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4章 迎亲
  流云城是【逆天邪神】苍风帝国最小的【逆天邪神】城,小的【逆天邪神】都不适合被称作一个城,称为小镇或许更合适。流云城不仅面积最小,地理位置也最为偏远,这里的【逆天邪神】人口、经济、以及综合玄力等级,在整个苍风帝国都是【逆天邪神】垫底,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居民甚至经常自嘲这里是【逆天邪神】被天玄大陆遗忘的【逆天邪神】角落。萧门这种在苍风帝国根本不起眼的【逆天邪神】存在,在流云城中却是【逆天邪神】货真价实的【逆天邪神】巨头。

  今天的【逆天邪神】流云城格外热闹,原因自然是【逆天邪神】萧澈和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大婚。萧澈娶妻也就罢了,压根不会有人关心,但夏倾月出嫁,绝对是【逆天邪神】足以轰动整个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大事。

  夏家并不是【逆天邪神】一个纯粹的【逆天邪神】修玄家族,而是【逆天邪神】世代从商,虽然财富在整个苍风帝国不算什么,但在流云城绝对是【逆天邪神】首屈一指的【逆天邪神】巨富。不过,这绝对不代表夏家力量薄弱,有雄厚的【逆天邪神】财富,自然请得起大量的【逆天邪神】高手来守护家产。夏家现任家主夏弘义有一双儿女,夏元霸和夏倾月,而这对儿女对从商都是【逆天邪神】毫无兴趣,反而专注于修玄,而夏弘义对此也是【逆天邪神】听之任之,从未反对过。在夏倾月展示出轰动流云城的【逆天邪神】天赋之后,他更加不会阻止。反而因为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惊人天赋,流云城各大家族经常性的【逆天邪神】表现出一些示好的【逆天邪神】举动……毕竟,夏倾月可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有可能在将来达到地玄境,甚至天玄境的【逆天邪神】人,到时候,夏家不但财富,实力也将称霸流云城。

  但如此的【逆天邪神】夏家,却要让全城最璀璨的【逆天邪神】天之骄女嫁给萧澈这种没半点前途的【逆天邪神】废渣,不知让多少人惋惜……当然,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羡慕嫉妒恨。

  既然是【逆天邪神】夏家嫁女,场面自然不会寒酸。萧澈刚一出门,便看到门口铺了一条长的【逆天邪神】夸张的【逆天邪神】红地毯,这条红地毯是【逆天邪神】萧家大门为起点,在曲折中延伸向夏家的【逆天邪神】方向。夏家和萧家的【逆天邪神】距离不算太远,但也绝不算近,十几里还是【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这条红地毯起码有十几里长……除了夏家,整个流云城没有哪个家族会有如此惊人的【逆天邪神】手笔。

  萧家的【逆天邪神】迎亲队伍一出现,流云城的【逆天邪神】街道顿时热闹了起来,看热闹的【逆天邪神】人堆满了街道两侧,随着队伍的【逆天邪神】前行,各种窃窃私语声传入到萧澈的【逆天邪神】耳中。

  “看!那个就是【逆天邪神】萧家五长老萧烈的【逆天邪神】孙子萧澈,据说天生玄脉残废,这辈子都不可能突破初玄一级。”

  “哦,我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见。”

  “你没见过他很正常,有个那么牛X的【逆天邪神】爷爷,自己却是【逆天邪神】废物一个,换你你还有脸经常出门吗?唉,夏倾月居然嫁了这么一个人,真是【逆天邪神】老天瞎眼啊!”

  “据说当年他的【逆天邪神】父亲萧鹰和夏弘义是【逆天邪神】拜把子兄弟,夏倾月出生的【逆天邪神】时候差点没保住,幸亏萧鹰消耗大量玄力相救才保了下来,夏弘义当时就承诺夏倾月十六岁的【逆天邪神】时候嫁给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当媳妇,过了没多久萧鹰遭到刺杀,因为玄力大量消耗,无法抵抗,直接身陨,夏弘义更是【逆天邪神】自责……如今夏倾月十六岁,虽然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是【逆天邪神】个废柴,但夏弘义一生重情重义,绝不愿违背当年的【逆天邪神】承诺,否则,这货怎么可能娶到夏倾月。”

  “唉!夏倾月是【逆天邪神】我们流云城的【逆天邪神】明珠,这萧澈如果拿掉萧门五长老孙子的【逆天邪神】身份,简直连个烂泥都算不上。我都比他强一百倍!这个世界实在是【逆天邪神】太不公平了!”

