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9章 通玄
  听了萧澈的【逆天邪神】话,夏倾月试着将玄力凝于双手。顿时,她的【逆天邪神】心中再次一震,因为玄力在双手凝集时比之以往通畅了太多,速度,也足足快了近两三成。

  看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反应,萧澈满意的【逆天邪神】点头:“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感觉通畅快速了不少?如果把你全身寒气引出,经脉通畅的【逆天邪神】话,你在不使用冰云诀时体温会和正常人无异,所有负面反应全部不会再出现,玄力施展的【逆天邪神】速度会快上近一半。而且,从今之后,你修炼冰云诀的【逆天邪神】速度,也会快上至少三成!哦,我只是【逆天邪神】随便说说,你也随便听听就行,反正你也不可能让我这么做。”

  萧澈一边说着,已经开始收拾起从药事房拿来的【逆天邪神】东西。

  “你刚才说……修炼冰云诀的【逆天邪神】速度,会快上三成?”夏倾月猛然侧首。萧澈的【逆天邪神】这句话,让她完全惊到,震惊到想相信,却又无法相信。

  一颗能让一个人在一两年时间内进境加快一两成左右的【逆天邪神】丹药,是【逆天邪神】谁都不会质疑的【逆天邪神】天下奇珍,足以引起大片争夺而起的【逆天邪神】血雨腥风。而萧澈话中的【逆天邪神】意思……却是【逆天邪神】永久增加三成!!

  这句话,何止是【逆天邪神】惊人!如果某一件东西,或者某一种条件可以让一个人的【逆天邪神】修玄速度永久增加三成之高的【逆天邪神】幅度,那么,夏倾月毫不怀疑,天下群雄会蜂拥而出,全力抢夺。

  “是【逆天邪神】啊。”萧澈点头:“随便你信不信。”

  萧澈一副“你爱信不信”的【逆天邪神】样子反而让夏倾月又更加相信了几分,再加上被他调理之后的【逆天邪神】感觉更是【逆天邪神】亲自感受的【逆天邪神】事实,面对他轻描淡写说出的【逆天邪神】惊人之语,她已然无法生出太多的【逆天邪神】质疑。这种感觉让她自己都深感诧异。庞大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在苍风大陆屹立千年,都从未听说过存在着如此惊人效果的【逆天邪神】方法,这个小小流云城中,玄脉残废,又只有十六岁的【逆天邪神】少年,竟会如此肯定的【逆天邪神】说出……而且还让她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隐隐相信着。

  “如果真有你说的【逆天邪神】效果……为什么你又会说我不同意你做?”夏倾月道。

  “这个嘛……”萧澈嘴角一歪,一本正经的【逆天邪神】说道:“很简单的【逆天邪神】,你自己想想就白了。要驱散全身的【逆天邪神】寒气和被凝结的【逆天邪神】脉络,肯定要身上施针,既然身上施针,就当然要脱衣服,至少要把整个后背露给我……你连手都不愿给我碰一下,会愿意在我面前脱衣服?”

  夏倾月:“……”

  “好了,银针用过了,我也该送回药事房去了。”萧澈冲着夏倾月微微一笑:“不用谢我,毕竟你是【逆天邪神】我老婆嘛。你昨晚大半夜跑去给我送毯子,我为你做些什么,也是【逆天邪神】应该的【逆天邪神】。”

  看着萧澈收拾东西的【逆天邪神】背影,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阵变幻,然后终于又主动开口:“我体内积压的【逆天邪神】寒气,我一直都知道。冰云诀初期会凝结部分经脉,我也知道。如果散掉寒气,疏通经脉,的【逆天邪神】确可以解除身体的【逆天邪神】不适,对于施展玄力也有一定帮助……但这和提升修炼玄力的【逆天邪神】速度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涉及很复杂的【逆天邪神】医理,嗯,非常的【逆天邪神】复杂,所以我不太想说,而且我即使我说了,你也不可能听懂。”萧澈含含糊糊的【逆天邪神】说道。额头上连冷汗都险些冒出来……他本以为之前的【逆天邪神】话和针灸已经成功把夏倾月唬住了,没想到她还是【逆天邪神】满心疑惑的【逆天邪神】问了出来,而且直接问到点子上……因为提升修炼速度,和寒气、经脉什么的【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半点关系都没有。

