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6章 剧变 5
  萧狂云很狂,而在这萧门之内,他也的【逆天邪神】确有狂的【逆天邪神】资本。不要说他话说刺耳,就算他骂萧门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狗,萧门上下也必须老老实实听着,绝对不会有人敢反驳一声,说不定还会有人配合的【逆天邪神】摇摇尾巴。

  “萧峥长老去世前,念及父子之情,留下遗言。希望找到你们,并带一个年轻一辈资质最好的【逆天邪神】带回萧宗培养。”

  萧狂云拿起一本萧云海连夜准备的【逆天邪神】名册,环视四周,傲然说道:“今天,我会亲自把关,过一会儿,被我喊到名字的【逆天邪神】人,就到我面前来展示你的【逆天邪神】玄力。不过,判定资质的【逆天邪神】标准可不是【逆天邪神】玄力的【逆天邪神】强弱,而是【逆天邪神】看根基与潜力!”

  “到来这里之前,家父让我带来一颗通玄散,被选中的【逆天邪神】人不但可以被带回萧宗,还可以得到这枚通玄散作为奖励!好的【逆天邪神】丹药,只有资质足够的【逆天邪神】人才配享用,用在垃圾身上,只会浪费!”说到这里,萧狂云目光侧向萧云海:“萧门主,把通玄散拿出来吧。虽然这是【逆天邪神】给你们萧门的【逆天邪神】礼品,但奖赏给资质最好的【逆天邪神】人,你应该没异议吧。”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话,即使是【逆天邪神】再荒谬,萧云海也不敢有什么意义。但听了他的【逆天邪神】话,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变得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他没有动身去取通玄散,而是【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口中一阵支吾。

  “怎么回事?”萧狂云脸色一阴:“萧门主,你不会是【逆天邪神】不舍得这通玄散吧?”

  “不不,当然不是【逆天邪神】。”萧云海连忙摇头,神色一片惶恐:“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

  “只是【逆天邪神】什么?”

  “噗通”一声,萧云海直接单膝跪地,双手打颤,面带恐惧的【逆天邪神】说道:“我……我该死……昨日萧公子馈赠的【逆天邪神】通玄散,我放到了我萧门的【逆天邪神】药事房,并交代药事房的【逆天邪神】人一定要好生保管。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今晨,药事房的【逆天邪神】人忽然跑来告诉我,放在药事房的【逆天邪神】通玄散竟然……竟然不翼而飞了!”

  哗——下方的【逆天邪神】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一阵喧闹。

  偷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至宝……谁竟然这么大的【逆天邪神】胆子!

  “嗯?”萧澈微微皱了皱眉,心中一阵疑惑……以他对萧云海十几年的【逆天邪神】了解,他是【逆天邪神】个相当谨慎的【逆天邪神】人。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格,在拿到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至宝之后,竟然不带在身边,反而交给药事房,这有点不合情理……要知道药事房只有萧古一个人,且他专注医术,几乎没什么玄力,药事房也因此算得上是【逆天邪神】萧门内部防御最弱的【逆天邪神】地方。

  而且,通玄散可是【逆天邪神】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就算有人垂涎,至少也该等到萧宗的【逆天邪神】人走了之后再动手,为什么要偏偏选择这么危险的【逆天邪神】时机……就算偷到手了,又有命去用吗?

  萧烈全身一震,猛然侧目看向萧泠汐,却发现萧泠汐也是【逆天邪神】满脸惊讶。感受到了萧烈的【逆天邪神】注视,萧泠汐连忙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表示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萧烈这才收回目光,暗暗舒了一口气。

  “什……么!!”

  萧狂云猛的【逆天邪神】从座椅上站起,脸色变得无比阴厉,全身煞气冲天,他看着萧云海,恶狠狠的【逆天邪神】说道:“你是【逆天邪神】说……竟然有人偷走了那盒通玄散?”