  “我梦中的【逆天邪神】女神居然要嫁给这样一个废物,我不甘心的【逆天邪神】想死啊啊啊!”

  马背上的【逆天邪神】萧澈眸若深潭,晶亮幽深,神仪明秀,风度翩然,一身大红喜服,长发飘扬在他的【逆天邪神】身后,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飘逸出尘的【逆天邪神】气息,耳边各种声音议论声,各种嫉妒、不甘、嘲讽、怨恨、羡慕、不屑的【逆天邪神】目光集中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他却仿佛是【逆天邪神】无知无觉,脸上始终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逆天邪神】笑容,倒是【逆天邪神】不知将多少女孩子看的【逆天邪神】丢了魂一般的【逆天邪神】眼神迷离。

  虽说萧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极渣,但长相绝对不差,即使比之萧玉龙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极少出门,玄力低微,看上去很是【逆天邪神】羸弱白嫩……活脱脱一个小白脸!

  所以,就算无数青年才俊对萧澈怨恨嫉妒的【逆天邪神】牙痒痒,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就相貌而言,这个萧澈似乎还真配得上夏倾月。

  “我还以为这个萧澈今天会坐轿,没想到居然是【逆天邪神】骑马,而且这气质神情……好像和传闻中的【逆天邪神】不太一样啊。”

  “切!他一个被所有人看不起的【逆天邪神】废柴,今天却要迎娶我们流云城的【逆天邪神】明珠夏倾月,当然是【逆天邪神】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还怕露脸?”一个声音恨恨的【逆天邪神】说道。

  “听说宇文家的【逆天邪神】那些大少爷,还有城主家的【逆天邪神】公子一直都狂追夏倾月,你说他们仅仅会不会来抢亲?”

  “得了吧!萧澈不算个什么,但他爷爷可是【逆天邪神】萧烈,咱流云城的【逆天邪神】第一高手,城主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他儿子挂了,就这么一个孙子,肯定护犊子到骨子里,有人来闹事,萧烈还不暴怒!谁敢来触这霉头!何况这又不是【逆天邪神】逼婚,谁敢来闹事,惹的【逆天邪神】还有整个夏家。估计现在那几家的【逆天邪神】公子都被牢牢锁在家里呢。”

  迎亲队伍走的【逆天邪神】不急不缓,十几里的【逆天邪神】路硬是【逆天邪神】走了近一个半时辰。

  “姐夫!!”

  刚近夏家大门,随着一个粗犷的【逆天邪神】叫喊声,一个高大粗壮的【逆天邪神】身影便快步的【逆天邪神】向萧澈跑来。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算大,却起码有两米多高,身体更是【逆天邪神】壮若公牛,跑动时连地面都在隐约摇晃。萧澈看着他跑近,狠狠的【逆天邪神】咽了一口口水,瞪大眼睛道:“元霸!我们才不到一个月不见,你怎么又高了这么多!!”

  这个男子……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个男孩便是【逆天邪神】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弟弟夏元霸,今年十五岁……没错,真的【逆天邪神】只有十五岁!但单看他的【逆天邪神】体型,绝对没有人能想到他今年才刚满十五岁!两米多的【逆天邪神】身高……萧澈骑在马上,头顶才堪堪与他平齐,体重更是【逆天邪神】超过350斤。不过如此体重的【逆天邪神】夏元霸绝对不是【逆天邪神】虚胖,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肌肉都是【逆天邪神】高高鼓起,还隐约有着黝黑的【逆天邪神】金属光泽,蕴藏着相当惊人的【逆天邪神】力量。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只有初玄境四级,只能算中庸稍微偏上,但却是【逆天邪神】力大无穷,即使和初玄境六级的【逆天邪神】人交手也绝对不虚。

  夏元霸是【逆天邪神】萧澈唯一的【逆天邪神】死党,他从小就一直喊萧澈姐夫,两人一起玩到大。八岁之前,夏元霸还是【逆天邪神】黑黑瘦瘦,经常被人欺负,八岁之后,夏元霸如同吃错药般身高体重暴增,饭量和力量也变得越来越惊人,如今到了十五岁……单看脸还隐约能捕捉到些许稚嫩,但体型……简直就是【逆天邪神】怪兽级别的【逆天邪神】!

