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5章 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试探

第15章 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试探

  萧澈和夏倾月吃完早点后,萧烈才匆匆归来,脸上写满了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凝重,还有些许没有完全散去的【逆天邪神】震惊。

  “爷爷,发生什么事了?”萧澈连忙站起来问道。

  “一件大事,对萧门来说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事。”萧烈说道,但紧锁的【逆天邪神】眉头又随之松开:“不过,和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逆天邪神】关系。”

  “天大的【逆天邪神】事?那是【逆天邪神】什么事?”萧澈更加诧异。

  “是【逆天邪神】萧宗。”

  “萧宗?”这次不仅是【逆天邪神】萧澈,连夏倾月也顿时侧目。

  “就在两刻钟前,门主忽然收到一封来自萧宗的【逆天邪神】信件,信中说萧宗马上会有一拨人到来这里,而且带头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现任萧宗宗主萧绝天最小的【逆天邪神】儿子!”萧烈缓缓说道。

  “……”这个消息让萧澈沉默半晌,说道:“如果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似乎有些不合情理。我们萧门虽然在百多年前出自萧宗一脉,但萧宗对我们萧门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不屑一顾,一百多年没有任何来往,萧宗之中也根本不会有谁把这个小小的【逆天邪神】萧门放在心上,怎么会忽然派人到这里来?要说有所图谋……萧宗权势遮天,能图谋我们什么?要说施以恩惠,就更不可能了。”

  萧烈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原因。我们萧门的【逆天邪神】创始先祖萧别离便是【逆天邪神】因天资实在太差而被萧宗变相驱逐,而他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当时萧宗执法堂的【逆天邪神】长老萧峥,就在不久前,萧峥过世,人在将死之年,心中所想的【逆天邪神】东西将不再是【逆天邪神】追求一生的【逆天邪神】功名利禄,他想起了还有萧别离这么个儿子,一百多年未见,心中也是【逆天邪神】愧疚,于是【逆天邪神】留下遗言,希望萧宗能在他死后,找到萧别离一脉的【逆天邪神】后代,从年轻一辈中选择一个天资最佳者带回萧宗培养,也算是【逆天邪神】了为弥补当年对萧别离的【逆天邪神】漠视与驱逐。”

  常人寿命不过百年,但玄力到达一定境界,活个几百岁完全不是【逆天邪神】问题。据说突破王玄境后,寿命可达千年之久。听了萧烈的【逆天邪神】话,萧澈先是【逆天邪神】思索,然后释然,怪不得萧宗会忽然主动登门,原来是【逆天邪神】有个这样的【逆天邪神】理由。看来那个死去的【逆天邪神】萧峥在萧宗还是【逆天邪神】有一定地位,至少萧宗尊重了他的【逆天邪神】遗言。他也明白了萧烈为什么会说和他们没有关系。“挑选一个天资最佳者回萧宗培养”……这天资最佳者怎么也和他萧澈没半毛钱关系。

  但,可想而知,其他长老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中的【逆天邪神】念想该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澎湃。被带回萧宗培养?那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如果他们的【逆天邪神】儿子辈或孙子辈有哪一个被看中,然后带回萧宗,那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一夜之间从泥中蚯蚓变云间金龙!所属的【逆天邪神】直系一脉也将跟着一飞冲天,不要说在萧门,在整个流云城,都可以毫无忌惮的【逆天邪神】横着走,谁敢不服,搬出“萧宗”二字,就算城主也连半个屁都不敢放。

  萧烈的【逆天邪神】脸色看着很是【逆天邪神】平静,但努力掩下的【逆天邪神】失落依旧逃不开萧澈的【逆天邪神】眼睛。萧门之内,没有一个人不抱有着对萧宗的【逆天邪神】向往,就连今天之前的【逆天邪神】他也是【逆天邪神】如此。而这次萧宗来人,无疑是【逆天邪神】萧门存在以来最最接近的【逆天邪神】一次,因为至少可以真正正面的【逆天邪神】接触到萧宗的【逆天邪神】人。其他萧门中人都会多少抱有那么丝丝的【逆天邪神】奢望,但惟独萧烈,连奢望都不敢有。因为萧宗会看中的【逆天邪神】人,再怎么也轮不到萧澈。

  萧澈张开张口,想说一些安慰爷爷的【逆天邪神】话,但酝酿了半天,却是【逆天邪神】一个字都无法说出。他的【逆天邪神】玄脉状态清楚的【逆天邪神】摆在那里,即使说的【逆天邪神】再华丽动听,又有什么用?