  好在夏倾月也并没有再追问,就在萧澈把包裹重新扎起来的【逆天邪神】时候,夏倾月再次开口:“这些东西,你都是【逆天邪神】从哪里学来的【逆天邪神】?以你刚才针灸的【逆天邪神】手法,完全有资格加入那些庞大的【逆天邪神】医药宗门!如果你真有你之前说的【逆天邪神】那些能力,那么不要说这小小的【逆天邪神】流云城,整个苍风大陆都会知道你的【逆天邪神】名字,你又怎么会一直默默无闻,反而只有残废之名。”

  加入那些医药宗门?萧澈很是【逆天邪神】不屑的【逆天邪神】一撇嘴,然后转过脸来,平静的【逆天邪神】说道:“这些,都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师傅教给我的【逆天邪神】?”

  “你的【逆天邪神】……师傅?”夏倾月月眉微动,她从未听说过萧澈有什么师傅。

  “我的【逆天邪神】师傅是【逆天邪神】一个伟大的【逆天邪神】医者,一生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无数。我在很小的【逆天邪神】时候,就遇到了他。他教我望闻问恰灸嫣煨吧瘛啃、针指炙推,教我医理药理毒理,教我识遍天下百药百毒百虫百草。我是【逆天邪神】他唯一的【逆天邪神】传承者,对我恩重如山,终身难报……却又在不久前,离我而去,让我无从追寻……这就是【逆天邪神】我为什么会一些医术,至于其他的【逆天邪神】,你就不要多问了。师傅的【逆天邪神】事,我不想提起太多。而且我会医术这件事,不要说外人,就连我的【逆天邪神】爷爷和小姑妈都不知道,你算是【逆天邪神】除我自己之外,唯一一个知道的【逆天邪神】。”

  想起逝去的【逆天邪神】师傅,萧澈的【逆天邪神】脸上无法自抑的【逆天邪神】浮现伤感与缅怀。这是【逆天邪神】他最真实的【逆天邪神】情感,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虚假与做作。这种真实,也让夏倾月受感染之余,完完全全相信了萧澈的【逆天邪神】话,轻然说道:“能让你在这么小的【逆天邪神】年纪拥有娴熟到惊人的【逆天邪神】针术,看来,你的【逆天邪神】师傅必定是【逆天邪神】一个很伟大的【逆天邪神】医者。”

  “是【逆天邪神】世界上最伟大的【逆天邪神】医者,没有之一!”萧澈无比坚决的【逆天邪神】说道。

  萧澈的【逆天邪神】样子,让夏倾月心中的【逆天邪神】疑虑不自觉又少了几分,她微微犹疑后,终下决心:“……那,你确定你说的【逆天邪神】会让我修炼速度永久提升三成……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我既然说出口,就不会辱了我师父的【逆天邪神】医名。嗯?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想要试试吧?”萧澈转过身,满脸诧异的【逆天邪神】看着她。

  夏倾月小舒一口气,微微侧过目光:“你确定只需要露背。”

  萧澈眼睛亮了起来,脸往前一凑,笑眯眯道:“你非要全露的【逆天邪神】话也是【逆天邪神】可以滴……”

  夏倾月双眉一蹩,红袖一甩,一股忽然卷起的【逆天邪神】凉风让萧澈全身打了个哆嗦。她走向床边,口中淡淡道:“开始吧,让我看看你的【逆天邪神】医术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有你说的【逆天邪神】那么神奇……不过,你要是【逆天邪神】敢有其他的【逆天邪神】念头,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你一巴掌就能拍死我,就算我想,也不敢吖。”萧澈贼兮兮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

  刚刚收起的【逆天邪神】银针盒和赤阳花汁又拿了出来,然后走到了床前,对已坐在床上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满脸严肃道:“脱衣服!”

