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7章 剧变 6
  66号院,正是【逆天邪神】萧泠汐居住的【逆天邪神】小院。也正因为这个号码特别好记,所以为萧门众人所熟知。在听到萧九说出“66号院”时,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想到它的【逆天邪神】主人。

  人群自动分开,将萧泠汐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孤立,让她无处可避的【逆天邪神】暴露在所有人眼前。萧烈脸色大变,萧澈眉头一拧,神情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向前一步,挡在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面前,胸腔里一股怒气轰然膨胀,几近爆开。

  当萧九喊出“66号院”这几个字时,萧澈就彻底明白了这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不和谐感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之前人太多,站的【逆天邪神】又相对密集,萧狂云倒是【逆天邪神】没找清萧泠汐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而此时,自然是【逆天邪神】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一瞬间,他的【逆天邪神】双眼猛然亮起,放射出恶狼一般的【逆天邪神】光芒。这个女孩看上去比夏倾月还要小上一些,是【逆天邪神】个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少女,但已生的【逆天邪神】明眸皓齿,灵秀逼人,一张俏脸温婉柔美,尤其她的【逆天邪神】眼眸,虽然此时被惊慌和恐惧充斥,但依旧如一潭晶莹泉水,清澈透明,楚楚动人。

  萧狂云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心海一阵翻荡……那个萧玉龙果然没有骗我!这个萧泠汐虽然姿色上比夏倾月差了一点,但也只是【逆天邪神】稍微差上一点而已,但味道上却绝对不会差。而且待她长成,未必就比夏倾月差……来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逆天邪神】小地方,居然遇到两个堪称天姿国色的【逆天邪神】美人,这简直是【逆天邪神】老天对我这一路长途跋涉的【逆天邪神】犒赏!

  萧狂云开始觉得自己当初拒绝来这萧门简直是【逆天邪神】愚蠢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决定……还好最后无法抗拒父亲的【逆天邪神】命令而乖乖来到了这里。

  “萧泠汐……怎么会是【逆天邪神】你!”

  看着萧泠汐,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脸色先是【逆天邪神】惊讶,然后是【逆天邪神】震惊,随之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

  “不是【逆天邪神】我!门主……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萧泠汐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满脸惶恐。她昨夜的【逆天邪神】确有偷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心思,但被萧烈阻止后,她就乖乖的【逆天邪神】回房睡觉了……通玄散失窃的【逆天邪神】事,她根本毫不知情。

  “唷,没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逆天邪神】窃贼,居然还是【逆天邪神】个小丫头。”萧狂云阴阳怪气的【逆天邪神】说道:“但我刚才说了,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绝不轻饶!”

  “唉!萧泠汐,你怎么……能这么胡闹,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逆天邪神】事来!这盒通玄散,可是【逆天邪神】萧宗千里为我们送来的【逆天邪神】至宝啊!你这可让我……如何是【逆天邪神】好?”萧云海重重的【逆天邪神】叹息,一副痛心疾首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样子。

  “门主!不是【逆天邪神】我,那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偷的【逆天邪神】!一定……一定是【逆天邪神】哪里搞错了!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萧泠汐一遍又一遍的【逆天邪神】摇头,脸颊已是【逆天邪神】一片苍白。

  萧狂云大怒,厉声道:“这盒通玄散就是【逆天邪神】在你枕头底下发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你偷的【逆天邪神】,难道是【逆天邪神】它自己长翅膀飞过去的【逆天邪神】吗?小姑娘,之前,我给过你认罪的【逆天邪神】机会,是【逆天邪神】你自己没把握,现在证据确凿,又有萧门内外无数人亲眼见证,你还想抵赖?看来,不对你施以重刑,你是【逆天邪神】不会承认了!”

  “施以重刑”四个字让萧泠汐全身一晃,如果不是【逆天邪神】萧澈连忙搀扶住她,她或许都已倒在地上。萧澈双手捏紧,指间“啪啪”直响,他注视着萧狂云,全身迸发出重生之后第一次真正的【逆天邪神】……杀气!

