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1章 红发少女

第11章 红发少女

  换个稍微正常点的【逆天邪神】人,即使玄力修为不俗,在这种情境之下也不一定敢冒然向前。但萧澈却是【逆天邪神】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向着那团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白影走去。

  随着他的【逆天邪神】逐渐走近,他忽然发现,这竟然是【逆天邪神】一个人!一个安静躺在那里的【逆天邪神】人!

  “你是【逆天邪神】谁?”在模糊的【逆天邪神】看到这竟是【逆天邪神】一个人后,萧澈停在了那里,试探着出声。

  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人影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应,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动静气息都没有。

  难道是【逆天邪神】昏过去了?亦或者……死了?

  这会是【逆天邪神】什么人?为什么会倒在这里?等等!如果是【逆天邪神】白天倒在这里的【逆天邪神】话,必然早就被发现,而目前看来,自己显然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发现的【逆天邪神】人,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个人也是【逆天邪神】刚刚出现在这里不久……最早也是【逆天邪神】在夜幕完全落下之后。

  萧澈不再迟疑,快步走了过去。

  在走到这个人影身前,借着月光看清她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萧澈直接呆了一呆。

  这竟是【逆天邪神】一个……女孩子!

  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逆天邪神】样子,娇小玲珑的【逆天邪神】躯体如一只受惊的【逆天邪神】小猫般蜷缩在那里,一身白色的【逆天邪神】裙裳显得凌乱不堪。裙的【逆天邪神】下摆露出两只纤柔雪白的【逆天邪神】小腿,细看之下,上面竟分布着细密的【逆天邪神】伤痕。她的【逆天邪神】一只脚穿着黑色的【逆天邪神】鞋子,另一只鞋子却不知去向,裸着一只冰莲般的【逆天邪神】娇嫩粉足,根根精致的【逆天邪神】脚趾晶莹剔透,如玉雕琢。

  最让人注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头发,竟是【逆天邪神】呈现着妖异的【逆天邪神】艳红色!之前闪过他眼角的【逆天邪神】冷光,就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头发所反射。

  女孩子?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身上似乎还带着很多伤痕。

  她头发的【逆天邪神】颜色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天玄大陆有生长着红色头发的【逆天邪神】人吗?

  萧澈俯下身来,伸手轻轻摇晃起女孩的【逆天邪神】肩膀:“小妹妹?小……”

  才呼喊了一声,萧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就猛然停止,摇晃她肩膀的【逆天邪神】手也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收回。因为隔着薄薄的【逆天邪神】衣服,手上传来的【逆天邪神】竟是【逆天邪神】彻底的【逆天邪神】冰冷感,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逆天邪神】温热气息。而最让他震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在接触到女孩身体时,分明感觉到一股剧毒的【逆天邪神】气息!

  没错!是【逆天邪神】剧毒……一种他从未接触过,毒性之强超过他所知道的【逆天邪神】所有剧毒的【逆天邪神】可怕毒息!可怕到让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在接触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全身汗毛都瞬间竖了起来。

  萧澈也是【逆天邪神】在这时才忽然惊觉,女孩身边的【逆天邪神】杂草植被在月光下所呈现的【逆天邪神】暗色,并不是【逆天邪神】墨绿色……而是【逆天邪神】一种恐怖的【逆天邪神】焦黑色!就连土地,也变得漆黑一片。

  萧澈心中顿时一阵悚然。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他有天毒珠在身,万毒不侵,刚才碰触到女孩身体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他就已经被毒死。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毒?天下至毒之物,不是【逆天邪神】天毒珠吗?可我当初即使使用天毒珠,也从未能释放出如此恐怖的【逆天邪神】剧毒!甚至差的【逆天邪神】很远很远!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天毒珠更毒的【逆天邪神】东西?

  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中这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毒?还躺在这个地方?

  无数的【逆天邪神】疑团在萧澈的【逆天邪神】脑海中浮现。但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个小女孩已经死了。这样的【逆天邪神】剧毒,别说一个小女孩,就算是【逆天邪神】天玄境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也足以一瞬封喉。

  萧澈重重的【逆天邪神】喘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后,再次伸手按在女孩的【逆天邪神】肩膀上,将她毫无声息的【逆天邪神】身体缓缓翻转过来,女孩的【逆天邪神】长相,便在月光的【逆天邪神】映照之下呈现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视线之中,让他再次呆住,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她,如同失却魂魄般久久无法回神……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逆天邪神】女孩……”萧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在震颤中发出一声失控的【逆天邪神】呐喊。

