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2章 剧变 1
  萧泠汐刚离开不久,夏倾月就走了回来。今天的【逆天邪神】她换掉了一身红衣,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袭水蓝色的【逆天邪神】罗裙,上面浅绣着凤凰纹饰,发嵌蓝宝石钗簪,双耳挂坠着明珠做的【逆天邪神】耳坠,粉颈挂着宝蓝色的【逆天邪神】珠链,裸露的【逆天邪神】脖颈肌肤雪白剔莹,似能看透骨骼一般微带透明,容光明艳,绝美至极。

  萧澈的【逆天邪神】眼前猛的【逆天邪神】一亮,直接看的【逆天邪神】呆了过去。仙落凡尘,诠释的【逆天邪神】不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绝世美景么……

  夏倾月从门外走进,每一步都轻渺优雅的【逆天邪神】如同踏在云端,雪颜粉颈无一不是【逆天邪神】美到极点,更显露着一种让人自惭形秽的【逆天邪神】高贵与冷傲……任谁看到她,都不会相信她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偏远小城的【逆天邪神】商人之女,而是【逆天邪神】会以为她是【逆天邪神】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逆天邪神】皇女。

  萧澈看的【逆天邪神】一阵目眩神迷,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感叹万千……她唯一能换衣服的【逆天邪神】,也只有这个房间!自己当时一定在呼呼大睡,竟然错过了她换衣服的【逆天邪神】大好风景!啊啊啊,简直不能原谅!!

  “蓝色的【逆天邪神】衣裳,比红色的【逆天邪神】更适合你。”萧澈看着她,赏心悦目之余,由衷的【逆天邪神】赞叹道。

  对于他的【逆天邪神】赞美,夏倾月毫无动容。看了一眼桌上已经空了的【逆天邪神】汤罐,她走过去拿起,便欲向外走去。

  “是【逆天邪神】你做的【逆天邪神】鸡汤?”萧澈出声问道。

  “不好喝?”夏倾月背对着他,冷冰冰的【逆天邪神】说道。但眼眸深处,却晃过一抹连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微妙情感。

  “很好喝,我才知道,原来你做汤也这么厉害。”萧澈笑着说道,他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一本正经道:“为了报答倾月老婆的【逆天邪神】鸡汤,今天晚上,我在床上一定……会更加卖力。”

  “……”对于他时不时的【逆天邪神】语言调戏,夏倾月已是【逆天邪神】习以为常,面无表情道:“今天下午,萧宗那边会有人来。带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萧宗宗主最小的【逆天邪神】儿子,名为萧狂云,我听师傅说,这个萧狂云玄力修为在萧宗年轻一辈只能算一般,在外名声极差,但由于是【逆天邪神】最小的【逆天邪神】儿子,极为受宠,流云城没有人能惹得起他。能不与他碰面,就尽量避开吧。”

  “萧狂云?好,我知道了,谢谢倾月老婆提醒。”萧澈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说道。

  ……………………………………

  今天,是【逆天邪神】萧宗之人到来的【逆天邪神】一天。

  萧宗要来人的【逆天邪神】消息影响的【逆天邪神】又岂止是【逆天邪神】一个萧门,整个流云城都受到相当巨大的【逆天邪神】影响。

  流云城,在各方面,都处在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最最底层,而萧宗,却是【逆天邪神】处在苍风帝国的【逆天邪神】最高巅峰,两者之间相差了不知多少个层次。萧宗的【逆天邪神】人……还是【逆天邪神】萧宗宗主的【逆天邪神】儿子亲临这里,性质完全不啻于皇帝亲临最卑微的【逆天邪神】乡下人家,整个流云城被一种紧张的【逆天邪神】气息所笼罩。一些人隐隐期待,希望能想方设法和萧宗攀上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关系,更多的【逆天邪神】人则是【逆天邪神】内心惶惶,得知今天下午就是【逆天邪神】他们到来的【逆天邪神】时间后,都在家闭门不出,唯恐不下心触犯到对方……萧宗的【逆天邪神】人要杀他们,简直和踩死地上的【逆天邪神】蚂蚁没什么区别。律令,对他们而言就是【逆天邪神】个笑话。

