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缳山,绝云崖,沧云大陆四大极恶之地之首。绝云崖下被称作死神的【逆天邪神】墓地,无数年间,坠下绝云崖者不计其数,其中甚至有三个力量通天的【逆天邪神】天王级强者,却从未有人得以生还。

  此时,绝云崖边,一块两人高的【逆天邪神】巨石侧,倚着一个黑发黑眸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开着数不清的【逆天邪神】创口,他在这里仅仅站了几个呼吸的【逆天邪神】时间,脚下便已汇集一小滩血流。

  他的【逆天邪神】胸口剧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逆天邪神】吓人,全身每个部位的【逆天邪神】肌肉都在轻微的【逆天邪神】哆嗦……彰显着他已是【逆天邪神】彻底力竭,几近油尽灯枯,若不是【逆天邪神】身侧的【逆天邪神】这块巨石,他或许连站立都无法做到。但,他的【逆天邪神】一双眼睛却冷醒的【逆天邪神】如两把寒刃,没有丝毫涣散的【逆天邪神】痕迹,射出着恶狼般的【逆天邪神】凶光,嘴角,微勾着极尽嘲讽、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

  他的【逆天邪神】前方,黑压压的【逆天邪神】人群堵死了他所有的【逆天邪神】逃生之路。

  “云澈,你已经走投无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来,我们或许可以饶你不死!”

  “我们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这个祸害!还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否则必让你尝尽万刃刺心之苦!”

  “云澈!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现在你唯一的【逆天邪神】退路就是【逆天邪神】交给天毒珠!这等神物,不是【逆天邪神】你配拥有的【逆天邪神】!!”

  阵阵吼声从人群中传来,每一个人都吼的【逆天邪神】义正言辞,正气冲天。而若此时随便一个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人从这里经过,都会被眼前的【逆天邪神】阵容震惊的【逆天邪神】瞠目结舌:这黑压压的【逆天邪神】人群,几乎汇集了沧云大陆所有最强门派,这些门派的【逆天邪神】掌门几乎全部亲身在场,甚至一些闭关多年,被人所遗忘的【逆天邪神】老怪物也赫然在内。毫不夸张的【逆天邪神】说,这里面随便站出一个人,都是【逆天邪神】足以撼动一方的【逆天邪神】超级强者。

  如今,却全部汇集此地,只为眼前这个已被逼到绝云崖边的【逆天邪神】男子……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为了他手中的【逆天邪神】天毒珠——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第一神物!

  人群一边威胁喊叫,一边缓慢逼近。当天毒珠终于再次现身,面对这庞大到根本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诱惑,这些立于大陆之巅的【逆天邪神】强者全部蜂拥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逆天邪神】追杀,终于到了可以收获果实的【逆天邪神】一刻。

  “你们……想要这……天毒珠?”

  云澈冷笑着,右手缓缓抬起,一颗碧绿色,释放着暗淡光芒的【逆天邪神】圆珠出现在他的【逆天邪神】手中。在这颗珠子现出光芒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眼睛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那抹绿色,放射出无比贪婪的【逆天邪神】光芒。

  这些个个都足以惊世的【逆天邪神】强者,此时在云澈眼中却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卑微丑陋。他的【逆天邪神】眼眸缓缓斜起,纵已身处绝境,眸光依旧高傲讥讽,眼眸深处,更是【逆天邪神】盈满着刻骨之恨:“我的【逆天邪神】师傅一生悬壶济世,救命无数,不沾、不求任何名利……但就因为这枚天毒珠,七年前,你们这些所谓的【逆天邪神】名门正派……生生的【逆天邪神】逼死了我的【逆天邪神】师傅。”

  “我好恨……恨我自己没用,整整七年时间都没有把你们这些狗屁门派全部灭门!”

  字字铮铮,深蕴着刻骨之恨。纵然已经过去七年,想到师傅的【逆天邪神】惨死,他的【逆天邪神】眼角依旧滑下了两道血泪。

  云澈不知自己的【逆天邪神】父母是【逆天邪神】谁,他的【逆天邪神】师傅捡到他时,他才出生几天的【逆天邪神】样子。在他捡到云澈时,正值春深之时,周围云淡风轻,山灵水澈,便为他取名“云澈”,亦是【逆天邪神】希望他的【逆天邪神】心性如云一般纯净,水一般清澈,长大后可继承他的【逆天邪神】衣钵,成为救死扶伤,心无污秽的【逆天邪神】医者。

  无论多严重的【逆天邪神】疾病创伤,在师傅的【逆天邪神】手下都可安然而愈。原因,便是【逆天邪神】他一直潜藏在身的【逆天邪神】天毒珠。“天毒”二字,彰显着这枚珠子有着无比巨大的【逆天邪神】毒力,但医毒同理,药毒同源,师傅一生未用它的【逆天邪神】半点毒力,用的【逆天邪神】全部是【逆天邪神】其萃取、融炼的【逆天邪神】能力,制出无数圣药,拯救无数生命病患。他把自己的【逆天邪神】医术对云澈倾囊相授……而在七年前,他身藏天毒珠的【逆天邪神】事还是【逆天邪神】泄露,他将天毒珠交给云澈,让他逃离,自己却死在各大门派的【逆天邪神】手下。