  这个女孩很美很美,美的【逆天邪神】妖异,美的【逆天邪神】勾魂夺魄,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亲眼见到她,甚至根本不会相信一个看上去如此之小的【逆天邪神】少女竟也可以释放出如此惊心动魄的【逆天邪神】魅力。

  红发如妖,颜若白玉,五官无一不是【逆天邪神】美到极致,结合在一起更是【逆天邪神】完美到让人难以置信。这个女孩容颜之精致,让萧澈翻遍平生的【逆天邪神】记忆,也找不出任何的【逆天邪神】语言去修饰。明明就这么近距离的【逆天邪神】看着她,心中却盘踞着一种深深的【逆天邪神】虚幻感……因为他的【逆天邪神】潜意识里,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竟会存在着如此完美无瑕,美绝人寰的【逆天邪神】容颜。

  夏倾月是【逆天邪神】流云城的【逆天邪神】第一美女,纵然在整个苍风帝国,也几乎没有女子可与之比拟。看到她真颜时,萧澈也仅仅是【逆天邪神】短暂失神。而看到这个女孩的【逆天邪神】容颜时,他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灵魂都被重重的【逆天邪神】敲击。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容颜,产生如此强烈不堪的【逆天邪神】心灵动荡。

  她现在还是【逆天邪神】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逆天邪神】小女孩,如果长成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年纪……简直不堪想象!或许那个时候,她只凭一颦一笑,就足以引发乱世硝烟。

  但这么一个容颜绝世的【逆天邪神】少女,却被他这个用毒行家都见所未见的【逆天邪神】剧毒毒死,还死在了萧门的【逆天邪神】地盘上。萧澈此时想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她中的【逆天邪神】毒是【逆天邪神】什么,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是【逆天邪神】深深的【逆天邪神】惋惜。对绝美之物竟被残忍毁灭的【逆天邪神】惋惜。

  什么人竟然残忍到连这么漂亮的【逆天邪神】女孩都忍心下手!

  看了一眼周围已经焦黑的【逆天邪神】植被和土地,萧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逆天邪神】伸出左手,将掌心按在了少女冰冷的【逆天邪神】胸口,天毒珠闪现光芒,开始快速净化她身上的【逆天邪神】剧毒。这里毕竟是【逆天邪神】萧门后山,以女孩身上的【逆天邪神】剧毒之可怕,就这么扩散下去的【逆天邪神】话,将整个后山变成死山都是【逆天邪神】有可能的【逆天邪神】。天毒珠虽然毒力已几乎全部消失,但解毒的【逆天邪神】能力还是【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

  掌心的【逆天邪神】天毒珠光芒持续,一点点的【逆天邪神】将女孩身上的【逆天邪神】剧毒净化。就在这时,萧澈忽然发觉女孩冰冷的【逆天邪神】胸口竟出现了微小幅度的【逆天邪神】起伏。随之,他竟看到女孩的【逆天邪神】眼睛……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缓缓睁开……

  这是【逆天邪神】一双异常幽黑的【逆天邪神】眼睛,随着眼波的【逆天邪神】微弱晃动闪烁着危险妖异的【逆天邪神】黑光。萧澈的【逆天邪神】双目接触到这双眼睛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竟有了一种全身正在坠下万丈深渊的【逆天邪神】恐怖感觉……他的【逆天邪神】心中一片惊骇!这个女孩明明身中剧毒,气息全无,身体冰冷,显然已经彻底死亡……现在居然睁开了眼睛!

  女孩的【逆天邪神】右手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在萧澈的【逆天邪神】震惊之中牢牢的【逆天邪神】抓住了他的【逆天邪神】左手手腕,她的【逆天邪神】唇瓣微动,发出微弱的【逆天邪神】声音,而声音的【逆天邪神】内容分明是【逆天邪神】……

  “天……毒……珠……”

  萧澈的【逆天邪神】心中再次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天毒珠是【逆天邪神】他从沧云大陆带过来的【逆天邪神】,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属于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东西……这个女孩竟然一口喊出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名字!是【逆天邪神】自己听错了?还是【逆天邪神】巧合?

  “小妹妹,你……啊!!”