  “萧公子请息怒!”萧云海连忙向前,猛的【逆天邪神】单膝跪地,面带恳求道:“萧泠汐她偷窃萧宗之物,的【逆天邪神】确罪不可赦,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她本性绝对不坏,在我萧门之中极受人喜欢,她会偷窃通玄散,也是【逆天邪神】有苦衷的【逆天邪神】啊……”

  “苦衷?什么苦衷?”萧狂云黑着脸道。

  萧云海用目光示意了一眼站在一起的【逆天邪神】萧泠汐和萧澈,脸色沉痛的【逆天邪神】说道:“萧泠汐是【逆天邪神】我们萧门五长老唯一的【逆天邪神】女儿,而她有一个比她大一岁的【逆天邪神】侄儿,名为萧澈。她的【逆天邪神】这个侄儿很不幸的【逆天邪神】先天玄脉残废……萧澈又无其他之长,玄脉残废,等同一生已毁了大半。萧泠汐对萧澈极为爱护,一直都在寻找能修复他玄脉的【逆天邪神】方法……这些,萧门之中,甚至流云城之内,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在座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可以证明。萧泠汐之所以会做出偷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胆大之举,显然是【逆天邪神】她听闻通玄散有修复破坏玄脉之效,从而救侄心切,犯下这胆大包天之事。”

  “虽然罪已犯下,证据确凿,无从狡辩。但还请萧公子念我门萧泠汐年纪尚小,又是【逆天邪神】一片赤子之心,从轻处罚,我们萧门上下,都会感激萧公子大恩。”

  萧云海虽然身姿卑微,但说出的【逆天邪神】话却是【逆天邪神】字字真挚,直击心灵,让所有人一阵动容。而他的【逆天邪神】话,也让一些想不通萧泠汐为什么会胆大到偷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人也是【逆天邪神】恍然大悟……原来通玄散居然还有修复破损玄脉的【逆天邪神】功效,怪不得……

  萧澈天生玄脉残废的【逆天邪神】事流云城人人皆知,萧泠汐一向对他极为爱护,对他玄脉的【逆天邪神】事更是【逆天邪神】一直操心不断,在萧门也是【逆天邪神】无人不晓。如此一来,再想到萧泠汐会去偷通玄散,就不是【逆天邪神】胆大包天,而是【逆天邪神】合情合理了。

  萧云海一直在萧狂云面前一副卑躬屈膝的【逆天邪神】样子,不少人暗中鄙视,但此时,所有人在心里对萧云海也是【逆天邪神】生出一种由衷的【逆天邪神】敬佩……为了维护萧门子弟,这个萧门主纵然面对盛怒的【逆天邪神】萧宗之人,依然极力恳求轻饶,说的【逆天邪神】合理而动情,甚至不惜单膝跪地。

  唯有萧澈在愤怒的【逆天邪神】冷笑着……好一出天衣无缝的【逆天邪神】戏码!表面上是【逆天邪神】在为萧泠汐求情开脱,实则,却是【逆天邪神】将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罪名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扣实!如果他是【逆天邪神】局外人,或许连他都会相信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萧泠汐所为。

  “原来,还有这种内情。”听了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话,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他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哼,本公子也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心狠手辣的【逆天邪神】人,既然她犯下如此大错也是【逆天邪神】为了救自己的【逆天邪神】侄儿,念及此情,只要她乖乖认错赔罪,我倒是【逆天邪神】可以考虑轻……”

  “不是【逆天邪神】我!那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偷的【逆天邪神】!”萧泠汐用力摇头,她咬紧贝齿,用微带嘶哑的【逆天邪神】声音呼喊道:“如果是【逆天邪神】我做的【逆天邪神】,我一定会承认……但通玄散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偷的【逆天邪神】!我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逆天邪神】房间……一定是【逆天邪神】哪里搞错了!门主,请你相信我,真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我!”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这阵嘶喊,非但没有让人动容,反而在之前萧云海的【逆天邪神】各种铺垫下呈出了反效果……她是【逆天邪神】最有理由偷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人,通玄散也是【逆天邪神】在她房间找到,这些已可以彻底定下她的【逆天邪神】罪名。而萧云海不惜危险和尊严为她向萧狂云求情,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让人感动,她却依然不肯承认……在旁人眼中,这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不识好歹了。

  萧狂云刚刚缓和的【逆天邪神】脸色再次沉了下来,他冷笑着道:“哪里弄错了?这个通玄散,就是【逆天邪神】我们萧宗的【逆天邪神】人亲手在你的【逆天邪神】房间里找到的【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意思,难不成是【逆天邪神】我们萧宗的【逆天邪神】人故意栽赃陷害你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萧门小姑娘?嗯?”