  得知师傅死讯,云澈痛哭三天三夜,心中埋下了仇恨之根,他不再钻研医理,而是【逆天邪神】疯狂吸纳天毒珠里的【逆天邪神】恐怖毒力,复仇成了他唯一的【逆天邪神】信念。七年之后,他毒功大成,终于张开复仇獠牙,不到十日,毒漫千里,葬者不计其数,也引发整个沧云大陆的【逆天邪神】动荡与恐慌,更引来那些巅峰强者的【逆天邪神】垂涎,为夺取天毒珠而对云澈联手追杀……直至此境。

  他怨恨的【逆天邪神】看着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所有人,笑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冷:“你们这些狗杂碎,想要得到我手中的【逆天邪神】天毒珠……白——日——做——梦!!”

  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云澈忽然抬起手,猛的【逆天邪神】将天毒珠砸入自己的【逆天邪神】口中,一股气劲,将天毒珠从他的【逆天邪神】口中,瞬间冲到了他的【逆天邪神】腹中……

  “你……你要干什么!”

  “他竟然……吞了天毒珠!”

  “云澈!你不要命了吗!”

  “没关系,大不了,我们杀人取珠!”

  天毒珠入体,云澈却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逆天邪神】那般剧毒漫体,暴毙而亡,唯有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微弱的【逆天邪神】碧绿色光芒。

  “马上杀了他!否则天毒珠万一在他体内有什么异变,就大事不妙了!”

  一声大吼,最前方的【逆天邪神】十几个人同时冲向了云澈。看着这个几个他恨不能挫骨扬灰的【逆天邪神】身影,云澈狂笑了起来,笑声嘶哑虚弱,却一片傲然:“我没能杀了你们,你们也别想杀了我!你们这些杂碎,根本得到天毒珠,更没资格要我云澈的【逆天邪神】命,我就算死……也只会死在自己的【逆天邪神】手上!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云澈猛然释放出自己身上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跃向了后方……

  “拦住他!!!”

  发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意图,惊呼声震耳的【逆天邪神】响起,五六只手一起抓向云澈的【逆天邪神】方向,却根本抓不到他的【逆天邪神】半点影子,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直直坠向绝云崖下……

  绝云崖,还真是【逆天邪神】适合我云澈的【逆天邪神】葬身之处……

  我这一生,无牵无挂,只是【逆天邪神】可惜……没有能为师傅报仇……也没有寻到我的【逆天邪神】亲生父母……

  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握住了胸前那枚银色的【逆天邪神】吊坠。那是【逆天邪神】在师傅捡到他时,他身上带有的【逆天邪神】唯一东西。耳边风声呼啸,他缓缓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落向了仿佛无尽无底的【逆天邪神】黑暗深渊……

  ——————————————————————

  以下,写在五周年。

  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从第一本《修罗》于月1日上传了第一章,到现在,刚好已是【逆天邪神】五年整。

  五年时间,似是【逆天邪神】漫长,又似晃眼而过,不知不觉。

  五年时间,四本书,从《网游之修罗传说》,到《天辰》,到《网游之邪龙逆天》,到《网游之天谴修罗》,共一千零五十多万字,这是【逆天邪神】我当初码下《修罗》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字时,绝不曾,也不敢想的【逆天邪神】数字。

  但因为你们,火星得以在这条路上一直走到今天。若没有你们的【逆天邪神】一路相伴相随,就没有今天的【逆天邪神】火星引力,也没有今天的【逆天邪神】这本《逆天邪神》。

  对于你们,我一直感激着,也努力着,《修罗》、《天辰》和《邪龙》中前期从未有一天断更或少更,但从《邪龙》后期,至整部《天谴》,我都亏欠了你们太多太多。无数次的【逆天邪神】断更,败掉了我持续多年的【逆天邪神】人品,积累的【逆天邪神】愧疚和负罪感也让我常感无颜面对你们。煋族、裁决为我而出现,曾繁盛一时,却又因我的【逆天邪神】低迷和不争气而冷却。我让无数人失望,让无数人黯然离去,更有无数的【逆天邪神】人无怨无悔、不离不弃……

  想说抱歉,更想说……谢谢……

  今天新书开张,仅仅书名占坑,便看到了那么多熟悉,和久隐归来的【逆天邪神】面孔,并带着一句句的【逆天邪神】祝福和一**的【逆天邪神】捧场,心中无限感激。

  这本《逆天邪神》,火星会倾尽全力,绝不再让大家失望,我会以我的【逆天邪神】实际行动,让你们重归对火星的【逆天邪神】信心。

  新书第一月,火星欲剑指月票第一,让煋族重归荣耀……

  助我!!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