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8章 银针释寒

第18章 银针释寒

  “你是【逆天邪神】听谁说的【逆天邪神】?”夏倾月冷眉问道,心中一阵惊然。同等玄力,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寿命要比其他宗门的【逆天邪神】人短上许多,这是【逆天邪神】一个残酷的【逆天邪神】事实,而这即使在冰云仙宫之中也是【逆天邪神】个秘密,一直被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高层隐压着。而由于冰云仙宫玄力层次极高,仙宫中的【逆天邪神】人整体寿命也是【逆天邪神】很长,因而,这个事实并没有太明显的【逆天邪神】展现出来。

  夏倾月之所以知道,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师傅在她的【逆天邪神】一次突破后失神说出,并告诉她这是【逆天邪神】冰云诀最大的【逆天邪神】缺陷,严令她不许告诉人,包括师姐师妹。而现在,萧澈却是【逆天邪神】一口说了出来。

  “我要是【逆天邪神】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宫主,这种‘缺陷’我一定会用尽所有方法压下来,不让外人知道。你觉得我能从谁哪里听说来?”萧澈撇嘴道:“我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从你的【逆天邪神】脉象上得出这些结论,仅此而已。看你反应,我好像全部说对了。”

  “我不信!”夏倾月断然摇头。通过一个脉象就能推论出冰云仙宫一直隐藏的【逆天邪神】重大秘密?简直荒谬!如果真的【逆天邪神】这么简单,苍风帝国神医无数,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这个秘密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该传遍天下。

  但萧澈刚才说的【逆天邪神】所有话,都是【逆天邪神】直中要害,毫无偏差。这让夏倾月无法不心中惊疑。

  “就知道你不信。”萧澈拿起地上的【逆天邪神】药壶和包裹,走向房里:“跟我来吧。”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目光从他手中拎着的【逆天邪神】东西上流连而过,微微犹疑后,跟着他走入房中,关上房门。

  “坐下。”把药壶和包裹一放,萧澈以命令的【逆天邪神】口气向夏倾月道。

  “你要做什么?”夏倾月目露疑惑的【逆天邪神】看着他。

  “当然是【逆天邪神】替你调理。”

  “不需要。”夏倾月直接摇头。

  “需不需要,你最好试过之后再下结论……喂!你该不会连试都不愿意试吧?”

  萧澈已把那个包裹打开,拿出一个银色的【逆天邪神】盒子。他叹了口气,脸上浮现了少许的【逆天邪神】失落和失望:“我知道我说的【逆天邪神】话你基本都不相信。但至少,我没有能力害你,也没有理由害你。我大清早去药事房拿来这些东西,就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想为你调理一番而已。如果有所见效,自然是【逆天邪神】好,如果没有什么效果,你也不会损失什么……既然你不相信,试也不想试,那就算了,纯当我自作多情。”

  萧澈的【逆天邪神】话让夏倾月一怔,随之心中生出一抹歉疚……的【逆天邪神】确,他之前说的【逆天邪神】,和即将做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为了给她调理,而又不是【逆天邪神】向她索取什么或提出什么要求,他也如他自己所说,根本没有理由和能力害她……且不说结果会怎样,自己直接回绝,实在是【逆天邪神】有些过分了。

  夏倾月心中幽然一叹,在萧澈身边坐了下来:“你要怎么调理?”

  “……你愿意调理了?”萧澈看她一眼,又轻哼一声把脸别过去。

  他这小孩子赌气般的【逆天邪神】姿态让夏倾月一时哭笑不得,声音也缓了下来:“我想看看,你会怎样调理。”

  “嗯,这才乖嘛。”萧澈再转过脸时,已是【逆天邪神】一副笑眯眯的【逆天邪神】表情。让夏倾月看的【逆天邪神】微微一愣……这家伙,变脸的【逆天邪神】速度也实在太快了些!

