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8章 大婚之夜
  夏倾月没有再问,以这个白衣女子的【逆天邪神】高度和身份都如此肯定的【逆天邪神】说“不可能”,那的【逆天邪神】确应该是【逆天邪神】一点点可能性都不会有了。

  “倾月,我知道你报恩心切,想在回到冰云仙宫之前尽可能的【逆天邪神】回报出生时的【逆天邪神】救命之恩,但你嫁给了他,这已经足够了。在你返回冰云仙宫时,你的【逆天邪神】身份会公开。他在之后或许会受到更多的【逆天邪神】嘲笑,但再怎么样,冰云仙宫弟子夫君的【逆天邪神】身份摆在那里。有这个身份在,至少这小小的【逆天邪神】流云城中,不会有人敢真正伤害他。”白衣女子安慰着说道。

  夏倾月轻轻颔首:“希望会是【逆天邪神】这样。”

  “他玄脉残废,又无其他之长,终生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而你不仅天姿国色,智慧聪颖,就连天赋,在我冰云仙宫也是【逆天邪神】百年难得一见,否则,宫主也不会为了让你安心而破例答应你与他成婚的【逆天邪神】要求。他能娶到你,是【逆天邪神】他这辈子最大的【逆天邪神】福气和造化。你做到这一步,已是【逆天邪神】仁至义尽,就算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父亲萧鹰再世,如果他足够聪明,我相信也必定早已主动解除之前的【逆天邪神】婚约……我先走了,一个月后,我再来接你。这期间,我不会走远,如果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逆天邪神】事,就以传音符随时告知我。”

  “恭送师傅。”

  白衣女子颔首,转过身来,顿时,一张绝美中透着清冷的【逆天邪神】容颜呈现。她不施粉黛,肌肤却如雪玉一般白皙柔滑,让人不自禁的【逆天邪神】想到“冰肌玉骨”、“雪颜朱唇”几个字。五官更是【逆天邪神】精致无暇,秀美绝伦之中透着一种让人几乎不敢直视的【逆天邪神】圣洁冷傲,宛若正踏于九天之上,不沾一丝人间烟火的【逆天邪神】仙子一般。

  她推开后窗,躯体微晃,伴随着冰灵的【逆天邪神】飘动,整个人如雾化一般消失在了那里。

  萧家大厅,宾客满堂。

  “柳七叔,请喝酒。”萧澈恭敬的【逆天邪神】将酒杯端到一个长相儒雅的【逆天邪神】中年人面前。

  被称作“柳七叔”的【逆天邪神】人笑呵呵的【逆天邪神】站起,端过酒杯,然后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说道:“贤侄,我当年和你父亲也是【逆天邪神】挚交,如今见你成家,还娶了这么好的【逆天邪神】老婆,我心里也是【逆天邪神】高兴啊。”

  “谢谢柳七叔。”

  “大长老,请喝酒。”

  萧门大长老萧离拿起酒杯,一口喝下,然后把酒杯重重的【逆天邪神】落在桌上,整个过程除了鼻子里“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一个字,甚至没有正眼看萧澈一眼。那姿态,俨然一副喝了他敬的【逆天邪神】酒是【逆天邪神】给他天大的【逆天邪神】面子。

  萧澈也不说话,走向了下一桌。刚走开两步,萧离就一口口水吐在地上,口中发出足以让萧澈听到的【逆天邪神】冷哼道:“好一朵鲜花,居然插在了狗屎上。我呸!”

  萧澈的【逆天邪神】表情不变,脚步也没有停顿,仿佛压根没有听见,只是【逆天邪神】眼眸深处,凝结起一抹深隐的【逆天邪神】冰冷。

  来到二长老萧博身边,萧澈微微弯身,道:“二长老,萧澈敬你一杯。”

  萧博却是【逆天邪神】看都不看萧澈一眼,反而将老脸别开,口中淡淡道:“阳儿,替我喝了。”

  “是【逆天邪神】,爷爷。”萧阳二话不说,一把拿过萧澈酒中的【逆天邪神】酒杯,“咕噜”一口灌了下去。

  给长辈敬的【逆天邪神】酒,居然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后后辈代替喝下,这已经不算是【逆天邪神】轻视,而是【逆天邪神】**裸的【逆天邪神】羞辱。喝完酒的【逆天邪神】萧阳把酒杯放下,坐下身时,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鄙夷嘲笑。

  萧澈没说什么,微微点头,走向了下一桌。和刚才一样,刚走开两步,一个冷哼声响起:“哼,废物就是【逆天邪神】废物,就算攀上了夏家,也还是【逆天邪神】个废物。萧烈那老家伙,难道还指望着靠孙媳妇翻身?呸!”