  “虽然这和我们应该扯不上什么关系,但这样也好,萧宗虽然大如天,但我们就算去了那里,也只能是【逆天邪神】最底层的【逆天邪神】人,哪比得上在这流云城自在安宁。”萧烈洒脱的【逆天邪神】笑笑,坐在了餐桌前:“来,陪爷爷把早点吃完。”

  ……………………………………

  从萧烈的【逆天邪神】院子出来,萧澈顿时感觉到整个萧门的【逆天邪神】气氛都发生了明显的【逆天邪神】变化。平时这个时间,已经有不少人在晨练,但此时一眼望去,却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影,且大多数脚步匆匆,脸上还带着兴奋。

  “看来谁都想能攀上萧宗这个高枝,不过一步登天,真的【逆天邪神】好吗?也不想想自己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去了萧宗,估计也就是【逆天邪神】个最低等的【逆天邪神】小喽啰。”萧澈不咸不淡的【逆天邪神】说道。

  “嫉妒?”夏倾月面无表情道。

  “绝对没有!”刚说完,萧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边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是【逆天邪神】半点都不输给萧宗的【逆天邪神】冰云仙宫弟子,只要撇嘴道:“你和他们可不一样……算了,当我没说。”

  夏倾月不再搭理他,脚步迈出,明明是【逆天邪神】很缓慢的【逆天邪神】一步,整个人却已超过了萧澈七八个身位,再一步,将萧澈甩开的【逆天邪神】更远。萧澈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满是【逆天邪神】讶然的【逆天邪神】看着步态优雅,又犹如幻影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低语道:“难道这就是【逆天邪神】传说中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冰纷雪舞步’?这个女人的【逆天邪神】玄力,果然不止是【逆天邪神】初玄境那么简单。”

  “唷!这不是【逆天邪神】萧澈老弟么!”

  一个声音从右边传来,萧澈转头,看到萧阳正向他走来。这个萧阳平时在他面前都是【逆天邪神】鼻孔朝天,对他根本不屑一顾,主动打招呼,还是【逆天邪神】破天荒头一次。

  “萧阳哥,这么早啊。”萧澈转过身,一脸和善的【逆天邪神】打招呼。

  “真是【逆天邪神】巧,我这正要去找你呢,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萧阳走过来,笑呵呵道。

  “萧阳哥有事找我?”萧澈一脸的【逆天邪神】惊讶。

  “昂,”萧阳点头:“其实是【逆天邪神】玉龙大哥让我来喊你,他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逆天邪神】年纪在我们之中最小,却是【逆天邪神】第一个成婚的【逆天邪神】,作为同门兄弟,怎么也要给你小小庆贺一下。再加上昨天婚宴人太多,喝的【逆天邪神】也不够尽兴,正好趁今早一起喝个小酒,吃个早点,怎样?有时间不?”

  大清早的【逆天邪神】请喝酒,看来这萧玉龙的【逆天邪神】耐性也很是【逆天邪神】一般啊。萧澈心中冷笑,萧玉龙找他是【逆天邪神】为了什么事,他心里一清二楚,当下,他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逆天邪神】表情,激动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玉龙哥喊我?有!当然有时间!既然是【逆天邪神】玉龙哥喊我,怎么可能没时间!那么……现在就去?”