  “把手伸出来。”

  萧澈坐在了夏倾月身前,夏倾月也依言伸出双臂,横摊在桌子上,宽松的【逆天邪神】红袖一直拉到手肘部位,露出两截赛雪欺霜的【逆天邪神】玉臂。

  萧澈把那个银色的【逆天邪神】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摆放着几十根细长如丝的【逆天邪神】银针。

  “银针……难道你要用针灸?”夏倾月月眉微挑。

  “嗯?你居然知道针灸?”萧澈有些讶异的【逆天邪神】看了她一眼。当初在沧云大陆,整个大陆会玩针灸的【逆天邪神】,加起来也不到十个人,其中包括他和他的【逆天邪神】师傅医圣。不过在天玄大陆,这似乎是【逆天邪神】一种已经相当程度普及的【逆天邪神】医术,在萧门的【逆天邪神】药事房,都能找到一套针灸器具。

  “当然知道。我还知道,针灸之术,对熟练度要求极高,要十几年方有小成,几十年才有可能大成。我可从来没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学过医术,更不要说针术。而且,你的【逆天邪神】房间里,也根本没有岐黄的【逆天邪神】味道和痕迹。你到底要做什么?”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神里一直透着疑惑和戒备。

  萧澈取出一根银针,双指轻捻在了银针的【逆天邪神】底部……而在萧澈把银针拿起时,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神略微恍惚了一下,因为那银针在萧澈的【逆天邪神】手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逆天邪神】和谐感,仿佛这枚银针天生就是【逆天邪神】长在萧澈手上一般。这种感觉很是【逆天邪神】微妙,无法言喻,却又真实清晰的【逆天邪神】存在着。

  萧澈将一个小瓶子打开,以银针浅浅一蘸,口中说道:“我会不会玩针灸,你马上就会知道了。当然,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适,或是【逆天邪神】感觉我在拿你开玩笑,你可以随时将我中止。”

  “那个瓶子里是【逆天邪神】什么?”夏倾月目光转向了那个小药瓶。

  “普通的【逆天邪神】赤阳花花汁。”萧澈随口回答,目光落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雪手上,拿着银针的【逆天邪神】左手微微一晃。

  萧澈的【逆天邪神】这一下动作极快,快到了让夏倾月都没反应过来。而萧澈的【逆天邪神】左手收回时,他指间的【逆天邪神】银针已经不见了,而她右手手腕部位,已竖直插入了一根银针……精准的【逆天邪神】落在阳池穴上。

  毫无痛感,甚至可以说毫无感觉。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她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这枚银针,甚至都不会知道一枚银针已经刺入了她的【逆天邪神】手腕之上。夏倾月一阵动容……快?不,这绝不是【逆天邪神】快!而是【逆天邪神】娴熟!一种达到了惊人程度,堪称极致的【逆天邪神】娴熟!

  第二根银针已被萧澈拿起,沾了一点赤阳花的【逆天邪神】花汁,靠近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右手,手腕微微一抖,第二枚银针,已精准的【逆天邪神】刺在了阳谷穴上。随之是【逆天邪神】第三枚与第四枚,分别刺在了中渚与合谷。

  右手之后,又是【逆天邪神】四根银针依次刺入了左手的【逆天邪神】阳池、阳谷、中渚与合谷四穴,每一次的【逆天邪神】刺入,动作都快的【逆天邪神】让夏倾月只能看到一晃而过的【逆天邪神】虚影。她心中的【逆天邪神】惊讶,也随着一阵阵银针的【逆天邪神】刺入而层层交叠。

  她不知道萧澈的【逆天邪神】“调理”会不会有什么效果,但他这娴熟如妖的【逆天邪神】手法,让夏倾月根本无法相信这竟是【逆天邪神】由一个十六岁的【逆天邪神】少年施出。

  “双手放松,平稳呼吸,千万不要动用玄力。”

  萧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也配合着萧澈,双臂放松,平心静气。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左右双手之中分别凝结起四顾冰冷的【逆天邪神】气息,然后如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快速的【逆天邪神】涌向被银针刺入的【逆天邪神】阳池、阳谷、中渚、合谷四穴……

  顿时,八根银针之上,分别升腾起一缕缕缓缓而逝的【逆天邪神】白雾,其中所蕴藏的【逆天邪神】寒气,让周围的【逆天邪神】温度都在快速的【逆天邪神】下降着。感受着经脉中窜动的【逆天邪神】寒气和快速逸出的【逆天邪神】白雾,夏倾月的【逆天邪神】雪颜剧烈动容。

  白雾升腾了数分钟之后,才完全停止。萧澈在这时忽然伸手,两手齐晃,指若幻影,一瞬间,刺在夏倾月手上的【逆天邪神】八根银针已全部回到了他的【逆天邪神】手中,然后被他放入了另一个盒子中。

  “这寒气,比我想象的【逆天邪神】还要重。还好你遇到了我。”萧澈小声的【逆天邪神】嘀咕一声,然后将银针的【逆天邪神】盒子一盖,随口道:“倾月老婆,现在双手的【逆天邪神】感觉如何?”