  这句话,萧狂云说的【逆天邪神】怒气与底气十足……堂堂萧宗,会去特意陷害一个在他们眼中渣都算不上的【逆天邪神】萧门的【逆天邪神】人?任谁听来都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这时,萧门大长老萧离站了起来,指着萧泠汐厉声道:“萧泠汐!你犯下如此大的【逆天邪神】过错,让整个萧门因此蒙羞,门主还亲自为你求情,连萧公子也本想着要从轻发落了,而你居然还这么不知好歹!你真是【逆天邪神】……太让我们失望了!”

  “唉,岂止是【逆天邪神】失望,简直痛心至极啊。”二长老萧博摇了摇头,一脸悲色道:“枉费门主苦苦求情,她居然……唉!萧泠汐,萧宗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存在,难道还会刻意去冤枉你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你这个样子,让我们都在流云城各位朋友面前丢尽了颜面啊。”

  “我……你们……你们……”看着一道道无情冷漠的【逆天邪神】目光,萧泠汐娇躯战栗,眸中泪珠打转,大脑一片空白,已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逆天邪神】话来。

  这时,萧澈用手轻轻捏了她的【逆天邪神】小手,站在她身侧,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温和说道:“小姑妈,不要害怕……现在先不要说话了,因为你现在无论说什么都没用了。他们相不相信没关系,我永远都相信小姑妈……剩下的【逆天邪神】,交给我。”

  剩下的【逆天邪神】……交给我……

  他玄力低微,身体孱弱,一直在她的【逆天邪神】保护下长大,而就是【逆天邪神】这么一具羸弱的【逆天邪神】身躯挡在她面前,说出这简单的【逆天邪神】几个字时,她慌乱、无助、冰冷的【逆天邪神】心灵竟快速变得安定与温暖起来……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她受到欺负时,他总是【逆天邪神】从远处飞扑过来,挡在她的【逆天邪神】面前,用他的【逆天邪神】手、脚、牙齿当做最凶狠的【逆天邪神】武器,不让她再受一丁点的【逆天邪神】伤害……

  小澈……她在心中轻轻呢喃……

  “咳咳……”萧澈向前几步,假咳几声,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注意,他微微欠身,一脸微笑道:“萧公子,还有其他三位从萧宗远道而来的【逆天邪神】朋友,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逆天邪神】萧泠汐的【逆天邪神】侄儿,在所有人眼中一无是【逆天邪神】处的【逆天邪神】萧澈。关于失窃又被寻回的【逆天邪神】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事,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门主,应该没问题吧?”

  “哦……你就是【逆天邪神】那个流云城有名的【逆天邪神】废物?”萧狂云淡淡的【逆天邪神】斜了他一眼,不屑的【逆天邪神】一声冷笑:“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想为你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开脱吧?呵呵,也好,我倒要看看你能问出什么来。”

  “澈儿……”脸色早已变得铁青的【逆天邪神】萧烈轻微出声,得到的【逆天邪神】答复,却是【逆天邪神】萧澈背在身后的【逆天邪神】右手做出的【逆天邪神】噤声动作。

  “那好!”萧澈点头,目光转向萧云海:“门主,关于通玄散,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

  没等萧云海回应,萧澈已经自顾自的【逆天邪神】问了出来:“第一个问题……门主无论玄力修为,还是【逆天邪神】心境修为,在我们萧门都是【逆天邪神】出类拔萃,性格上,更是【逆天邪神】沉稳谨慎,否则,也不可能成为我萧门的【逆天邪神】门主。这一点,萧门上下,乃至流云城上下都是【逆天邪神】人尽皆知。那么问题来了,挖掘机……哦不对,以门主一向谨慎的【逆天邪神】性格,在得到萧宗送来的【逆天邪神】重要至宝后,最应该的【逆天邪神】行为是【逆天邪神】带在身边,因为只有带在身边,才是【逆天邪神】最安全的【逆天邪神】……但门主却是【逆天邪神】把它放在了药事房这个可以说最不安全的【逆天邪神】地方。这一点,门主能解释一下吗?”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