  萧澈的【逆天邪神】表情让萧阳暗中冷笑加鄙视,他点头道:“当然,走吧。”

  萧玉龙的【逆天邪神】院子比萧澈的【逆天邪神】起码要大上四五倍,布置的【逆天邪神】很是【逆天邪神】奢华,还配有专门的【逆天邪神】仆女。

  院子中央靠北有着一个方亭,亭中的【逆天邪神】圆桌上已摆好酒水餐点。萧玉龙端起酒杯,一脸温文暖笑:“萧澈弟,你迎娶了我们流云城第一明珠,再次向你道喜了。我这个当哥哥的【逆天邪神】,看来也要努力了。”

  “谢谢玉龙哥。”萧澈也连忙端起酒杯,激动的【逆天邪神】满脸通红:“其实……其实说起来,我成婚这事小的【逆天邪神】不值一提,真正应该道喜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向玉龙哥才对。”

  “哦?”萧玉龙面露疑惑,微笑道:“向我道喜?这我可有些听不懂了。”

  萧澈一脸正色道:“难道玉龙哥不知道萧宗马上要来人,然后在年轻一辈中挑选天资最佳者带回萧宗的【逆天邪神】事吗?在我们萧门年轻一辈,论天赋、地位、长相和为人,谁能比得上玉龙哥?所以这次被带回萧宗的【逆天邪神】人,肯定是【逆天邪神】玉龙哥莫属,这才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喜事。”

  “对!没错,这次会被萧宗选中的【逆天邪神】,铁定就是【逆天邪神】大哥!有大哥在,别人想都别想。”萧阳也连忙说道。他的【逆天邪神】资质在萧门上只是【逆天邪神】中等偏上,对于萧宗这事,知道自己有几分斤两的【逆天邪神】他不敢有什么想法,萧门之中最有可能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萧玉龙无疑。而他这些年一直跟在萧玉龙后面,如果萧玉龙能进入萧宗,对他也是【逆天邪神】百利而无一害,他甚至开始庆幸这些年一直巴结着萧玉龙简直是【逆天邪神】再正确不过的【逆天邪神】选择。

  萧玉龙却是【逆天邪神】摇头,一脸谦和的【逆天邪神】说道:“你们太抬举我了,我们萧门之中有那么多优秀的【逆天邪神】兄弟姐妹。论玄力,我侥幸算是【逆天邪神】第一,但论资质的【逆天邪神】话,我可就不敢说了,不过我会努力争取便是【逆天邪神】。来,萧澈弟,为你昨日之喜干杯。”

  虽然话音很是【逆天邪神】随意,但萧玉龙的【逆天邪神】眼眸深处,却是【逆天邪神】深隐着比任何人都炽热的【逆天邪神】疯狂。

  一杯酒下肚,萧澈的【逆天邪神】脸色变得潮红起来。萧阳在这时把脸凑过来,一脸笑的【逆天邪神】说道:“萧澈弟,你昨天娶的【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我们流云城的【逆天邪神】第一美女,这艳福可真是【逆天邪神】羡慕死我们这些兄弟了。昨天的【逆天邪神】洞房滋味……嘿嘿,肯定是【逆天邪神】相当爽吧?”

  萧玉龙端起酒杯,面带微笑,但目光却死盯向萧澈和面孔和眼神,准备看他脸上露出尴尬的【逆天邪神】表情。但,就在萧阳问完话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萧澈却是【逆天邪神】两眼放光,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逆天邪神】淫笑,他脑袋向萧阳那边一凑,压低声音,嘿嘿笑道:“那是【逆天邪神】!嘿嘿嘿嘿……萧阳哥,我跟你说,这女人嘛,果然都一个德行,夏倾月平时看上去跟个骄傲的【逆天邪神】孔雀似的【逆天邪神】,可一到了床上,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个荡妇啊,那叫声,那滋味,岂止是【逆天邪神】爽!嘿嘿嘿嘿……”

  萧澈一边说着,眼睛眯起,面露红晕,一脸陶醉的【逆天邪神】表情。

  乒……

  萧玉龙手中的【逆天邪神】酒杯被直接捏碎,碎渣落了一桌。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