  夏倾月抬起自己的【逆天邪神】双手,眸中涟漪激荡。轻松、舒适、温暖……这就是【逆天邪神】她双手此时的【逆天邪神】感觉。就如同从某种沉重的【逆天邪神】束缚中忽然解脱了一般。手掌以及手臂的【逆天邪神】那种温热感,在她修行冰云诀后,更是【逆天邪神】第一次感受到,她抬眸看着萧澈,惊讶道:“这到底是【逆天邪神】?”

  “其实很简单,我只是【逆天邪神】把你双手,和双手经脉中的【逆天邪神】寒气给引导释放,顺便把被凝结的【逆天邪神】经脉疏通而已。”萧澈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说道:“你们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玄功可以让玄气变得冰冷,从而威力大增。冰冷玄气之所以更强大,是【逆天邪神】因为寒气可伤人……敌人是【逆天邪神】人,自己也是【逆天邪神】人,伤人之前,也必然先伤己。这是【逆天邪神】个非常浅显的【逆天邪神】道理。”

  “今天早上碰触你的【逆天邪神】手掌,发现你手掌的【逆天邪神】温度远远低于正常人的【逆天邪神】体温。或许你们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人会很自然的【逆天邪神】认为这是【逆天邪神】修行冰云诀所致的【逆天邪神】正常现象,但从医学的【逆天邪神】角度,这样的【逆天邪神】体温能正常才怪!!平时不动玄力时,玄力蕴于玄脉之中,不会影响自身。而一旦施展,冰云玄气贯通全身,释放之时伤人,流转之时却必会伤及自己!你修炼冰云诀应该没有多少年,但大量的【逆天邪神】寒气已渗入你的【逆天邪神】五脏、六腑、血液、骨髓、丹田,而且越积越多,久而久之,对你全身脏器都会产生持续性的【逆天邪神】严重损伤,不短命才怪!产生那些负面反应更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

  夏倾月:“……”

  “另外,寒气之下,身上的【逆天邪神】诸多经脉也会因频繁的【逆天邪神】痉挛而闭塞,对于玄气施展会有相当大的【逆天邪神】影响。你现在可以试着把玄力运转到双手上,看看和以前有什么区别。”萧澈一脸正色的【逆天邪神】而说到。

  萧澈这一番侃侃而论,说的【逆天邪神】有理有据,有始有终,有因有果,而且道理很是【逆天邪神】通俗易懂,连傻子都听的【逆天邪神】明白。再加上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切实反应,根本无从质疑和辩驳。

  但萧澈一脸正色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心里却是【逆天邪神】在龇牙咧嘴……因为他说的【逆天邪神】这些话的【逆天邪神】确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没错,但既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也是【逆天邪神】在扯淡!

  寒气积体伤身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会闭合经脉也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但如果冰云诀真有他说的【逆天邪神】这么不堪,冰云仙宫还混个屁!别说立于苍风大陆的【逆天邪神】巅峰,估计早在八百年前都混不下去了。当修行冰云诀一段时间,身体完全适应冰云诀,那么,体内寒气虽依旧会伤命,但却不会再继续伤身,反而会成为助力,被闭塞的【逆天邪神】经脉也会自然通畅。

  但夏倾月才修炼冰云诀三四年,自然不可能到“完全适应”的【逆天邪神】地步。以他的【逆天邪神】话结合自己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亲身感觉,再加上“调理”之后的【逆天邪神】感觉,萧澈的【逆天邪神】说辞在她听来根本是【逆天邪神】毫无破绽。

  “调理”,只是【逆天邪神】个借口。冰云诀的【逆天邪神】“缺陷”,同样也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借口。他想要做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