  听了萧澈的【逆天邪神】话,夏元霸摸摸头,一脸窘相道:“这个……我也没办法啊。老爹天天让我减肥,但让我饿肚子,比杀了我还难受啊。”

  “……”萧澈无语。才十五岁就是【逆天邪神】这状态,成年之后……简直不敢想象啊!

  夏元霸的【逆天邪神】饭量,萧澈可是【逆天邪神】见识过多次,也还好是【逆天邪神】他生在夏家,要是【逆天邪神】生在普通人家,估计早已吃的【逆天邪神】倾家荡产。

  “嘿嘿,姐夫,今天你可就正式成为我的【逆天邪神】姐夫了。”夏元霸憨厚的【逆天邪神】笑着,对于姐姐嫁给萧澈,他是【逆天邪神】很开心的【逆天邪神】,甚至一直在巴望着这一天。因为在他看来,有那么厉害的【逆天邪神】姐姐当老婆,就再也没有人敢看不起萧澈了。

  “快进来,姐姐这边已经准备好了。”说到这里,夏元霸一拍脑门:“哦对了,我去开大门。”

  说完,夏元霸奔向夏家大门方向,奔跑时活生生像一座移动肉山。

  迎亲队伍进入夏家,刚一进门,萧澈就看到了正微笑看来的【逆天邪神】夏弘义,他连忙下马,走到夏弘义身前,恭敬行礼道:“夏叔叔。”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我叔叔吗?”夏弘义温和的【逆天邪神】笑道。他的【逆天邪神】身材不高,人至中年也多少有些发福,整个人看上去甚至有些憨厚,但整个流云城没有一个人敢小看他。

  萧澈目光一敛,再次恭敬道:“岳父大人。”

  对于夏弘义,他一直是【逆天邪神】很敬重的【逆天邪神】。因为他是【逆天邪神】父亲的【逆天邪神】拜把子兄弟。从小到大,他受到了无数白眼,而夏弘义一直对他关照有加,即使天生玄脉残废,他依旧不违背当年和父亲的【逆天邪神】约定,在夏倾月十六岁那年主动将她嫁给萧澈。

  “呵呵,好!”夏弘义点头,伸手拍了拍萧澈的【逆天邪神】肩膀:“澈儿,从今天开始,我就把倾月交给你了。虽然你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大英雄,不是【逆天邪神】什么权贵,但就冲你是【逆天邪神】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我就可以很放心的【逆天邪神】把女儿嫁给你。你的【逆天邪神】父亲萧鹰绝才惊艳,重情重义,能和他成为兄弟,是【逆天邪神】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逆天邪神】事。你是【逆天邪神】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就算玄脉破损,我也绝不相信你将来会是【逆天邪神】一个平凡之人。”

  “好好对我的【逆天邪神】女儿,至于那些流言蜚语,随他去吧。”

  萧澈目光微动,然后缓慢而坚决的【逆天邪神】点头:“岳父大人,你放心,虽然我现在为人所不屑,但潜龙在渊,必有觉醒之日,到时,我会让所有看不起我的【逆天邪神】人,还有嘲讽夏家找了个废物女婿的【逆天邪神】人乖乖闭嘴。”

  夏弘义顿时怔住……他所熟知的【逆天邪神】萧澈一直都是【逆天邪神】文文弱弱,脾气温和之余,还经常会不经意的【逆天邪神】露出自卑之态。但如今却对着他说出如此的【逆天邪神】豪言壮语,而且目光凌厉,神情泰然,眼神更是【逆天邪神】深邃的【逆天邪神】让他有一种无法看清的【逆天邪神】感觉……全然不同于以往羸弱的【逆天邪神】姿态。

  “好!”夏弘义点头,再次拍了拍萧澈的【逆天邪神】肩膀:“我相信萧鹰的【逆天邪神】儿子绝对不会就此平凡,我会等着看你潜龙腾渊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好了,倾月那边已经准备好,去吧。”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