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5章 剧变 4
  今天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萧门有史以来最热闹的【逆天邪神】一天。

  一大早,萧门大门口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流云城中能称得上权贵的【逆天邪神】家族,在这里都能看到,而且基本都是【逆天邪神】最高主事者。人虽众多,但没有一人敢大声喧哗,都在尽可能小声的【逆天邪神】窃窃私语着,唯恐惊扰到正在萧门中的【逆天邪神】大人物。

  “很早之前就听说萧门的【逆天邪神】始祖是【逆天邪神】来自萧宗,原来这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萧门这一下可要飞黄腾达了,以后可得经营好和萧门的【逆天邪神】关系了。”

  “还好以前没得罪过萧门,否则可就要寝食难安了。”

  “老木,你怎么也来了?”

  “唉,大家都争前恐后的【逆天邪神】来,我也没办法不来啊。他们是【逆天邪神】为了能攀个关系,我是【逆天邪神】防个万一啊。否则那个来自萧宗的【逆天邪神】小祖宗万一询问和清点起流云城有多少大家族,然后发现我木家没人来,找个茬什么的【逆天邪神】,那我们全家上下可是【逆天邪神】吃不了兜着走啊。”

  萧门的【逆天邪神】大门一直紧闭,他们也都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等着,没有一个敢离开。

  这一等,就是【逆天邪神】等到了上午九时。

  天还没亮时,萧门中心的【逆天邪神】空地上就搭起了一个高台,搬好了桌椅和各种器具。上午八时,萧门响起了急促的【逆天邪神】紧急集合令,一时间萧门之中人影攒动,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冲到了集合地点,不到一刻钟的【逆天邪神】功夫,萧门之中无论男女老幼全部集合在既定位置,一个不少。

  今天,将是【逆天邪神】萧门最重大的【逆天邪神】一天。会发生什么,他们也都知道的【逆天邪神】很清楚,绝大多数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激动和期待。即使是【逆天邪神】一些天赋很是【逆天邪神】中庸的【逆天邪神】人,也在心里奢望着被萧宗的【逆天邪神】人看中的【逆天邪神】可能性。

  萧澈基本是【逆天邪神】最后一个到场的【逆天邪神】,他牵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过来时,瞬间成为了全场人的【逆天邪神】焦点……当然,如果只是【逆天邪神】他一个人,估计愿意多看他两眼的【逆天邪神】都没有,关键是【逆天邪神】他身边的【逆天邪神】夏倾月!

  身姿曼妙绝伦,容颜倾世倾城,人们仿佛看到了绝美无双的【逆天邪神】碧波仙子正向他们缓缓走来。尤其是【逆天邪神】那些年轻男子,目光齐刷刷的【逆天邪神】变得呆滞,心脏狂跳,有的【逆天邪神】嘴角都有口水流了下来而不自知。

  反观她身边的【逆天邪神】萧澈……脸色微白,眼皮耷拉,双目无神,脚步无力。走过来不过几十步,竟连着打了三个呵欠,一副恹恹欲睡,房事过度的【逆天邪神】样子。

  嗯?房事过度……

  忽然想到这一点,再看到他和夏倾月牵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手,不少人牙齿紧咬,身体直哆嗦了起来,眼中放射出浓浓的【逆天邪神】不甘和妒火。想到如此天姿国色,他们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女神竟被这个他们不最为看不起的【逆天邪神】废物每天压在身下覆雨翻云,他们愤怒嫉妒的【逆天邪神】胸口都几乎要裂开。

  萧澈那半睡不醒,疲惫不堪的【逆天邪神】样子不是【逆天邪神】装出来的【逆天邪神】,但当然不可能是【逆天邪神】什么房事过度。凌晨三时醒来给夏倾月针灸调理,累的【逆天邪神】半死不活,大清早又被叫起来,他能有精神那才奇怪。至于他们牵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手,也铁定不可能是【逆天邪神】夏倾月主动。而是【逆天邪神】走过来的【逆天邪神】时候,萧澈忽然就一把抓上了,众目睽睽之下,夏倾月总不能毫不客气的【逆天邪神】挣脱,再加上这几天被他牵手也牵习惯了,也只好听之任之。

  “萧门之内什么都好,就是【逆天邪神】有一个多余又碍眼的【逆天邪神】废物!”