  声音里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不屑和嘲讽,当然,还有嫉妒。且不说夏家的【逆天邪神】家产,仅仅是【逆天邪神】以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惊人天赋,如果她不是【逆天邪神】嫁给萧澈,而是【逆天邪神】嫁给他的【逆天邪神】孙子萧阳,他估计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萧澈依旧当完全没听见,面带微笑的【逆天邪神】走开。

  萧澈敬完酒,送完宾客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下。整个过程中,有的【逆天邪神】人对他表现出由衷的【逆天邪神】恭喜和祝福,但,这一类的【逆天邪神】人很少很少,少的【逆天邪神】萧澈用十个手指头都可以数的【逆天邪神】过来。大多数人对他还是【逆天邪神】很客客气气,毕竟今天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大婚日,但眼中的【逆天邪神】鄙视他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有的【逆天邪神】人叹息,有的【逆天邪神】人妒忌不忿,也有些人,则把不屑和看废物的【逆天邪神】表情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写在脸上。

  因为他玄脉残废,终生都不可能有什么成就。所以,他们不需要去结交和客气,甚至完全不在意得罪他,因为就算得罪了,以他残废的【逆天邪神】玄脉,也压根不可能有什么后果。反而可以在他这个废渣面前肆无忌惮,爽快淋漓的【逆天邪神】秀出着自己的【逆天邪神】优越感,以强者的【逆天邪神】姿态志高意满的【逆天邪神】俯视着这个永远不可能超过他们的【逆天邪神】弱者……

  这就是【逆天邪神】现实和绝大多数人类的【逆天邪神】丑陋天性。

  “早点休息吧。”萧烈拍了拍萧澈的【逆天邪神】肩膀,一脸温和的【逆天邪神】笑。

  而此时的【逆天邪神】萧澈当然不会不知道爷爷的【逆天邪神】笑意之下其实隐藏着什么。

  随着萧烈的【逆天邪神】年纪越来越大,他的【逆天邪神】脾气也越来越温和。但年轻时的【逆天邪神】萧烈性情便如他的【逆天邪神】名字一般,几乎是【逆天邪神】一点就着,谁让他一分不爽,他必让对方十分不爽,没有他不敢招惹的【逆天邪神】人。萧澈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爷爷的【逆天邪神】性情变得越来越温和,绝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年纪的【逆天邪神】成长而让心性变的【逆天邪神】沉稳,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他……

  为了他这个一无是【逆天邪神】处,需要他全力守护的【逆天邪神】孙子,他必须变得温和,变得低调,即使受到侮辱欺凌,只要不触动底线,他也会以最大的【逆天邪神】限度隐忍着。这样,他无论在世还是【逆天邪神】过世之后,都可以不再有什么仇家,如果不这样,他为之得罪的【逆天邪神】人要报复到毫无玄力的【逆天邪神】孙子身上,简直易如反掌。

  身为有着流云城最强玄力,曾经无法敢惹的【逆天邪神】五长老萧烈,如今却是【逆天邪神】经常被其他四长老任意欺凌嘲笑,就连晚辈,对他也没有多少的【逆天邪神】恭敬和忌惮。

  看着萧烈离去的【逆天邪神】背影,脑中闪现着那一张张布满冷笑和不屑的【逆天邪神】面孔,萧澈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的【逆天邪神】攥紧,指节逐渐变得煞白,眸中,放射着如刀锋一般的【逆天邪神】冰冷。随之,他的【逆天邪神】嘴角缓缓咧起,现出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逆天邪神】冷笑。

  萧澈绝对是【逆天邪神】个记仇的【逆天邪神】人,在沧云大陆最后的【逆天邪神】那些年,他心中盈满的【逆天邪神】全是【逆天邪神】仇恨。对他好的【逆天邪神】人,他会牢记,对他不好的【逆天邪神】人,他同样会死记在心……几乎到了睚眦必报的【逆天邪神】程度。

  “你们会……后悔的【逆天邪神】……”

  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从萧澈的【逆天邪神】口中缓缓溢出,仿佛某种恶毒的【逆天邪神】诅咒。

  上天既然给了我一次再世为人的【逆天邪神】机会,我又岂能让爷爷和自己再受欺凌!!

