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20章 这可有意思了……

第20章 这可有意思了……

  前二十几针,萧澈驾驭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轻松,而随着他额头汗液的【逆天邪神】出现,他拿针的【逆天邪神】左手也出现了轻微的【逆天邪神】抖动,动作,也明显的【逆天邪神】慢了许多。之前一个呼吸便可点入一针,逐渐变得要好几次呼吸……三十针之后,更是【逆天邪神】一次比一次久。

  如果夏倾月回首,会注意到萧澈扎针时,用的【逆天邪神】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左手。他并不是【逆天邪神】一个左撇子,更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左手会施展的【逆天邪神】更加娴熟,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他左手手心所映现的【逆天邪神】天毒珠。

  每一次银针点入时,他掌心的【逆天邪神】天毒珠都会轻微闪烁一次。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力量随着银针无声无息的【逆天邪神】浸入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体内。当然,这股力量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毒力,而是【逆天邪神】一种净化的【逆天邪神】力量。天毒珠有着净化世间万毒的【逆天邪神】能力,而这个“毒”,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那些夺命之毒,亦包括身体内有害,或多余的【逆天邪神】杂质。不过,这又并不同于洗髓伐经。而使用天毒珠的【逆天邪神】这个能力,才是【逆天邪神】他今天费尽心思要为夏倾月扎针的【逆天邪神】最主要目的【逆天邪神】所在。

  驱散寒气、疏通经脉只是【逆天邪神】顺便和幌子,他真正在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为夏倾月“通玄”!

  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一刻钟过去……

  缕缕寒气从一根根银针之上缓缓升腾,整整两刻钟过去,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背上已刺入了整整五十四针。萧澈的【逆天邪神】手在这时终于出现了停顿,但也只停顿了不到半分钟,便又忽然伸手,双手齐舞,一根根银针被他迅疾无比的【逆天邪神】从夏倾月背上拔下。只不过是【逆天邪神】转眼之间,整整五十四根银针便全部从夏倾月背上消失。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玉背依旧光洁雪白,如最纯净无暇的【逆天邪神】白玉一般,在萧澈极高的【逆天邪神】手法之下,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痕迹。

  “可以了……”萧澈把银针收回,长长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

  银针被全部拔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夏倾月竟有了一种如同忽然飘入天堂中的【逆天邪神】感觉,全身说不出的【逆天邪神】温暖与舒适,让她在恍惚间有些不敢相信这竟然是【逆天邪神】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

  她拉回衣裳,马上运转了一下玄力,冰云诀催动之时,她直接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的【逆天邪神】玄力几乎是【逆天邪神】随着她的【逆天邪神】意念瞬间被调动起来,在体内流转的【逆天邪神】速度与舒畅度,要超出之前不知多少倍。

  修炼冰云诀近四年,她依然会经常性的【逆天邪神】出现无法完全驾驭的【逆天邪神】状况,而此时,感受着冰云诀在体内的【逆天邪神】流动,她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确定,此时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已可以完整完全的【逆天邪神】驾驭冰云诀。修炼冰云诀的【逆天邪神】速度,也自然将因此而提升一个阶层!

  本来没抱有多少希望的【逆天邪神】她在这样的【逆天邪神】结果面前满心惊喜,同时也有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骇然……惊骇着萧澈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居然真的【逆天邪神】实现了!而且效果似乎比他说的【逆天邪神】还要好!

  她相信,自己现在的【逆天邪神】身体状态如果被师傅看到,也必然会大吃一惊!

  “现在……相信了?”

  萧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但却显得格外沙哑与虚弱。夏倾月从震惊中回身,看向萧澈,看到他正无力的【逆天邪神】倚在床板之上,额头、还有全身的【逆天邪神】衣服都已经被汗液打湿,脸色更是【逆天邪神】苍白的【逆天邪神】吓人,如同刚刚生过一场大病。

  想到那每一针上所倾注的【逆天邪神】玄气,她的【逆天邪神】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丝的【逆天邪神】疼痛感……一种如同被针刺了一下般的【逆天邪神】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的【逆天邪神】心绪出现了些微的【逆天邪神】紊乱,因为她竟然对这个只有名分,而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逆天邪神】人,产生了不该有的【逆天邪神】心疼感。

  “相信了……我相信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个神医。”夏倾月目光复杂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原来被流云城所有人瞧不起的【逆天邪神】你,居然有这么惊人的【逆天邪神】能力……可是【逆天邪神】,你明明知道,我对你没有感情,一个月后,也会永远离开你……为什么会要把这些暴露在我面前?给了我这么大的【逆天邪神】恩惠,还为了我……这么拼命?”

