错,的【逆天邪神】确有种又甘又腥的【逆天邪神】味道。”他怒目一横,厉声道:“萧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萧公子和门主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逆天邪神】面子,你再这么胡搅蛮缠,我立即亲手把你赶下去。”

  “哦哦!大长老息怒。”萧澈摆了摆手,然后脸色变得怪异了起来:“萧公子和大长老居然都闻到了甘腥的【逆天邪神】味道,这这这……咳咳,其实摹灸嫣煨吧瘛控,刚才在下一时不慎,有句话说错了……萧公子身份尊贵,接触的【逆天邪神】必定都是【逆天邪神】高等的【逆天邪神】丹药,疏络草这等俗物,肯定是【逆天邪神】看都不看一眼的【逆天邪神】。门主和大长老一心修玄,不沾医理,平时也自然无暇进药事房,所以可能不知道,疏络草的【逆天邪神】味道并不是【逆天邪神】甘腥,而是【逆天邪神】甘苦,你们随便哪个人现在去药事房一闻就能知道……咦?萧公子和大长老却都闻到了腥味,这让在下实在是【逆天邪神】不能理解啊。不知在场的【逆天邪神】各位谁能帮忙解释一下?”

  这句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全部脸色变化,变得无比之精彩,而反观萧狂云、萧云海、大长老萧离,都在一瞬间脸色僵硬……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足够很多人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而一些熟知疏络草气味,和少量经常去药事房的【逆天邪神】萧门弟子都是【逆天邪神】一阵瞠目……

  很多人的【逆天邪神】心脏开始狂跳起来……

  他们开始嗅到了一种不太一样的【逆天邪神】气息……

  “萧澈!你这个兔崽子还不闭嘴……你不但妄图包庇萧泠汐,竟然还敢质疑门主,质疑萧公子!还在这里胡言乱语,我看你是【逆天邪神】成心戏耍我们!”萧离脸色铁青,目露凶光:“萧公子,门主,不要再听他一派胡言!通玄散失窃这事已经水落石出,不需要再浪费时间。萧澈这小子不但是【逆天邪神】起因,还包庇罪犯,并且触犯门主和萧公子,理应共罚!!”

  只要不是【逆天邪神】耳聋,都听的【逆天邪神】出萧离的【逆天邪神】话里有一种恼羞成怒的【逆天邪神】味道。对于刚才“闻错”气味的【逆天邪神】事,更是【逆天邪神】完全避开,没有只字解释。

  “既然萧长老不想废话,那我就不再多废话了。最后一个问题,我要问这位叫萧九的【逆天邪神】萧宗朋友。对你来说,这是【逆天邪神】个极其简单的【逆天邪神】问题,我想你一定回答的【逆天邪神】上来。而如果你回答的【逆天邪神】上来,那么,我就承认通玄散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偷的【逆天邪神】,你们要处罚我小姑妈,或者连我一起处罚,我绝对一句怨言都不会再有!”

  说完,不等萧云海他们做出反应,萧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已落在萧九那张死人一般的【逆天邪神】脸上,他的【逆天邪神】表情依旧不咸不淡,但眼神却已变得无比犀利,字字铮铮的【逆天邪神】问道:“萧九,你说通玄散是【逆天邪神】在我小姑妈房间的【逆天邪神】枕头下找到的【逆天邪神】。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小姑妈房间里的【逆天邪神】床是【逆天邪神】在房间的【逆天邪神】东侧还是【逆天邪神】西侧?枕头是【逆天邪神】什么颜色?又是【逆天邪神】放在床的【逆天邪神】南端,还是【逆天邪神】北端?”

  萧九的【逆天邪神】脸色瞬间僵硬,萧狂云、萧云海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

  “如果你去过我小姑妈房间,并且在她枕头下找到通玄散的【逆天邪神】话,那这些问题对你来说一定简单的【逆天邪神】不能再简单了……来,告诉我你的【逆天邪神】答案,只要你说出来,我和小姑妈就立即认罪,绝无二话。嗯,我想你,萧公子、门主、还有各位长老都一定想这件事马上解决,然后开始今天的【逆天邪神】正事吧?那你赶紧说啊,耽误你主子,还有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时间多不好……说啊?说啊……嗯?你怎么不说?你不是【逆天邪神】明明去过我小姑妈房间么?那这么简单的【逆天邪神】问题,你怎么回答不上来呢?”

  “你该不会……根本没去过我小姑妈的【逆天邪神】房间吧?那你说通玄散是【逆天邪神】在我小姑妈枕头底下找到……这又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莫非你会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千里偷鸡手?”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