  随着萧澈的【逆天邪神】一声痛吟,女孩张开惨白的【逆天邪神】嘴唇,双齿重重的【逆天邪神】咬在他的【逆天邪神】左手手指上。

  萧澈中指和食指的【逆天邪神】指腹顿时血流如注,流出的【逆天邪神】鲜血全部被女孩吸入口中,一滴都没有落到地上。萧澈大惊失色,全力撤手……女孩的【逆天邪神】小手雪白娇嫩,却如铁箍一般死死抓着他的【逆天邪神】手腕,萧澈使出全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也无法挣脱分毫。在他逐渐放大的【逆天邪神】眼瞳中,他感觉全身的【逆天邪神】血流都仿佛在一股不可抗拒的【逆天邪神】吸力下疯狂涌向左手,被女孩吸入口中。

  她在……吸我的【逆天邪神】……血!?

  女孩幽黑的【逆天邪神】眼瞳已经闭合,贪婪的【逆天邪神】吮吸着萧澈的【逆天邪神】手指,如同一个正在接受哺育的【逆天邪神】婴儿般。

  这个女孩到底是【逆天邪神】……

  明明是【逆天邪神】个身中剧毒的【逆天邪神】少女,却让他完全无法挣扎和挣脱。他在竭力试过几次后,终于放弃,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她吸饮着他的【逆天邪神】血液。

  萧澈的【逆天邪神】身体本就羸弱,随着大量的【逆天邪神】失血,他的【逆天邪神】大脑开始出现短暂的【逆天邪神】眩晕感。就在他想着自己身上的【逆天邪神】血会不会被这个女孩就这么吸干时,来自左手手指的【逆天邪神】吮吸感忽然消失,一直抓着他手腕的【逆天邪神】小手也缓慢松开。

  萧澈迅速退开好几步,脸色阴暗的【逆天邪神】看着这个绝美无暇,刚才却又分明在吸他血的【逆天邪神】女孩。但过了很久,女孩却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动作,她如萧澈最初见到她时的【逆天邪神】样子般静静的【逆天邪神】躺在那里,双目闭合,无声无息。

  呼……

  一阵冰凉的【逆天邪神】夜风袭来,拂在萧澈的【逆天邪神】后背,又吹拂在少女静躺的【逆天邪神】身上。冷风之中,女孩的【逆天邪神】身体忽然如雾化一般随风而散,完全消失在了那里,只留下一件破损多处的【逆天邪神】白色裙赏、一只黑色的【逆天邪神】公主鞋,和一枚红色的【逆天邪神】蝴蝶发夹。

  萧澈:“!!!!”

  消失了!?

  一抹异样感也在这时从他的【逆天邪神】左手心传来。他心中一动,眸中露出一抹诧异的【逆天邪神】神色,马上闭上眼睛,收敛精神,将意识进入到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空间之中。

  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碧绿空间本是【逆天邪神】空无一物。

  但他这次进入,却看到一具如粉雕玉琢般的【逆天邪神】雪白身体正安静的【逆天邪神】漂浮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萧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瞪大,然后第一时间伸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逆天邪神】鼻子。

  这是【逆天邪神】刚才忽然吮吸他血液,又忽然在他面前消失的【逆天邪神】女孩无疑。但不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此时忽然出现在天毒珠内部的【逆天邪神】她全身上下竟是【逆天邪神】不着一缕,娇小的【逆天邪神】玉体毫无遮掩的【逆天邪神】呈现在他的【逆天邪神】眼前。

  她双目紧闭,雪颜一片恬静。血红色的【逆天邪神】长发自然垂下,无风轻舞。全身肌肤嫩滑白腻,漾着奶脂一般的【逆天邪神】润泽,婴儿般的【逆天邪神】娇嫩肥润。眉如翠羽,腰若束素,两条腿儿纤嫩细直,如玉雕琢。年纪虽小,上身却已有了相当的【逆天邪神】规模,形状完美的【逆天邪神】雪脂上,两颗柔软玉珠鲜嫩如春笋,美的【逆天邪神】让人窒息。

  这是【逆天邪神】一具尚未长成的【逆天邪神】身体,稚嫩之中却释放着一种让人失魂丧魄的【逆天邪神】惊人魅力,几乎集世间之所有极限完美于一身。

  萧澈以极大的【逆天邪神】定力艰难移开目光,捂着鼻子转过身去。看到女孩身体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一股血气极速的【逆天邪神】上涌,他相信如果自己再继续看下去,这股血气绝对会破体而出……

  她怎么会没穿衣服……

  不对!这不是【逆天邪神】重点!!

  她刚才明明消失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天毒珠里面!天毒珠明明已经和我的【逆天邪神】身体融合,只有我能控制,没有我的【逆天邪神】允许,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逆天邪神】因为吸了我的【逆天邪神】血?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萧澈的【逆天邪神】大脑一片混乱,以他两世的【逆天邪神】经历,都全然无法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