  恩惠……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场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恩惠。

  “三个原因。”脱力的【逆天邪神】萧澈气喘吁吁,却是【逆天邪神】满脸微笑:“几乎所有人都瞧不起我,你更有瞧不起我的【逆天邪神】绝对资本。但是【逆天邪神】你没有,反而一直在尽可能的【逆天邪神】维护我可怜的【逆天邪神】尊严……昨夜,你因担心而出门找我,还默默为我送去毯子……对我好的【逆天邪神】人,我永远只会对他更好!”

  夏倾月:“……”

  “第二个原因……你毕竟是【逆天邪神】我老婆。”

  夏倾月张了张唇,却是【逆天邪神】无法言语。

  “第三个原因,也是【逆天邪神】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萧澈脸上的【逆天邪神】笑变得暧昧起来:“我觉得你脱衣服之后的【逆天邪神】样子应该很好看。”

  “……”萧澈嘴贱调戏她的【逆天邪神】时候,她总是【逆天邪神】会冷眼而对,但这次,看着他挂在苍白脸上的【逆天邪神】贱笑,她却是【逆天邪神】怎么都无法生出怒气来。

  “解释完了。”萧澈伸出手,指向他带来的【逆天邪神】那个药壶:“倾月老婆,去把那个药壶里的【逆天邪神】药倒出来喝了。”

  夏倾月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他一眼,没有问那是【逆天邪神】什么药,走过去,要里面的【逆天邪神】药汁倒出,一口饮下。

  “这只是【逆天邪神】第一次的【逆天邪神】调理。如果想要以后一直保持你现在的【逆天邪神】状态,一共需要七次的【逆天邪神】‘调理’。接下来的【逆天邪神】六天,还要每天一次。时间,最好是【逆天邪神】凌晨三时,因为这是【逆天邪神】一天阴气最重的【逆天邪神】时候,调理的【逆天邪神】效果最佳。当然,是【逆天邪神】否继续,决定权在你。”

  说完这些,萧澈疲惫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他的【逆天邪神】体力,的【逆天邪神】确已经严重透支,绝不是【逆天邪神】装出来的【逆天邪神】。

  “你好好休息吧。”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目光变得更加复杂,她轻声说完,走向门外,然后把房门无声闭合。

  站在院中,夏倾月抬起双手,看着自己的【逆天邪神】掌心,眸光一片朦胧。

  他到底是【逆天邪神】一个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人?

  至少,我一直都看错了他……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人,也都看错了他……

  夏倾月离开后,萧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也完全歪倒在床上,斜在那里一动都不想动,口中不时发出阵阵含含糊糊的【逆天邪神】自语声……

  “呼呼……现在的【逆天邪神】身体体质太差了,通个玄而已,差点累崩了……”

  “如果师傅知道我竟然要对方脱衣服,不知会不会气的【逆天邪神】从天堂跳下来教训我一顿……毕竟……我在十三岁的【逆天邪神】时候就能隔衣施针了……十五岁就能闭眼隔衣施针了……呼呼……睡觉……”

  ……………………

  自从接到萧宗来信后,整个萧门就持续沉浸在一种极端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氛之中。门主、长老、执事每日聪聪明明,从早到晚准备着迎接事宜,唯恐有半点的【逆天邪神】疏忽遗漏。而年轻一辈更是【逆天邪神】都如打了鸡血一般拼命修炼,做梦都想着能在这几天忽然得到突破,从而提升自己被带入萧宗的【逆天邪神】可能……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关萧澈什么事,他几乎算得上整个萧门最清闲的【逆天邪神】人。

