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章 如果你不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

第12章 如果你不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

  萧澈的【逆天邪神】意识退出天毒珠,捡起女孩落在地上的【逆天邪神】衣服,净化掉上面的【逆天邪神】剧毒后又返回天毒珠中,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把衣裳盖在了女孩的【逆天邪神】身上,这才小小的【逆天邪神】舒了一口气。

  这个女孩到底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吸自己的【逆天邪神】血?为什么会知道天毒珠?又是【逆天邪神】怎么进入到天毒珠内部的【逆天邪神】?

  这些问题,萧澈都全然想不到答案。

  他默默的【逆天邪神】注视了这个女孩很久,然后伸出手,轻轻按在了她的【逆天邪神】上唇,指尖顿时传来了些许的【逆天邪神】温热感,不复之前的【逆天邪神】冰冷,微弱的【逆天邪神】气息也均匀的【逆天邪神】拂在他的【逆天邪神】手指上。

  这些,都是【逆天邪神】明显的【逆天邪神】生命迹象。

  “小妹妹?”萧澈晃了晃她的【逆天邪神】身体,出声唤道。

  无论在什么时代,女人的【逆天邪神】相貌永远是【逆天邪神】最雄厚的【逆天邪神】资本和最强的【逆天邪神】武器。如果这不是【逆天邪神】一个精灵般的【逆天邪神】美丽少女,而是【逆天邪神】一个看一眼吐三天的【逆天邪神】丑八怪的【逆天邪神】话,萧澈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一脚将她从天毒珠里踹出去。但这个女孩不但处处透着神秘,刚才还咬他手指,强吸他的【逆天邪神】血,让他吓出一身冷汗,还诡异的【逆天邪神】出现在天毒珠中,而萧澈在面对她时,想到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刚才的【逆天邪神】危险,而且一种无法压制的【逆天邪神】怜惜。因为这个女孩实在太漂亮,漂亮的【逆天邪神】让人根本无法与她同“危险”联系起来。

  这与其说是【逆天邪神】男人的【逆天邪神】本性,倒不如说是【逆天邪神】大多数男人的【逆天邪神】贱性。

  萧澈叫喊了小半天,女孩都毫无回应。他退后几步,默然的【逆天邪神】注视着她。

  这个女孩,绝对不一般……萧澈心中想道。从她之前身体上的【逆天邪神】伤痕和破碎不堪的【逆天邪神】衣服来看,她身上的【逆天邪神】毒并不是【逆天邪神】不小心沾染,而是【逆天邪神】被他人所施加。这个年纪的【逆天邪神】少女,要毒杀她,最普通的【逆天邪神】毒就完全足够,但对方却用了这种连他都深感惊惧的【逆天邪神】剧毒。

  能施出这种剧毒的【逆天邪神】人,定然是【逆天邪神】个极其可怕的【逆天邪神】人物。

  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女孩全身沾染这样的【逆天邪神】剧毒,居然还没死!!

  那么,这个女孩应该怎么办?就这么让她睡在天毒珠中吗?

  萧澈思索了半天,默默离开了天毒珠,将女孩留在了其中。虽然这个女孩之前居然吸他的【逆天邪神】血,但似乎是【逆天邪神】无意识的【逆天邪神】行为,这么漂亮的【逆天邪神】女孩子,怎么都不该是【逆天邪神】什么恶人吧?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逆天邪神】恶人,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年纪,还能带来什么危险威胁不成?

  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将地上的【逆天邪神】毒净化了一番,萧澈开始回走。夜深人静,只能听到自己踏地的【逆天邪神】声音。在距离萧门后墙还有不到百步距离时,忽然看到一个人影正向他迎面走来。

  萧澈的【逆天邪神】脚步蓦地停止,看着前方……这么晚,是【逆天邪神】谁竟偷偷来到这里?

  对面的【逆天邪神】人影也同时发现了他,停住脚步,警惕的【逆天邪神】问道:“是【逆天邪神】谁?”

  这个声音,让萧澈顿时瞠目,失声道:“小姑妈?”