  很纯洁的【逆天邪神】三个字,愣是【逆天邪神】被萧澈喊出了恶霸逼迫良家妇女的【逆天邪神】感觉。

  可想而知,一向冰清玉洁,如傲世清莲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听到这三个字内心会是【逆天邪神】何种反应……但是【逆天邪神】,修炼速度永久增加三成,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大到了可以说任何玄者都不可能抗拒的【逆天邪神】了!因为如果真的【逆天邪神】成功,就意味着同等天赋悟性、同等玄功玄技,同等环境资源下,修炼三年的【逆天邪神】进境,将相当于对方修炼四年!百年之后,将超出对方三十年的【逆天邪神】进境!

  萧澈也拿准了夏倾月纵然要脱衣,也不会选择拒绝。因为夏倾月显然是【逆天邪神】一个追求更高玄力的【逆天邪神】女孩,否则,她也不会不惜断情断欲的【逆天邪神】后果加入冰云仙宫。

  如果真如他所说的【逆天邪神】那般,那么,这样的【逆天邪神】代价完全值得……何况,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露背而已。夏倾月如是【逆天邪神】想着,对着萧澈背过身去,胸口轻一起伏,已是【逆天邪神】心如平镜,她闭上眼睛,衣扣解开,大红的【逆天邪神】衣裳顺着她的【逆天邪神】香肩玉臂缓缓滑落,顿时,粉光致致,白的【逆天邪神】晃眼的【逆天邪神】美人玉背毫无遮掩的【逆天邪神】呈现在萧澈的【逆天邪神】眼前。

  她拉过锦被,覆在自己胸前,滑下的【逆天邪神】红衣掩住丰满诱人的【逆天邪神】娇臀,裸露着水一般的【逆天邪神】玉背曲线,当真是【逆天邪神】瘦不露骨,明艳无双。肩颈肌肤更是【逆天邪神】粉嫩无暇,如若润脂,看的【逆天邪神】萧澈目光直直,一阵发怔。

  “马上开始!不许有其他的【逆天邪神】念头!”夏倾月闭上眼睛,冷然出声。

  “女人的【逆天邪神】身体,不就是【逆天邪神】给自己夫君看的【逆天邪神】么。”萧澈小心的【逆天邪神】嘀咕了一句,然后闭上嘴巴,拿起银针,银针入手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他的【逆天邪神】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感受着身后萧澈已变得平稳的【逆天邪神】呼吸,刚要开口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不再说话,微微闭目。虽然她到现在也有些不敢相信萧澈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但修炼速度增加三成的【逆天邪神】诱惑,哪怕只有丝微的【逆天邪神】可能,也没有谁能够拒绝。

  风声微动,随着萧澈手腕的【逆天邪神】晃动,一枚银针已轻然点刺在了夏倾月玉背的【逆天邪神】天宗穴上,手指没有碰到她的【逆天邪神】半点肌肤。

  萧澈开始运指如飞,一枚又一枚的【逆天邪神】银针被他拿起,迅疾而精准的【逆天邪神】点刺了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背上,快到了只能看到一片持续晃动的【逆天邪神】虚影。

  夏倾月闭着眼睛,注意力全部放在后背上,她开始察觉到,每一根银针刺入时,都会伴随着丝丝的【逆天邪神】玄气。这个发现,让夏倾月心中顿时一动……

  她很清楚萧澈的【逆天邪神】身体状况,玄脉残废的【逆天邪神】他只能停驻在初玄境一级,他所能施展出的【逆天邪神】,也只有最最基本,最最微小的【逆天邪神】玄气。而每一枚银针刺入后背,伴随的【逆天邪神】玄气对她来说虽然微小,但那对初玄境一级的【逆天邪神】玄力来说,却几乎是【逆天邪神】极限的【逆天邪神】强度!

  她不知道萧澈为什么要在银针中夹带玄力。但,这分明意味着他刺出的【逆天邪神】每一针,都在用尽着全力。

  之前手上的【逆天邪神】八针,由于太快完成,她的【逆天邪神】注意力也都集中在萧澈的【逆天邪神】手法之上,所有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此时察觉,让她的【逆天邪神】心海一时之间无法平静。

  此时,她的【逆天邪神】后背上已点入了二十三针,萧澈的【逆天邪神】速度,也明显的【逆天邪神】慢了下来。如果夏倾月此时回首,会看到他已是【逆天邪神】面色微赤,满头大汗。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