  萧门大院内外收拾的【逆天邪神】整整齐齐,四处一尘不染。萧云海一直居住的【逆天邪神】那个萧门之中最大,最豪华的【逆天邪神】庭院早在两天前就经过了重新修整打扫,连床单被褥家具都全部换新,而萧云海自己则搬进了隔壁的【逆天邪神】小院。就连接下来几天的【逆天邪神】餐点,萧云海也是【逆天邪神】亲自布置……虽然累的【逆天邪神】焦头烂额,但心中却一直是【逆天邪神】兴奋无比!因为他有十成十的【逆天邪神】把握萧宗这次选中的【逆天邪神】会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儿子萧玉龙!到时,他的【逆天邪神】儿子一飞冲天!他自身,也将成为流云城……不!是【逆天邪神】方圆数百里无人敢惹的【逆天邪神】绝对霸主!

  从上午十时开始,萧云海就亲自引领各大长老、执事等站在了门口,准备迎接,他们一直等到中午……再到……下午……直到近下午五时,一个萧门弟子才满头大汗的【逆天邪神】跑了回来,大来远就喊道:“门主!来……来了!!萧宗的【逆天邪神】人来了……那气势……绝对是【逆天邪神】萧宗没有错!”

  所有人全身一震,萧云海一个跨步站到门外,低吼道:“快!马上通知下去做好准备,谁哪里做的【逆天邪神】不好怠慢了贵客,定然不饶!各位长老,马上随我去远迎!”

  在萧云海一路狂奔,直接迎出了一里多地时,终于看到视线中一行四人正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向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走来。

  四人之中,当先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青年男子,看上去勉强有二十岁,穿着华贵,身材中等,相貌平平,微白的【逆天邪神】脸上透着一丝蜡黄,一副纵欲过度的【逆天邪神】面相。就长相而言,这绝对是【逆天邪神】一个扔进人堆就找不着的【逆天邪神】货色,但就是【逆天邪神】这么一张普通的【逆天邪神】面容上,却满满着写着骄狂与傲慢。他走路时倒背双手,双目朝天,对于偶尔路过的【逆天邪神】行人连目光都不甩一下,仿佛多看一眼都是【逆天邪神】污了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紧跟着一个全身黑衣,面色沉稳如水的【逆天邪神】老者。再后面,则是【逆天邪神】两个同样一身黑衣的【逆天邪神】青年人,他们的【逆天邪神】肩膀上,分别绣着一个银色的【逆天邪神】飞鹰图案。

  萧云海深吸一口气,快步迎了上去,双手抱拳,身体前倾,恭敬小心的【逆天邪神】问道:“请问,四位可是【逆天邪神】来自萧宗的【逆天邪神】贵客?”

  走在前面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的【逆天邪神】脚步停了下来,目光散漫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们一眼,半闭着眼睛道:“没错,本公子就是【逆天邪神】萧宗萧狂云。”

  萧云海的【逆天邪神】姿态顿时变得更加恭敬,诚惶诚恐道:“原来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四位贵客,太好了!我们已经恭候多时。鄙人是【逆天邪神】这流云城中萧门的【逆天邪神】现任门主,我身后这五位,是【逆天邪神】萧门最德高望重的【逆天邪神】五位长老。四位贵客为了我们萧门远道而来,我们不胜感激和惶恐。”

  “废话不用多说了。”萧狂云目光从五个长老身上随意一撇,然后懒洋洋的【逆天邪神】甩甩手:“前面带路吧。”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请。”萧云海连忙点头,然后欠着身体,亲自在前面带路,走回萧门。

  “不知这位前辈是【逆天邪神】……”

  “萧漠山。”黑衣老者淡淡的【逆天邪神】说道。一张老脸毫无感情,犹若死尸。

  萧云海不敢在说话,心中一片凛然。这个萧狂云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他尚能琢磨,但从这个萧漠山身上,他却察觉不到一丝玄力的【逆天邪神】存在。这种情况,要么是【逆天邪神】这个萧漠山毫无修为,显然,这一点毫无可能。要么,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远远超过他,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他所能窥探。