  在萧澈走过一个青年人身边时,一个足够他听清楚的【逆天邪神】讥讽声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侧传来。萧澈微一侧目,看到三长老萧泽的【逆天邪神】长孙萧承志正斜眼看着前方,嘴角挂着一丝毫无掩饰的【逆天邪神】嘲笑,脸上还分明带着极力掩饰的【逆天邪神】嫉妒。

  他这句话是【逆天邪神】对着前方说出,但就算是【逆天邪神】傻子也知道他是【逆天邪神】在嘲讽萧澈,一时间周围哄笑声响起,一个个青年子弟带着戏谑的【逆天邪神】目光看向萧澈。

  “承志哥,你方才是【逆天邪神】在和我说话吗?”萧澈脚步顿了一下,向萧承志问道,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逆天邪神】笑。

  “哦,萧澈弟你误会了,我方才明明是【逆天邪神】在对废物说话,萧澈弟这么问,难不成认为自己是【逆天邪神】个废物?”萧承志转过身来,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道。目光碰触到夏倾月绝美的【逆天邪神】雪颜时,目光一阵难掩的【逆天邪神】狂热。

  “哦!原来如此!”萧澈一脸恍然的【逆天邪神】点头,然后拉起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原来不是【逆天邪神】说我。倾月老婆,咱快回自己的【逆天邪神】位置上去吧……啧啧,看着一只只梦想着要吃天鹅肉的【逆天邪神】可怜癞蛤蟆,我倒宁愿当个天天抱着天鹅睡觉的【逆天邪神】废物,倾月老婆,你觉得呢?”

  “你说……什么!!”萧承志猛然的【逆天邪神】转过身来,一脸低沉。

  “嗯?”萧澈停住脚步,满脸惊诧的【逆天邪神】看着他:“承志哥,你这是【逆天邪神】怎么了?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癞蛤蟆,你怎么会是【逆天邪神】这么奇怪的【逆天邪神】反应。难道承志和我口中的【逆天邪神】癞蛤蟆还有什么特别的【逆天邪神】渊源?”

  “你!!”萧承志怒气冲顶,嘴唇都直哆嗦,却是【逆天邪神】一个字都无法再说出来。

  “倾月老婆,我们还是【逆天邪神】赶紧走吧。癞蛤蟆急了也是【逆天邪神】会咬人的【逆天邪神】,万一被这么个玩意咬上一口,岂不是【逆天邪神】要恶心死。”萧澈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夏倾月远远走开。

  萧承志脸色肌肉一阵抽搐,差点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澈儿,倾月,到这里来。”

  人群之中,萧澈很快就看到萧烈正在向他招手,萧泠汐也在萧烈身边。他和夏倾月快步走了过去。

  夏倾月经过萧澈几次施针,无论体质、脸色都发生了极大的【逆天邪神】变化。体质恰灸嫣煨吧瘛恳不说,她的【逆天邪神】面色变得更加娇嫩红润,明艳照人,不过面色的【逆天邪神】这种变化在萧烈的【逆天邪神】眼里可就是【逆天邪神】另外一种理解了,再看萧澈明显一副发虚的【逆天邪神】萎态,萧烈压低声音,笑呵呵的【逆天邪神】说道:“澈儿啊,你还太年轻,还是【逆天邪神】个半大的【逆天邪神】孩子,身体还在发育,这男女之事上,可要尽量节制啊,不然对身体可相当不好。”

  “啊?”萧澈一阵瞠目,随之反应过来,只好讪讪的【逆天邪神】点头:“这个……我知道了,以后一定节制……节制……啊!”

  一声痛吟,他握着的【逆天邪神】那只小手忽然用指甲在他手背上狠狠的【逆天邪神】刺了一下。夏倾月别过脸去,隐约可以看到一抹粉色在她脸颊上缓慢蔓延。

  嗯嗯嗯?她竟然会脸红……

  萧澈刚要小声解释,忽然又是【逆天邪神】一阵龇牙咧嘴……却是【逆天邪神】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小手在他左边的【逆天邪神】胳膊上狠狠的【逆天邪神】掐了一下。

  “小姑妈,为什么掐我?”萧澈看向萧泠汐,满脸委屈的【逆天邪神】说道。

  “哼!”萧泠汐唇瓣高高翘起,也别过脸去,赌气的【逆天邪神】不去理他。

  “萧公子到!!”