  这一天,萧门后山。

  这是【逆天邪神】萧门在后山所开辟的【逆天邪神】一片墓地。萧门中人死去之后,大都会埋在这里。

  萧烈静静的【逆天邪神】站在一处墓碑之前,饱含沧桑与悲伤的【逆天邪神】白发随风微扬,风声呼啸,阵阵凄凉。

  这张墓碑上,雕刻着“萧鹰”二字。

  “……鹰儿,我知道你从小的【逆天邪神】梦想,就是【逆天邪神】能完成先祖之愿,回归萧宗,重振我们这被遗弃的【逆天邪神】一脉。如今,这样的【逆天邪神】机会终于来临,只是【逆天邪神】……晚了整整十六年。”

  萧烈目光朦胧,僵硬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口中发出着阵阵仿佛无意识的【逆天邪神】呢喃声……

  “我知道,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依然还是【逆天邪神】有着很多很多的【逆天邪神】牵挂……澈儿从小玄脉残废……这样也好,虽然注定一生庸碌,但无为,就不会有争斗和仇怨。现在,澈儿也已经成家,希望他可以就此一直安安稳稳的【逆天邪神】过下去……他虽非亲生,但却是【逆天邪神】你们用性命,和亲生儿子的【逆天邪神】命保下来的【逆天邪神】,我也会尽我所能,保住他的【逆天邪神】平安……”

  咔!

  一丝轻微的【逆天邪神】断裂声传入到萧烈的【逆天邪神】耳中,让他猛的【逆天邪神】一惊,瞬间从失神中回神,转头低喝:“谁?”

  随着他的【逆天邪神】这声呼喝,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身影从墓地中央那棵粗壮古树后面走了出来,他看到萧烈,明显一愣,向前几步,行了一个标准的【逆天邪神】晚辈礼:“玉龙见过五长老……没想到五长老竟然在这里?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玉龙打扰到五长老了?”

  萧烈的【逆天邪神】眼神一阵动荡……他刚才心陷悲伤,一度失神,竟没有发现有人靠近了这里。也不知道这个萧玉龙有没有听到他刚才的【逆天邪神】自言自语。他锁着眉头说道:“玉龙,你来这里做什么?”

  萧玉龙连忙说道:“萧宗的【逆天邪神】使者明日就会到来,父亲认为这是【逆天邪神】一件会改变萧门命运的【逆天邪神】大事,理应告知逝去的【逆天邪神】太爷爷,所以让我前来……不慎打扰到五长老,玉龙有错。”

  “那你有没有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萧烈的【逆天邪神】声音一下子冷硬了下来,一股无形气势猛然压向萧玉龙。

  灵玄境巅峰实力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场,又岂是【逆天邪神】萧玉龙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白,连忙摇头:“玉龙也是【逆天邪神】刚刚到来这里,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五长老刚才出声,我都没有发现五长老,更没有听到五长老说的【逆天邪神】任何话……如果五长老不想被打搅,玉龙马上离开便是【逆天邪神】!”

  从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表情上,萧烈并没有看到任何破绽,心中也顿顿微微一松,气势收回,脸色也缓和了一些:“算了,也没什么事。萧宗使者明日就会到来,你是【逆天邪神】最有可能被挑中的【逆天邪神】人,到时,你可就是【逆天邪神】振兴我们这一脉的【逆天邪神】最大希望了。”

  “五长老言重了,玉龙愧不敢当。”萧玉龙谦逊道。

  萧烈向他一点头,不再留在这里,转身离开。

  而他离开之后,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表情逐渐变得微妙起来。他右手点在下巴之上,皱眉低语:“难道……如果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可有意思了……”

  ………………………………………………

  感谢tolove结城又一次二十万赏,白金盟主赛高!!

  感谢羽痕_梦二十二万赏!黄金盟主+1!

  感谢落情爹又一次十万赏!黄金盟主+2!

  感谢s忧郁的【逆天邪神】洛又一次三十八万赏,白金盟主+2!

  感谢爷丶依然风流再次三十三万赏,白金盟主+3!

  感谢随湘幻二十万赏,黄金盟主+3!

  综上……包养火星的【逆天邪神】人越来越多了。也是【逆天邪神】开了新书之后,才发现我身边居然有这么多土豪~~(>_<>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