  “鄙人保护不周,请萧公子责罚。”萧云海低下头,满脸羞愧与惶然。

  “岂有此理!”萧狂云狠狠吸了一口气,胸口重重起伏,脸色越来越阴沉,显然怒到了极点:“我们萧宗的【逆天邪神】礼品竟然也有人敢偷……好!真是【逆天邪神】好!我真是【逆天邪神】小看了这个流云城!你们还真是【逆天邪神】……大胆啊!”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怒气与杀气几乎蔓延了整个萧门上下,让所有人背脊发凉,心中发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头也慌不迭的【逆天邪神】低下,唯恐被萧狂云盯上。

  萧澈半眯起眼,眸光直直的【逆天邪神】看着萧狂云的【逆天邪神】眼睛,少顷后,他戳了戳萧烈,小声问道:“爷爷,昨天门主不会是【逆天邪神】得罪这个萧狂云了吧?”

  萧烈一怔,然后摇头:“萧云海一向谨慎,应该不至于。”

  “那可就奇怪了。”萧澈点了点下巴,低低的【逆天邪神】说道:“这个萧狂云的【逆天邪神】愤怒明显是【逆天邪神】装出来的【逆天邪神】,如果是【逆天邪神】门主得罪了他,他来个自盗然后恶心门主的【逆天邪神】话,倒是【逆天邪神】个不错的【逆天邪神】解释。如果不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话……难道是【逆天邪神】这个萧狂云在独自唱猴戏吗?”

  “……不要乱说话。”萧烈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低声提醒道。

  萧狂云目光毒辣,脸色阴沉如乌云:“昨天我把通玄散拿出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周围只有萧门的【逆天邪神】人,我想,你们萧门的【逆天邪神】人不会傻到把得到高等丹药的【逆天邪神】事宣扬到外人耳朵里。再加上你们萧门的【逆天邪神】防备力量在这流云城中也算不弱的【逆天邪神】,想要闯进来可相当不容易……那么,就应该是【逆天邪神】你们萧门之中出了家贼了!”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话让所有萧门众人脸色一变,窃窃私语声更大了起身。萧云海也是【逆天邪神】快速点头:“是【逆天邪神】!萧公子明鉴,在知道通玄散被窃走后,我也想到是【逆天邪神】我们萧门的【逆天邪神】人盗走。药事房的【逆天邪神】萧古年近六十,一向与世无争,对通玄散根本不会有什么**,所以应该不是【逆天邪神】他监守自盗,其他的【逆天邪神】人,或许都有嫌疑。”

  “哼!区区萧门,在我们萧宗眼中根本不值一提!我们萧宗随便一个下人,就能单枪匹马灭你们满门!这次我们屈尊降贵,千里跋涉到你们萧门,是【逆天邪神】给了你们天大的【逆天邪神】颜面和恩泽……而你们,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这简直是【逆天邪神】在打我们萧氏宗门的【逆天邪神】脸!”

  打萧氏宗门的【逆天邪神】脸……这个奇大无比的【逆天邪神】罪名让萧云海一下子面如土色。

  萧狂云目若毒蛇,从一张张面孔上扫过,被他目光碰触的【逆天邪神】人无不是【逆天邪神】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低下头,无人敢与他对视……不过这完全不是【逆天邪神】说萧狂云的【逆天邪神】眼神有多犀利,又或者他气场有多强横,只因他背后有个庞然萧宗而已。

  萧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转移到萧云海的【逆天邪神】脸上,脸色也变得更加低沉下来,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逆天邪神】声音低吟道:“这个萧云海的【逆天邪神】样子,竟然也是【逆天邪神】装出来的【逆天邪神】……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萧澈两世记忆,尤其沧云大陆那一世,他经历了无数的【逆天邪神】善恶冷暖,走过无数生死边缘,从市井小民到天下霸主,见识的【逆天邪神】人更是【逆天邪神】无比之多。他目力之毒辣,就算是【逆天邪神】活了数百岁的【逆天邪神】强大玄者都不一定比的【逆天邪神】上。

  萧狂云再次环视一周,音调忽然缓和了起来:“算了,虽然很可悲,但我也犯不着和你们这种小地方的【逆天邪神】人生气。那个偷走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人,给你15秒的【逆天邪神】时间,自己乖乖的【逆天邪神】站出来,然后交出通玄散,我或许还可以念及初犯,轻饶一次!如果再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八,开始计时!”