  这时,一阵嘹亮的【逆天邪神】喊声从前方传来。人群霎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转向了声音的【逆天邪神】来源,想一睹萧宗之人的【逆天邪神】风采。不多时,一个衣着华贵,神态傲然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在人群簇拥下向这边走来,身后萧漠山半步不离,萧云海则在前面亲自引路,无论神情、姿态都是【逆天邪神】恭恭敬敬,不但有一丝怠慢。

  在萧云海的【逆天邪神】引领下,萧狂云走上搭起的【逆天邪神】高台,坐在了最中间的【逆天邪神】那个太师椅上,他目光扫视下方萧门中人,神色倨傲的【逆天邪神】宛若俯视万民的【逆天邪神】帝王。一小会儿后,他向萧云海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这就是【逆天邪神】萧宗来的【逆天邪神】那个大人物?不说别的【逆天邪神】,这长相也太磕碜了点吧。大宗门的【逆天邪神】基因不也应该很强大么……嗯?该不会不是【逆天邪神】亲生吧。”萧澈在那小声嘀咕道。

  “一百个加起来都比不上小澈!”萧泠汐也附和着说道。刚一说完,才想起正生他气呢,又连忙“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不理他。

  “澈儿,汐儿,不要乱说话。”萧烈低声道。

  “哦。”萧澈应声,不再开口。

  “萧门的【逆天邪神】人,都到齐了吗?”萧狂云眼睛半眯,缓缓开口,声音有气无力。但两只眼珠子却是【逆天邪神】快速转动,在人群中找寻着昨天看到的【逆天邪神】那个仙女的【逆天邪神】身影,以及萧玉龙口中不比那个仙女差多少的【逆天邪神】女孩。

  “已经确认,都到齐了,绝对一个都不会少。”萧云海一脸严肃道。

  “很好!”萧狂云点头,然后目光一斜大门方向:“门外站着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些什么人?”

  “回萧公子,他们都是【逆天邪神】流云城中的【逆天邪神】权贵人家,今天一早就已聚集这里,盼望着能一睹萧公子风采。”萧云海欠身回答道。

  “是【逆天邪神】这样啊。”萧狂云点头,然后一扬手,道:“既然是【逆天邪神】客人,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一直在外面候着,那就让他们都进来吧。今天的【逆天邪神】事有萧门之外的【逆天邪神】人在场见证也是【逆天邪神】好事,省的【逆天邪神】到时候有人说我偏颇。”

  萧云海连忙一个马屁拍下来:“萧公子不愧是【逆天邪神】萧宗宗主之子,这般年轻就有如此的【逆天邪神】胸怀,实在是【逆天邪神】让我等敬佩汗颜……萧德,快去请客人们进来。”

  大门打开,这些在流云城呼风唤雨的【逆天邪神】权贵之人一个个神态拘谨,井然有序的【逆天邪神】走了进来。每个人都带着一番重礼。这些人中,萧澈还看到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父亲夏弘义。

  “很好,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萧狂云直起斜在椅子上的【逆天邪神】腰身,总算摆出一个还算正常的【逆天邪神】坐姿,看着下方,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我叫萧狂云,来自萧宗。萧宗的【逆天邪神】大名,你们应该很清楚。在这苍风帝国,还没有我萧宗决定不了的【逆天邪神】事。而你们,也应该感到光荣,因为虽然有些杂弱,但你们也算得上是【逆天邪神】萧宗一脉。你们这个萧门的【逆天邪神】祖宗,是【逆天邪神】我们萧宗一个长老的【逆天邪神】儿子。只不过当初你们的【逆天邪神】祖先虽是【逆天邪神】长老之子,但却是【逆天邪神】和仆女而生,身份低贱也就罢了,玄力天赋也实在太废。而废物,是【逆天邪神】不配留在萧宗的【逆天邪神】。你们的【逆天邪神】祖先从而被那位长老驱逐到这个地方,也就有了你们这个萧门。”

  萧狂云的【逆天邪神】话极其刺耳,分毫不掩饰对整个萧门,甚至萧门始祖的【逆天邪神】不屑。听的【逆天邪神】一些萧门中人暗皱眉头,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发作。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