  “啊?”对面的【逆天邪神】人影一声轻呼,快步的【逆天邪神】跑了过来,离的【逆天邪神】近了,在月光下映出一张娇美灵秀的【逆天邪神】脸颊,正是【逆天邪神】萧泠汐。看清萧澈,她瞪大美眸:“小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萧澈抓挠了一下头皮:“晚上睡不着,就出来看看星星。”

  “看星星?今晚可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新婚之夜,你不陪你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洞……哼,洞房,居然跑到这个地方来看星星!?”萧泠汐抓过萧澈的【逆天邪神】手臂,满脸的【逆天邪神】娇嗔气愤:“你不知道这里会很危险的【逆天邪神】吗?时不时的【逆天邪神】会有攻击人的【逆天邪神】玄兽出现,这么黑说不定还会有坏人闯入这里,你不小心碰到了怎么办?我都和你说过好多次,没有我和爷爷陪着,就算是【逆天邪神】白天,也绝对不可以一个人来这个地方。你居然……又不听我的【逆天邪神】话!”

  一边说着,萧泠汐还气急的【逆天邪神】在萧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不轻不重的【逆天邪神】掐了一下,以示惩戒。

  “啊!疼疼疼疼!”萧澈忙不迭的【逆天邪神】喊痛,求饶道:“小姑妈我知道错了,下一次一定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萧泠汐美眸一瞪。

  “……绝对没有下次!以后想来后山,一定会喊上小姑妈一起。”萧澈信誓旦旦道。话说回来,要不是【逆天邪神】他多了一世的【逆天邪神】记忆,也绝对不敢一个人大晚上来这个地方。

  “这还差不多……不许有下次!”

  “那……小姑妈你为什么会来这里?都这么晚了。”萧澈一脸疑惑的【逆天邪神】反问道。

  “我……”萧泠汐的【逆天邪神】声音小了下去,眸中现出些许的【逆天邪神】茫然:“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老是【逆天邪神】睡不着,然后发现今晚的【逆天邪神】星星很多很亮,就想着来后山看看星星。”

  萧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微笑道:“以前,我和小姑妈经常会半夜偷偷跑出来吹夜风看星星呢……还经常被爷爷发现,然后训斥一顿。”

  “嗯。”萧泠汐应声,轻声说道:“我也是【逆天邪神】想到了这些,所以想试试一个人出来看星星的【逆天邪神】感觉……因为以后,我或许都只能一个人,不能再和小澈一起看星星了。”

  “啊?为什么?”

  “笨蛋!因为小澈成婚了啊!以后晚上当然都要陪你的【逆天邪神】倾月老婆睡觉,哪还会和我偷偷跑出来吹夜风看星星。”萧泠汐转眸白了他一眼,唇瓣也没来由的【逆天邪神】翘了起来。

  “不会啊!只要小姑妈愿意,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陪小姑妈来这里看星星……你看!我现在不就是【逆天邪神】陪着小姑妈吗?”萧澈笑着说道。

  “你还说!新婚之夜,居然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逆天邪神】到后山来……呀!你不会是【逆天邪神】被夏倾月赶出来了吧?”想到这里,萧泠汐一脸怒色,一跺脚:“哼,太过分了,我找她去!”

  “不用管她。”萧澈一把抓住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手:“我不是【逆天邪神】被她赶出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自己要出来的【逆天邪神】。或许是【逆天邪神】我不小心预感到会在这里遇到小姑妈……来,我们还去那个地方。”

  “啊……”

  牵起萧泠汐的【逆天邪神】手,迎着微凉的【逆天邪神】夜风,萧澈带着她小跑向了那个熟悉的【逆天邪神】地方。

  这是【逆天邪神】一处低矮的【逆天邪神】山丘顶部,上面铺满了松软的【逆天邪神】嫩草。萧澈和萧泠汐肩并肩靠在一起,沐浴着不时拂过的【逆天邪神】惬意夜风,心中一片平静安和。

  “本来以为,小澈成婚之后,我会失去好大一半的【逆天邪神】小澈,夏倾月那么漂亮,一切都比我好,我怕你有了她之后,会一直在她的【逆天邪神】身边,理我的【逆天邪神】时间变得很少很少。”仰望夜空,萧泠汐的【逆天邪神】目中微漾着比星辰更璀璨涟漪的【逆天邪神】眸光。

  “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小姑妈居然一点都不相信我。”萧澈满是【逆天邪神】幽怨的【逆天邪神】反驳道:“我明明在早上的【逆天邪神】时候才说过,在我心里,一百个夏倾月,也比不上小姑妈。小姑妈逼我……额不对,是【逆天邪神】和我做下的【逆天邪神】约定,我可是【逆天邪神】记得很牢,也一定会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逆天邪神】遵守的【逆天邪神】……”

  “和夏倾月成婚之后,不能有了老婆忘了小姑妈,不能减少和小姑妈在一起的【逆天邪神】时间,对于小姑妈的【逆天邪神】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还有一条,虽然夏倾月成为了我的【逆天邪神】老婆,但她在我心里的【逆天邪神】地位,一定不会高过小姑妈……保证一个字都没错!”