  回到萧门时,门口已站了一大堆的【逆天邪神】人,见到萧云海在前面那恭敬的【逆天邪神】姿态,他们心里一咯噔,目光齐刷刷的【逆天邪神】落在了那个姿态狂傲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身上,然后争先恐后的【逆天邪神】应了上来。

  “敢问这位可是【逆天邪神】萧宗来的【逆天邪神】公子?”一个冲在最前面,体态发福的【逆天邪神】中年人恭恭敬敬道。

  “你是【逆天邪神】谁?”萧狂云斜过半只眼睛看着他。

  “在……在下就是【逆天邪神】这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城主,鄙名司徒南,听闻萧宗贵客莅临,特……特来迎接。”司徒南的【逆天邪神】声音说到后面,都开始哆哆嗦嗦起来,额头上也是【逆天邪神】一排冷汗。他身为流云城主,大人物也算见过不少,但他见过的【逆天邪神】大人物,在萧宗公子面前连个屁都不算。眼前这个一脸傲气的【逆天邪神】男子貌不惊人,但要整死他,也就是【逆天邪神】一句话的【逆天邪神】事。

  “鄙人宇文跋,是【逆天邪神】萧门主多年好友,特来……特来瞻仰一番萧宗公子的【逆天邪神】风采,并附上微薄礼品,望萧公子笑纳。”在流云城和萧门齐名的【逆天邪神】宇文家家主也连忙上前,一脸恭敬,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逆天邪神】玉盒。

  萧狂云向那个玉盒上扫了一眼,向后面的【逆天邪神】两人一甩手:“收了。”

  后面的【逆天邪神】一人立即上前一步,面无表情的【逆天邪神】将玉盒拿在手里。

  见这个萧宗大少居然收了他的【逆天邪神】礼品,宇文跋满脸喜色。其他想和萧宗攀上点关系的【逆天邪神】人也联盟争先恐后的【逆天邪神】涌上呈递着自己带来的【逆天邪神】大礼……萧狂云来者不拒,照单全收,然后斜着眼睛,漫不经心道:“你们都退下吧,今儿个天也有点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对对!萧公子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一定早已疲惫。等萧公子休息好了,我们明天再来拜会。”司徒城主连忙点头说道。

  人群这才散去。

  萧云海和五长老恭恭敬敬的【逆天邪神】把萧狂云引进萧门,萧云海向前道:“四位萧宗贵客一路跋涉,想来已经疲惫,要不要先稍作休息?雅居都已备好。”

  “不用了,我身子骨还没那么娇弱。”萧狂云目光扫了萧门一眼,嘴角一扯,露出一个毫无掩饰的【逆天邪神】鄙夷,然后淡淡说道:“如果不是【逆天邪神】萧峥长老去世,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听说这处的【逆天邪神】先祖是【逆天邪神】被我们萧宗驱逐出去的【逆天邪神】废物,不过再废物,毕竟也是【逆天邪神】萧宗出去的【逆天邪神】,就算是【逆天邪神】萧宗不要的【逆天邪神】废物,在这种地方照样可以当霸王,过了这么多年,能发展成这样,倒也还凑合。”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承蒙萧公子夸奖。”

  面对萧狂云**裸的【逆天邪神】轻视鄙夷,萧云海却是【逆天邪神】一阵点头称谢,哪敢有半分反驳。

  “死者为大,我亲到来这地方,也是【逆天邪神】为了应承萧峥长老的【逆天邪神】遗愿。目的【逆天邪神】,已经在信里和你们说清楚了。明天上午,让你们族里的【逆天邪神】所有人都集合在这院里,一个都不许少,我会亲自挑选个人带回萧宗去。”说到最后一句话,萧狂云的【逆天邪神】头高高昂起,宛若在下达福泽天下的【逆天邪神】圣旨一般。

  ————————————

  我们的【逆天邪神】微信平台上最近正在进行发素颜照赢奖品活动,有兴趣的【逆天邪神】可以来参加→→→→我们的【逆天邪神】微信平台:【huoxingyinli99】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