  回到自己小院时,圆月已高挂夜空。萧澈来到院子的【逆天邪神】角落,左手向前伸出,顿时,一支水箭从他的【逆天邪神】掌心激射而出。

  今天在宴席上,他免不了要喝不少酒。到最后,他喝得一副醉醉醺醺的【逆天邪神】样子,几乎连站立都不稳当,实则清醒无比,倒不是【逆天邪神】说他酒量多大,而是【逆天邪神】他喝下的【逆天邪神】所有酒,都被他在入口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全部转移到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空间中。天毒珠已和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融为一体,他操纵天毒珠也自然和操纵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一般轻便随意。

  “哗啦啦”半天,终于把天毒珠中的【逆天邪神】酒全部排出。萧澈抬起沾满酒水的【逆天邪神】左手,忽然咧嘴一笑,将这些酒直接拍在脸上,然后憋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逆天邪神】脸憋的【逆天邪神】通红,然后跌跌撞撞,东倒西歪的【逆天邪神】推开房门,走入新房之中。

  房门被推开,一股酒气顿时随他而入,萧澈进门时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上。他有些狼狈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看向夏倾月。此时夏倾月正端坐在床上,美目闭合,格外恬静。暗淡的【逆天邪神】红烛光芒映照着她绝美的【逆天邪神】花颜,平添几分让人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梦幻与娇媚。

  萧澈双目冒光,脸上露出淫笑,脚步摇晃的【逆天邪神】走向夏倾月:“嘿嘿嘿嘿,老婆……让你……久等了……现在……我们可以……洞房了……”

  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眼睛猛的【逆天邪神】睁开,右手向前随意一挥。

  一股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冰冷寒气顿时扫在萧澈的【逆天邪神】身前,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直接冲出门外,一屁股摔在院子的【逆天邪神】土地上,险些没把那张唯一的【逆天邪神】石桌砸翻。

  萧澈一阵痛呼,揉了揉自己的【逆天邪神】屁股,费了半天力气才爬起来,愤怒的【逆天邪神】吼叫的【逆天邪神】起来:“靠!我只是【逆天邪神】开个玩笑,你至于下手这么狠吗!我可是【逆天邪神】手无缚鸡之力,你出手这么狠……难不成想要谋杀亲夫啊!”

  砰!

  房门重重的【逆天邪神】关上。

  萧澈向前一推,却发现房门已经被牢牢关死。

  萧澈顿时抑郁了……这女人,别说调戏,连玩笑都开不起啊!这还能愉快的【逆天邪神】相处吗?

  “我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开个玩笑……再说了,我一个初玄境一级的【逆天邪神】渣渣,就算想冒犯你都不可能啊。”

  夏倾月毫无应答。

  萧澈站在门前等了半天,门依然没有半点要打开的【逆天邪神】迹象。萧澈的【逆天邪神】小院只有这么一间房子,别说侧房,连个杂物间和马棚都没有。如果是【逆天邪神】平时,他还可以偷偷摸摸的【逆天邪神】到小姑妈那里去睡,但今夜是【逆天邪神】新婚之夜,他去哪里都不合适啊。

  一阵夜风吹来,让萧澈的【逆天邪神】身体不由得缩了缩,他再次敲了敲门,弱弱的【逆天邪神】说道:“喂,你今晚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想让我睡在外面吧?你也该知道,这萧门之中对你有想法的【逆天邪神】人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咱们的【逆天邪神】洞房之夜呢,他们心里可是【逆天邪神】会非常非常不舒服的【逆天邪神】。(http://.)。不过呢,他们也铁定都相信你这样的【逆天邪神】明珠不可能看得上我这样的【逆天邪神】渣渣,所以就算是【逆天邪神】成婚了,也不会让我碰一个手指头,连在同一个屋檐下睡都不可能,所以呢,过一会儿,铁定会有人偷偷过来看我的【逆天邪神】笑话。如果被他们看到我被你关在房外,我可就要彻底沦为笑柄了。”

  “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逆天邪神】你夫君了,你难道真的【逆天邪神】忍心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我被他们笑话?”

  房中依然安静无声,就在萧澈忍不住要踹门时,紧闭的【逆天邪神】房门终于缓缓打开。

  萧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逆天邪神】速度冲了进去,然后“砰”的【逆天邪神】把门关紧。

  床边的【逆天邪神】夏倾月依旧保持着之前的【逆天邪神】姿态,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坐姿,却呈现着一种朦胧的【逆天邪神】高贵与淡雅。她美眸微转,看了一眼有些狼狈的【逆天邪神】萧澈,淡淡出声:“不许靠近我五步之内。”

  “……那你让我睡哪?”萧澈不爽的【逆天邪神】窝了窝嘴。这个房子空间很小,大件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张小餐桌,两个柜子。整个房间从东到西顶多也就七八步的【逆天邪神】距离。五步之外的【逆天邪神】距离……基本就得缩到床对面的【逆天邪神】墙脚了。

  “你睡床吧。”夏倾月从床上站了起来。

  “不用!”萧澈断然拒绝,然后一屁股坐到了距离夏倾月最远的【逆天邪神】那个墙角处,闭上了眼睛。虽然就实力而言,夏倾月要比他强出百倍不止,但身秉男人的【逆天邪神】尊严,他绝不愿做出自己睡床让女人睡地的【逆天邪神】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