  “……”萧泠汐的【逆天邪神】表情呆住,眼神,一点点变得朦胧迷离:“这些,我知道其实很过分,我也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说出来好玩,你真的【逆天邪神】一直都放在心里吗?”

  “当然啊。”萧澈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点头:“因为小姑妈和爷爷,是【逆天邪神】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其他无论谁都比不上。小姑妈,我向你保证,即使我成婚了,你也永远不会失去我,就像我永远不希望失去小姑妈一样。”

  “嘻……”萧泠汐开心的【逆天邪神】笑了起来,她双手抱紧萧澈的【逆天邪神】手臂,把螓首枕靠在他的【逆天邪神】肩膀上:“果然我的【逆天邪神】小澈最乖,最听话了。”

  一片暗云从空中飘过,将圆月暂时遮蔽,光线,顿时稍稍暗了下来。

  “算起来,我们也已经有好久……唔,好像有好几个月没一起出来看星星了。小的【逆天邪神】时候,无论冬天夏天,我们都经常偷偷跑出来。记得有一次冬天的【逆天邪神】晚上,也是【逆天邪神】在这个地方,本来天上好多星星,我们看了好久,靠在一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结果,那晚竟然下起了雪,我们在睡着中都被冻僵,老爹找到我们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们都已经变成两个小雪人了。后来足足烤了两天火炉,喝了好多很苦的【逆天邪神】药才恢复过来。老爹很生气,但又不舍得打我,更不舍得打你,在我们身体好了以后,就罚我们去扫好大一片的【逆天邪神】雪。”

  萧澈笑了起来,接口说道:“结果,我们才扫了一小会儿,就在雪中玩了起来,还堆了一个很像爷爷的【逆天邪神】大雪人,让爷爷哭笑不得,他一笑,就忘记惩罚我们了。”

  “嗯!老爹一直都是【逆天邪神】这样,平时看上去很凶,但从来不舍得打我们一下,只会装模作样的【逆天邪神】吓唬我们,无论什么事,只要稍稍一撒娇,就会乖乖的【逆天邪神】顺从我们。”萧泠汐面露暖笑。

  “有一次可不是【逆天邪神】。”萧澈的【逆天邪神】笑意变得暧昧起来:“就是【逆天邪神】在我十二岁,你十一岁那年,爷爷为你要到了一个小院,让你以后不可以再和我睡在一起。我记得那次你每天都要大哭好久去求爷爷,甚至还赌气不吃饭,但爷爷却非常的【逆天邪神】强硬,就是【逆天邪神】不让你在和我睡一床……时间久了,你也只好乖乖的【逆天邪神】听话。”

  “那……那是【逆天邪神】因为当时年纪很小,很多事都不懂啦!”萧泠汐轻轻捏了萧澈肩膀一下:“女孩子的【逆天邪神】一些事情,总要长大之后才知道的【逆天邪神】,哼。”

  “什么事情?”萧澈瞪大眼睛,一脸疑惑。

  “就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男孩子和女孩子长大之后不可以再睡在一起!才不相信你不知道!”想到之前发生的【逆天邪神】事,萧泠汐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不可以再像小时候一样乱亲!”

  “这样啊……”萧澈侧过目光,看着萧泠汐在明媚星光下娇美可人的【逆天邪神】玉颊,轻轻的【逆天邪神】把脸颊靠近:“可是【逆天邪神】,我总是【逆天邪神】好想亲你,怎么办?”

  “那,你娶我啊!”萧泠汐粉颊微仰,一脸得意道。

  “你要不是【逆天邪神】我小姑妈,我一定娶你。”萧澈想也没想的【逆天邪神】说道。

  “……”

  说完这句话,萧澈顿时怔在了那里,萧泠汐也是【逆天邪神】表情凝固,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他……如同同时被施了定身魔法。z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