  萧狂云说完,冷哼一声,坐回到座椅上。他左边的【逆天邪神】黑衣青年男子已向前一步,用低低的【逆天邪神】声音开始读秒。

  萧云海连忙转过身,大声道:“那个偷通玄散的【逆天邪神】孽畜,你听到了没有!萧公子宽容大量网开一面,还不赶紧迷途知返,上来谢罪!否则不要说萧公子,我们萧门上下,都定然不会饶恕!!”

  “……十二……十一……十……九……”被叫做萧八的【逆天邪神】黑衣男子机械的【逆天邪神】读着数字。

  萧门众人都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逆天邪神】人,纷纷猜测着究竟是【逆天邪神】谁胆大包天居然敢偷萧宗带来的【逆天邪神】东西。虽然萧狂云口里喊着“轻饶”,但看他的【逆天邪神】眼神,任谁都不相信主动认罪后会得到他的【逆天邪神】“轻饶”。

  “……四……三……二……一……时间到!”

  萧八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然后退后一步。萧狂云则重新站了起来,他目光阴桀,冷笑了起来:“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既然你还是【逆天邪神】不识好歹,那被我抓到的【逆天邪神】时候,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萧九!”

  “是【逆天邪神】!”

  随着萧狂云的【逆天邪神】呼喝,另一个黑衣青年男子向前一步,然后马上抬起手掌,手心之中快速的【逆天邪神】凝聚起一股玄力涡流。

  “萧门主,通玄散是【逆天邪神】和盒子一起被窃走的【逆天邪神】,对吗?”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起被偷走的【逆天邪神】。”萧云海点头,脸上露出疑惑的【逆天邪神】表情,似是【逆天邪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很好……在那个装通玄散的【逆天邪神】盒子上,可是【逆天邪神】有着我们萧宗独有的【逆天邪神】玄力印记——天鹰印!只要催动我们萧宗的【逆天邪神】独门玄力,就能很快感应到附近天鹰印的【逆天邪神】所在!”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话刚说完,萧九的【逆天邪神】手就忽然放下,口中低吼一声“在那边”,然后身化狂风,冲着右侧方闪电般的【逆天邪神】冲去,他的【逆天邪神】速度极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人们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

  “呵呵,看来已经找到了。”萧狂云冷笑着,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深深的【逆天邪神】得色……似是【逆天邪神】对自己的【逆天邪神】表演非常的【逆天邪神】满意。

  “太好了,不愧是【逆天邪神】萧宗,果然滴水不漏。”萧云海也是【逆天邪神】面露喜色,然后又脸色一阴,严肃道:“萧公子,这件事性质太过恶劣,不但惹萧公子愤怒,也让我们萧门丢尽了颜面。所以过会无论揪出来的【逆天邪神】窃贼是【逆天邪神】谁,就散是【逆天邪神】我儿子,萧公子也不需有任何顾忌,务必严惩!!”

  “哼!这个当然,触犯我萧宗的【逆天邪神】人,从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时,一阵疾风吹过,萧九已经赶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木盒,木盒之上的【逆天邪神】天鹰引还在隐隐发光,而这个木盒,正是【逆天邪神】昨天萧狂云交给萧云海,里面盛放着通玄散的【逆天邪神】那一个。

  “少爷,找到了。”萧九把木盒交到萧狂云手里,然后无声的【逆天邪神】退后。

  所有的【逆天邪神】窃窃私语声都停止了,周围变得落针可闻,气氛完全冷凝了下来。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等着看胆子大到敢去偷窃通玄散的【逆天邪神】人究竟是【逆天邪神】谁……他们可以预见,那个人的【逆天邪神】下场会是【逆天邪神】有多么的【逆天邪神】悲惨。

  “萧九,这个盒子,你是【逆天邪神】在哪里找到的【逆天邪神】?”萧狂云一脸冷笑的【逆天邪神】说道。

  “66号院,主室的【逆天邪神】枕头下面。”萧九面无表情,字字清晰的【逆天邪神】回答。

  66号院……

  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一下子集中向了一个方向,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看着那个仿佛已被吓呆的【逆天邪神】少女。

  在听到“66号院”这几个字时,萧泠汐整个人都懵在那里,看着一双双转向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她脚步后退,惊慌失措的【逆天邪神】摇头,失声道:“不是【逆天邪神】我……不是【逆天邪神】我!”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